敬輓 公路人 張浵先生(1920-2017)

/ 分類: , / 1 則回應

張羅一路腕延,

浵拓一網千年。

 

 

雖然臺灣公路網絕非一人所竟。

雖然這個小島的道路脈絡的基調…始於明清南北二道,成形於日本末期…與民國毫無干系。

但如今你我所見的數字標碼、科學化管理的公、道路系統,與各種各樣的監理制度…由踏勘、編整、修建、政策而至奠築  —  於上周方才逝去的 張浵老先生,確實是其中銜接中日制度,貫串公路精神的集大成 — 歷史的實踐者。

張浵(1920-2017)

民國初年,生於遼寧(撫順),二次大戰時畢業於滿州國哈爾濱工業大學,並在戰後任職於長春鐵路管理局 — 整個期間,東北不穩,界於俄、日、中的權力糾結之間,張前輩薰陶於日俄科學教師之菁華,也得養於中長鐵路營運的實踐,期間更曾被共產黨押進牢中拷問…可說東北的知識份子在那個年代,過的是如何焠煉,如何永無寧日的生活。

隨即,二戰結末,因接收東北的長官(陳誠)對滿洲國官員的不信任,解編其軍隊任由八路軍接收,再加上俄軍實質控制中長鐵路,東北再陷戰亂,張浵先生與同學們自東北而東南的逃亡。經歷金圓卷風暴、北平易幟,上海難民潮,因同受日語教育之故,張家與許多東北的精英知識份子(如孫運璿等)依不同的路線徹往同為日語出身,政經環境也相對穩定的臺灣(同為陳誠執政)。而來到臺灣以後,也憑著時運與已身勇敢登報招聘,1938年12月1日,張浵先生受到高雄建設局長賴鐵雄招聘,從高雄市工程隊開始了自已的公務生涯。

雖然經歷了各種刻苦銘心的戰亂,張浵先生與許多結合中、俄、日、美知識菁華的知識份子在中華民國在臺灣的前四十年執行了很多實驗性重,但對未來的發展奠基極深的建設 — 如混凝土路的封層、路燈燈桿的首次引入、排水溝的加蓋、養路費(汽燃費)的徵收、八七水災的國土治理計畫、全國公路普查、全國公路編號與建設的方略工作……

每一步,都是足跡班班,都是遇難則強,不畏艱險,全力奉獻的公路精神。

為何走路?

因為 路 ,就在那裡。

當目標就在前方,你我都應該拾級而去 — 哪怕是多遙遠的距離。

也因為這堅持的精神,永不放棄,永不回頭的理念,張浵先生才能夠在退休之後仍受到各方尊敬,尊敬之餘仍寫作著『臺灣公路史』

2017年,七月,筆者我 與 PETER符人懿兄 為了公路迷座談會,還有我們個人對臺灣公路未來的策畫與理想前去拜訪張老先生。那時刻的張先生,精神曳曳的嗓音,談到公路史與路況修正的各種熱情…如今回想,仍恍有隔世之感。彼時,張老先生仍每日為著臺灣公路史的著述在修正,改筆,沒存想,在公路史一書付梓的隔日,九月六日,張老先生卻因心肌梗塞而送醫,並於九月八日凌晨結束了這何等精釆的人生。


……

張浵前輩。

不知您見到了嗎?

無盡延伸的路的盡頭…目標彼方的景色…那是如何的風景呢?

 

 

Shared by JJLi
~JUST going FUN~
浵拓.一網千年
張羅.一路腕延
遙敬前輩,順走,順走

一般留言 (1)

  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o9YPKiJzn8

    寫文時,正聽著這首歌(的原音)。
    閱讀的朋友,也可以點開來享用唄。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