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仙境(五?)-【梢】

/ 分類: / 0 則回應

標籤:

過了一個感覺非常詭異的夜晚。

然後又是全新的早晨,一大早出門,就去應付那例行性的麥當勞工作。

因為只是應付,我也不再多說,早班在十一點下班之後,我飛奔回鳴瀧莊,牽起小梢的小手就又出了門。警局的失蹤通告不解決不行,我是這麼想著,就算小梢一開始對於警局有點婉拒,強尼還是順利的把她給哄了進去。是的,昨天那封信,我還是很在意,於是一入門就直接放手讓強尼踢館了。

『房東收到這封信氣翻了,叫我這個房客幫忙處理。是誰!哪個混蛋報案說小梢失蹤了呀!』

好吧,也許我不應該放手。警局中的警察聽到強尼的大吼全都好奇的轉頭過來看。只見在櫃台前負責承辨的警員陪了陪笑臉開始問問題、查資料。然後又是一段時間的靜悄悄時間…

「名字是?」

「蒼…蒼葉梢…」

「蒼葉梢…嗯…昨天傍晚已經有人把案子消掉了,還附上女孩現況的照片,和妳一樣可愛喔,孩子。」

最後那句是對著小梢說的…

『嗄?啥?』強尼和我都一樣搞不太清楚狀況的樣子,摸著他自已的頭(右手中指?)晃了晃腦袋…。

「可以給我看一下照片嗎?」小梢問

「當然,當然啦。」警員說著,翻了一下手中的資料並取出了那個相片-一個小女孩和一個小男孩坐在像是走廊的木台子上,男孩正教著那藍頭髮的女孩畫著畫,而那個畫板和畫筆,似乎在哪裡見過…

「喪禮…的…?」

小梢看著那個相片,疑惑的回頭,似乎不知道是從哪裡拍的。

「啊,對了,那時候來消案的那個人自稱是小梢的奶奶,看起來卻保養的相當不錯呢。她沒有和你房東說這件事情嗎?灰原先生?」

『啊,沒有呢。不然我們房東也不會這麼生氣啦…哈哈哈。』

強尼抓了抓頭,一把拉起小梢的手就要離開警局。卻有另一個人出現在警局的門口,攔住了我們的去路…

「午安,兩位。我是代表蒼葉總一郎的律師先生。山田李喚。」律師,拿出了屬於他自已的證件。


『也就是說,有一部份遺囑只能說給小梢聽?』

律師帶我們到了星巴可裡面的一個座位,座下。小梢在旁邊喝著茶,而我與這位自稱律師的人,都各點了一杯拿鐵。

「相信你是拿著那份郵差轉送的,藍色信紙印的失蹤登記來的吧?」

『藍色?』說話的是強尼,不過我立刻把信紙摸了出來。沒錯,淡藍色的信紙是我昨夜一直沒注意到的。

「這一份失蹤人口認領登記蒼葉老爺爺交代的。並且吩付我來警局等待那位帶著小朋友來徹消失蹤登記的人,並且向小朋友和這位家人宣讀最後一份遺囑。當然,除了我以外,還有一個錄音機附本還有你這個家人來作行使遺囑的證明。」

『等等,家人?可是我只是小梢家人的…』

「等一下。」律師比了一下手勢,看了一下四周,然後又看了一下小梢…「小梢,可不可以麻煩妳到櫃台去拿杯茶來?」

「好的!」小梢笑著答應了下來,跑去了櫃台。

「抱歉,我想,你應該大致上猜到我想說什麼了吧?」

『把這句話還給你!老子我還是不太明白啦!』

「不明白的話,我可以直說沒有關系。你們家應該,只有你和小梢兩個人吧?」

『……你知道?』

「身為律師事務所的現任主住與前蒼葉家的特助,我想我應該比你還清楚。甚至包括你曾經在蒼葉家入住半年期間的事實。」

『呃?』

「總一郎老師很喜歡你,而且常常用這隻小狗布偶逗你和小梢說話。然後最後一件事,他也知道小梢不是他真正的嫡曾孫女。」

『啥?這是什麼東西呀?不是嗎?』

「你也注意到那淡藍色頭髮了吧?一般人是不會有那種頭髮的。實際上蒼葉家贊助了政府的一項失敗的復製人類計畫,總共有三十幾個世界政商頂級階層參與,希望能造出智能與體能上日本人的新希望。這項計畫卻在兩年前因為多項特別支用費的體制預算被人質疑有貪污之可能而導致斷炊,僅有數名成功樣本留下。」

『大哥,說外星話可是沒有人聽的懂的喔…』對不起,我完全不信。雖然去年特別支用費的事情的確是吵吵嚷嚷了一陣,不過那不是已經用『提高年薪來阻絕其他不正常的費用支出』來處理完畢了嗎?

「特別支用費的額度就是為了避免政府與民間機構在作一些可能受到爭議事項的時候還能夠有經費來源而設的,失去這個空白支票的空間,對日本的國內外其實都是一項非常大的損失,也讓很多尖端研究停擺了下來。不過這也是政治問題了,我要說的是,蒼葉家贊助了這項活動,然後總一郎爺爺的孫子也是這項研究的主辨者。最後研究機構解散的時候,這批研究成果原本是要銷毀的,但卻有機構人員流出了部份的樣本,並且把其中之一,就是小梢,以曾孫的身份寄養在總一郎家。」

「等等,機構人員…那…」這次發出驚嘆聲的人是我…

「是的,這一批孩子被稱為是世界最優基因的組合,但也是有對照組,也就是沒有接受過基因重組病毒感染的樣本,也是世界各地黑白道所極力爭取的對向。但也有組織宣稱這種已經逾越神的境界的樣本不應該存活在世界上而展開過行動。不過這些都是三、四年前的事情了,所以,蒼葉先生在總一郎不知情的情況下將小梢登記為失蹤人口。」

「那…總一郎老師知不知道這件事?」

「總一郎先生起初並不知情,甚至以為偷渡孩子的女研究生是他孫子的妻子。實際上包括他在內的許多贊助者都以為這項基因工程技術是要用來延長壽命。不過後來女研究生的確有向他報告過真相,也才會有今天的遺囑產生。」

這時候,小梢已經端茶回來等在一邊,那位律師大人向她招了招手,拿了茶之後就示意她坐在旁邊。

「那,現在來宣讀遺書內容。」

律師打開了收音機,裡面放出的,就是總一郎的聲音。

『那我就用講的了,好心人,無論你是誰,我將在這裡指定你是代理監護人並指導小梢長大成人。然後,鳴瀧莊的鎖匙我已經交給小梢本人與她第一順位監護人菅野洋子,但本錄音播放並重記錄二順位監護人姓名時,代表一順位監護人放棄監護權並不得帶走小梢。大概就這樣了。最後,本遺言在本人死後,由律師保管,並在淡藍螢光板本失蹤人口記錄送達警局之後生效。』

…………………………..

是總一郎的聲音沒錯,無法模彷。

但我的腦袋也被聲音攪成了一團漿糊…

「因為鳴瀧莊本身的產值高達日元三億元,按遺產稅額度需要交出一億元。但因小梢是無行為能力者,故可以辨理限定繼承改以分期付款每期交十萬日元,一期一月,共十年計四千萬。身為代理監護人,你可以接受嗎?」

問我?唔唔呃………

我可以當作這些都沒有聽到嗎!!囧囧囧囧囧~~~~


所以。接下來就要陷入經濟地獄了。

在電車上,看著又睡著了的小梢,果然要加緊作業寫作了才行。(強尼:誰叫他只會亂寫東西?)每一天寫兩篇千字的社論,然後寫故事,然後花上四小時在速食店打工補貼外快這樣,一個月的收入能夠超過十萬…不…十五萬日元嗎?不知不覺間又拿起了自已的筆記,開始比劃自已所寫的故事應該進展到什麼樣的進度,該怎麼構思劇情…是的,既然自已只有這個專長,那也就是寫,而已了。

自電車上寫回家,然後買了拉麵又是邊吃邊寫,就算小梢起床了也忘記了是什麼時候。只記得在自已就要完全遺忘外面的世界的同時,卻看到小梢又再次的看著我正在寫作中的作品發呆著…

『啊啊啊!喜歡嗎?小梢?』

「嗯,這是科幻小說嗎?」

『唉呀呀呀,該怎麼說呢?哇!!不要拔我!你這個死…』

嘿嘿,這可不是強尼你可以知道的東西呀…

「幻想小說比較恰當喔。」

「啊?是嗎?大厲害呀~~~可以講一下是什麼故事嗎?」

「啊啊啊,那麼就開始咯,這個呀,是一則發生在離地球好遙遠,好遙遠的一個地方的故事,在那個星球裡面,有一個被風暴包圍的島……」

也許,這樣也可以吧?
一邊寫,一邊講著故事。
看著小梢邊看著雜亂的筆記,邊聽的入神。
可以吧?總一郎老師,讓她代替你,成為我的聽眾…?

【待續】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