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仙境(六?)-【文】

/ 分類: / 0 則回應

標籤:

知道除了我們以外,這個宇宙還有誰還存在嗎?讓我來告訴你,一個高中生寄給我的所謂親身經歷,是的,一個普通的高中生,不信教,不信鬼,甚至比我之前遇到過的那個阿囧更相信所謂的科學實證原理的叫傑傑禮的學生,他在夢裡遇到一個沒有名字的神祕人,遊盪的亡魂,繞有興趣的看著他…。

「你是誰?我…為什麼在這裡?」

「我呀…就當作我是神祕的流浪客,然後你在睡覺吧。有沒有興趣花點時間,聽一則故事?」

「嗄?」一個狐疑的眼神投射了過來。小傑傑看了這個人一眼,然後思考了一下…「只是想說故事,就把我抓過來嗎?」

「嗯,因為沒有人想聽,就抓了一個聽眾了,可以嗎?小傑?」

就像是在夢中的可笑劇情,也就因為這對話的可笑,小傑就估且信之自已人在夢中。從此,開始了他的三百六十五天的夢中故事…。


這則故事是和一顆離我們非常非常遠的星星有關的。

到底離地球有多遠呢?用光線來走需要四十年的時間,用太空梭更是接近毀滅般的滅絕,也難怪是我們查覺不出的了。我們估且稱他叫作洋之星(Yopth),和地球在各方面都差不會太多的星球,然後上面孕育了和地球差不多種類的生物,只是在細節上面有著小小的不同-除了和我們相類的文明外,那顆星球上有真實的神明存在,通通生活在一個普通人無法接近的風暴中心之中。

風暴中心之中的神明,有小巧可愛的,也有真正的龐然巨物。有一天,他們之中的兩位很重要的夥伴-洛水神與鳳凰突然之間失蹤了,於是偉大的神。米,出動了所有的神祇到處去找同伴的下落,但卻還是沒有找到,卻從來沒有想到過,這兩位大神已經因為意外,被囚禁在一般文明之中,也敲開了故事的序曲…。

瞬間,場景轉換到了某棟很普通的平房前面。那是一棟看起來和我們常常在看的那些大廈、花園住宅差不多的房子,一樣亮著日光燈,響著電視聲,並飄送著晚飯的香氣。小傑傑呆呆的看著他面前的場景,又回頭看著他腳踏的柏油小道,這是個山中的社區,而小山坡下就是條會反射月光的河,還有一座依水而建的小鎮。想像看看稀少的路燈和車燈流貫在你視野下的那種感覺,看的見的動感,卻聽不見喧鬧。而再向上看,兩個大小相似的月亮,一紅一黃,正靜靜的對映天上。

「小鎮漂亮嗎?」那個神祕人發問了。

「嗯。」小傑回應。「好像我記憶裡的…」

「這是YOPTH上的一個河岸小鎮,鶵鈕鎮,是個寧靜的地方,也是我們故事…」

神祕人的話還沒有講完,旁邊的山丘上,突然竄出了什麼東西吸引住了傑傑李的目光!一隻大鳥,全身喚發著金黃色的螢光,瞬間照亮了附近的大地,然後很快的向河的方向飛去…

「走,追牠!」傑傑李和神祕人的畫面,又再一次的轉換…


「有趣的故事…也許。」

比起小梢稍微低沉的嗓音,細如紋叫的特徵,專注的眼神,在那一瞬間,我分了心,遺忘了下一段所想要動筆的故事內容。

「小棗嗎?」我發問,並乾脆停止了故事。

「今天…」小棗沒有正面回應我的問題,卻提出了這個新的問題。

「是在說…律師的事嗎?」

「我…知道這件事…」小棗的聲音似乎又變的更小了一點,連頭都低了下去,似乎對自已的回答很沒有自信的感覺。

「是嗎?所以今天是…?」我拉長了最後的尾音,並決定等待她的答案。今天白天和律師的對話是真的令人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當然,自實際年紀只有要五歲的小梢身上,也不能期望問到什麼。但如果小棗,或說小棗這個人格能說出一些什麼的話,那我會感到很高興吧?「說吧,一個人保密的感覺總是不好的。」

「可…可是…我…可能不太會說話喔…也許…」接著我的,又是這樣斷斷續續的發言,簡直就是小棗的招牌了。

「說話,也只是種發洩而已嘛,我…而且,我自已…也完全不懂說話呢。」我的確不懂說話,雖然在速食店學到一些技巧,但面對人群依然是讓我恐懼的來源。

「是…是嗎?」小棗稍微抬了起頭來…

「是的。」我肯定的點了點頭。在這裡只有我和小梢兩個人,再加上強尼這隻布偶,也沒有什麼好說謊的。好吧,至少我心中是這麼想的。

「嗯…那…就…也…許…」小棗好像靠的我稍微近了一些…「其實,律師先生說的沒錯,我…從來就不是蒼葉梢,只是個…代替品而已。」

說完,小棗整個人躲到了我的懷裡,我看的到那眼睛中泛含著的淚光滾動…。


蒼葉爺爺有一個孫子,一個孫女。

孫子就讀東大生科系,是個非常喜歡鑽研生命的人,總是覺的自已正在接近所謂神的鎖匙。至於孫女,只是個單純的銀行家,當然,這個家族一直都相當顯赫,也很有自已的風格與風骨,所以鳴瀧莊也都一直沒有跟隨區內其他住宅的後塵變成高樓大廈。

總之,孫女後來結了婚,成了銀行高級主管,且生了個女孩。然後孫子自已一個人在外面打拼,且靠自已的遊說計巧成立了一個實驗室,用來培養人體培胎。後來這個計畫的實驗卻因經費短支而失敗了,所生出來的所謂孩子們也就必須由安排好的醫院與機構中取回並銷毀,但這時候,卻出現了女研究員,不忍心看到剛出生的小生命消失不見,就偷走了一部份的實驗樣品。

我就自這時候開始住進了蒼葉家,那位女研究生喬裝成一個直銷員把我偷渡到這一個家庭裡,並利用藥劑混亂掉孩子剛失蹤的家長-也就是剛剛說的孫女夫妻的記憶-讓他們以為他們生的是一個藍髮的女孩,而不是在前一個月失蹤的黑髮女孩。原本事情就這樣子該結束了,但在一次家族的團聚中,那位孫子卻這樣子發現自已實驗合約中該銷毀的物品,居然逅有存留的痕跡…

再一次利用生化戰劑,利用記憶操作的記術,蒼葉家的孫女的家庭鬧上離婚法庭。然後再好意幫妹妹報了留學的手續,於是孫女就這樣子踏上了留學之路,孩子,改性蒼葉之後就留在總一郎的鳴瀧莊,受到總一郎的疼愛。原本,那個孫子是想要在這個時機上門把孩子搶走的,但女研究生跪在總一郎先生的面前,希望他能力保這個孩子。於是,最後,總一郎先生總算答應了研究生要好好保護她…

「小梢,不是你的那個小梢,從來就沒有注意到她的生命是多麼的飄搖。這麼多年,無論是剛出生時互動的實驗室同伴,或是後來在『媽媽』家、『曾祖父』家的疼愛之下,熱熱鬧鬧的日子,一直都這麼幸福。但是那個自稱是叔叔的人,每一次來都說為了爺爺的健康要怎樣怎樣,卻每一次都讓爺爺的身體愈來愈虛…」

小棗的聲音愈來愈哽咽,愈來愈低沉…

「小梢原本以為就算爸媽離婚,還是有爺爺,還是有熱熱鬧鬧的家的…但突然有一天,叔叔說爺爺死了,就在亭院中要殺掉我的時候,住在客房的大姐研究生卻衝了出來把我一把抱住帶了出去,然後叔叔大吼大叫說什麼原來妳就是叛徒之類的話,也衝了出來要抓住我們…卻正好這時候媽媽因為節慶回來國內,阻攔住了叔叔。」

說著,說著,小棗整個頭埋進我的衣襟,好像是害怕著回想,無止盡的發抖。我已經分不清楚那背上溼掉的一片,到底是汗,抑或是淚…。這已經遠比一般的幻想故事還要來的幻想,尤其是在小女孩身上發生的驚人經歷,讓我無法想像…

「叔叔卻說我不是媽媽的小孩,然後對媽媽射了一槍。媽媽昏了過去,然後又爬了起來…只是眼神卻不一樣了,看到我就是一陣呪罵,說我是帶走他孩子的惡魔,然後衝了過來亂拔我的頭髮…我不知道那個算是什麼,但那種眼神真的好可怕,好可怕……」

忽然,我的面前『砰!』的一聲充滿了煙霧。趴在我腿上的小棗不知何時,已經背對著我,端正在房間另一邊的床上…

「知道我是生化人這樣的存在的時候,叔叔一點都不會害怕嗎?」

默然的,如同機器般的,毫無感情的低沉嗓音。依然是小棗,只是把感情更深的埋藏住了…我直覺想著…

「不會嗎?」

「不會的,因為我知道,小棗,你們都不是壞人。」

「確定嗎?改天如果看到我的其他面向,你覺的你還可以如此說嗎?」

「雖然我不知道我會再遇上誰,但可以確定的是,你是我所要守護的對像,無論你現在到底該算是人,或是鬼。好了,小棗,還在擔心我也離你而去嗎?」我真不敢相信自已會說出這麼大膽的話,就算場景再來一次,我也說不出來了吧。

「嗯…」場景又靜了一下…

「總之,尖叫聲驚動了鄰居,孫子見機會已經失去,就只能宣布死訊,又剛好蒼老爺爺是個地方有名望的人,接下來就很多人來探望,甚至很多學生來守靈了,連律師特助也趕來監視鳴瀧居的一舉一動,結果就是那個孫子最後什麼都作不得,一直到最後一天晚上…」

「啊,對了,那天也是第一次遇到妳的…那,那天在葬禮中吵架的…?」

「吵架的人是研究生和那個孫子吧。那時候孫女已經被關在一個儲藏間裡迷昏,所以喪禮也就沒看到她的人。至於研究生也因為被藥物控制的關系,一直都無法公開真相。律師大概是遺囑中沒有提到吧,所以也沒有特別的動作…總之,最後一天晚上,那個孫子和他背後的組織就派了一部車把我們載走,載到東京灣當中打算把大家棄置海中,可是,又一次的,有人殺掉了兩個隨從讓我們掙脫了出來,叫了計程車,我和研究生大姐又回到了鳴瀧莊,打開了鳴瀧莊大門,姐姐把我藏進了裡面的祕室,然後…就…消失了……」

消失了。

然後小棗不再說話,只是直定定的看著我,臉上的淚狠猶未乾,只是漠然的看著我而已…『有人殺掉』…『消失了』…到底代表什麼意思呢?我看了看小棗…

「沒事了,無論如何,不會再有人消失在妳的面前了,我保證。」

「灰原…叔叔?」

小棗回過頭來…

「無論是我,或強尼都向你保證,可以嗎?」我看了看攤在地上的小狗娃娃,又看了一下小梢,或說…是小棗。

………………

一個黑色的影子,竄入我的懷抱。伴隨著震天價響的泣雷,迴盪在鳴瀧莊的花草樹木間。晚風輕輕的拂進窗戶,讓月光透入…虛幻的魂魄,與男子互擁,毫無節制的散落淚水…而淚水就像永遠落不盡的櫻花瓣,持續的在四周的空間,留下印跡。

無論這個女孩的存在多麼的虛無,我一定會守護這個存在…是的,無論如何。

然後,

「明天,一起去買魔術的書好不好?」

「嗯…好…抱歉…那…那個…小…小梢…剛剛又給你…增加麻煩了…也許。」

「不會,剛那個不是我叫的小梢嘛…先安心的睡吧?」

「嗯…謝…謝謝…也…也許。」

「嗯,晚安。」

「晚安。」

……

一定要守護住。
為了小梢,為了老師…

也為了我。

是的,也為了,我。

【待續】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