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太陽  奶茶與餅的故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霧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裡是山坡上的草原,清風凜冽、白風吹削草葉,視野所及,除了稀落的幾顆相思木與起伏的山丘百合外,再看不了更遠的地方。

我,一個人,在高草堆中坐著,呆滯著,任由白霧狂風把我的身體、衣服淋的溼透。我是誰?我在哪裡?我為何在這裡?向腦中傳達的問題,卻如像深谷中丟下的石頭,沒有反應,連回音都嘸。我只是坐著,隨著時間的過去,讓自已的思考在狂風之中,雨霧裡頭,凍結。


「…?」


眼前,出現了如絲狀的陰影 -- 同時自背後傳來了陣溫暖的電流。


「…終於。」


小耳…那是地基主細緻的聲音,但是為什麼聽起來卻如此溫柔?一雙小手,伸向我胸前,抱住了我 -- 就像一個電暖爐或是一灶火焰,在我的身邊點燃一般。


「…找到你了。」


然後,時間,開始,流動。


 

 

那詭異的身影,在我的腦海裡依然揮之不去。

就在昨天的晚餐時間,我第一次看見所謂的『鬼魂』,活生生的出現在家裡的情景。那是一個可愛的小女孩,身著黑白相間的奇異道袍與帽,且有著非常強烈、頑皮,活生生的簡直不像是鬼一樣的性格,卻自稱是我們家裡的地基主,且在我的面前穿過了家人的身體 -- 而且我的家人還一點感覺都沒有,完全看不到,感覺不到這女孩的存在?

日記寫到這裡的時候,我甚至開始懷疑起了自已是否是瘋了。這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鬼魂這個東西,可就現在就有一隻鬼在大白天出現在我面前,還吵吵嚷嚷著看著正拉起的鐵捲門歡呼著:「喔!好棒呀!超~~期待的!」

啊,是的,這個穿著怪里怪氣黑白道袍又跑又叫的吵鬧女孩,是個自稱『我是地基主,叫我小耳』的『疑似鬼魂』。她符合了所有身為『超自然現象』的所有條件:可以隨意的讓身體觸碰,或著是穿過家裡的任何一個物品,所有的物理法則通通對她而言都是如玩笑一般的存在。而現在,剛戴上一頂刮滿刻痕的白色舊安全帽的她正跳上了我的豪邁一二五後座,引起了機車的一震震動,讓我瞬間又有種『一切都是魔術』的幻覺。

「啊~~呀,小JJ,還不快點來為我發動這部機車呀!我都快等不及出門啦!」

「是是,地基主大人。」如果家裡一直住有這麼吵鬧的鬼的話,為什麼昨天以前的這個世界可以這麼安祥與和平呢?「可以麻煩妳先從車上下來嗎?這樣我無法發動車子喔。」

「哈哈,好偉大呀JJ桑,沒辨法啦,那我等一下就讓家裡的太陽能熱水器裂成兩半好…」

「地基主大人,請別…」

「開玩笑的啦,我下來就是了,要快喔,不要給我摸魚喔!」

啊,是是。話說到底今天是誰要來帶誰出門去作『台中巡禮』呀?我掏出了鎖匙,插進了機車對應的鎖孔,沒兩秒鐘這部銀色的豪邁一二五便已經渾身抖動的發動了起來。在排氣管開始吐氣的那一瞬,地基主便已經蹦蹦跳跳叫出「喔~~」的一聲,看的出來她相當的興奮了。

「看了這麼久到處跑的汽車機車,都沒有今天這麼感動的啦!!!」我想我該改口一下,這位地基主已經陷入了背景滿是花瓣飄落的灑花狀態了。

「不過我說呀,現在我發動了機車,可是地基主的妳真的能出門嗎?」

不曉得地基主是什麼種族,見光死的吸血鬼嗎?還是無法乘坐交通工具的北國妖怪?啊不,其實是一個神主牌位吧?我想起了每初一十五要拜的…

「那是天公和祖先啦!雖然平常都是在吃的就是了。不過你都叫我戴安全帽了才想到我是不是出的了門的問題是不是太晚了些呢?」

「不,我說…喂!」正想回嘴的我突然感覺到我的後背被一片溫熱柔軟的物體貼上,我的腰硬直了起來,馬上熱血即漲滿了我的臉頰。

「小…耳?」原

One thought on “Betray前傳_正妹地基主【2】

  1. 加油啊~
    難道你要成為蘿莉界的JK?
    我要傲嬌的馬尾大姊姊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