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文新翻_再會菊島(00) 在吉貝。初識無常

/ 分類: / 0 則回應

標籤:

這篇文章,是2004年時第一次寫上,在2006年更新舊板BLOG(夢迴星中)時修改。

裡面也附了不少,在吉貝時所攝下的圖片,雖然這些影象,大部份,現在,都已經消失了。

所以,我也保留了 『夢迴星中』 時代的MARK,只對文字作部份的改進,在這裡呈現給大家。

 

【滬灣。安魂】

….. 那年的吉貝島  除了海水湛藍  就是姥姑石了…..


1.jpg


 

那觸感,如綿花糖,細細綿綿的沾腳,

 

一陣冰涼沖過,遁逃的無影無蹤。


下一次的踏出,又一批綿絮沾上,刷落,再沾上。



抬頭仰望,遙遠的太陽組成的星河道,向遙遠的地平線流動。


今天沒有月光。


只有浪花的交響,在半夢半醒的回憶中,不斷洗刷。




吉貝的時候,中華隊還在雅典的球場上奮戰著。

 

每一戶人家都關注著雅典傳回來的戰報。尤其是棒球,國球,全國風靡的運動,幾乎無時無刻,都可以看到周遭的人拿著手中的無線電,聽著雅典傳回來的報導。

 

白天,吉貝。

 

除了海水以外,就是姥姑石了。在陽光初起的清晨,騎著租來的機車,在吉貝狹小的街道之間遊盪,我的腦海裡不自主的浮出未來,要怎麼在周五下午蹺課蹺班離開台中來到澎湖的模懝。看著小路沿著坡地而建,姥姑石也在四周堵成立立灰灰的牆,只有少數幾個新式房舍打破這一片片的鏤刻,突兀的立在角落。騎著車,我又更向上而去…

 

姥姑石 


又一陣上坡,機車突破了最後一層姥姑牆壁,來到了一個平緩的台地,上面青青的草,在飛揚。我停了下來。草。青草。一直延伸到遠方的草…這只是小島嗎?在海上看來明明就只有一點點突出部的小島,在這裡卻像是摸不著邊際似的任意延伸綠野的勢力範圍一般,只有幾根柳杉作的電杆,孤單的立在上頭。風吹過,高草扭曲了起來,向著我招搖著…為什麼?豆油姐,我的導遊,曾經說過,在這個島上,死人比活人還多,所以晚上還是不要去沒有姥姑石的地方打擾他們老人家…那麼,島嶼主人安眠之處就是這裡咯?我心中想著………

    很快的…入夜了。

    黑糖冰的叫賣聲,每一聲都比氣力。但這些全都是針對觀光客的,當觀光客散了之後,大家就會回到寧靜的小鎮該有的面貌吧…總之,吃完還不錯吃的最後一道冰後,我跟隨著家人與觀光客的腳步,回到了在砂尾上,興築的渡假木屋裡,就寢。

   小木屋的電視都開了起來,雖然是夏天的夜晚,但幾手見不到蚊蹤。電視裡的好球數不斷的在變化著,中華隊正和不知名的外國球隊打的如火如茶。不過就算愛國心再怎麼強烈,旅行中的過客們也只是放任著解說員在振臂著。家人們在床邊邊聊著天,很快就睏了,倒了,呼呼大睡。只留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