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仙境(七?)-【日】

/ 分類: / 0 則回應

標籤:

沉重的那一夜,就像是場夢一般,怎麼都覺的不真實。

尤其是,接下來,整整過了一個禮拜…很『平常』的互動的日子。在這一周中,除了那個我第一次就看到的那個小梢以外,完全看不到其他人格出現。不管強尼人偶怎麼逗,或是我講再多的故事。不過,因為一直沒有靈感,我再也沒有講過那一天的故事…。明明就買了魔術書,這個小梢就像是完全不記得一般,放在一邊。也難怪,全都是文字只有一點點小圖的書,一個五歲的小女孩怎麼會看的懂呢?

只是,在那個夢境漸漸淡去之後,彼此的距離感又大大的增加了…。本來我就不是個很會講話的人,然後小梢遇到什麼人也都只是笑笑的不說話點點頭就過去…基本上要不要有強尼一直努力的去逗小梢玩,那種兩個人吃飯中間還隔著一層報紙的畫面應該很奇怪吧?只是,說是這麼說,要怎麼主動放下報紙和小梢聊天……?我連說故事的技巧都遠沒有強尼來的好……

先說到這裡,這一周不知道是運氣很好或是怎樣,雖然之前請過兩次假(喪禮一次,然後認養搬家的那天一次)…卻因為考蹟良好的關系升為儲備店長。只是薪水雖然提升了,也有了一周兩天整的假期,其他天的工作時數反而提升為一整天,能夠陪小梢的時間,只有更加減少了……

今天。就是一個要上班的日子,雖然所謂的上班,也是早上十點提早到速食店開門,並且和其他人一樣清理環境,然後監理店面這般。只是誰也知道店長這職務就是要掌理店面直到關門的那個人,如果到店關門才能回家,那這麼長的時間留小梢一個人在家怎麼辨?她會不會孤獨?會不會有人闖空門?有沒有辨法一個人吃飯?躺在床上,什麼樣的想法在天花板的燈管周圍一個個的蹦出,每一個都像是在質問我到底工作和小梢哪一個重要的模樣,就連右手上附著的強尼也異口同聲的附合著…

『喝!哈!喝!哈…』

窗戶之外,女孩的聲音,似乎是在出操的感覺…

一瞬間,我繁雜的思緒瞬間被打斷,爬了起來,那似乎是小梢,不,這個有力的聲調,應該是小坂…沒猜錯的話。我悄微打開了一下門把,向門外望去,那女孩,勉力的拿著那應該因為太大而拿不起來的大劍,在亭院中揮呀揮著,不停的灑落著汗水,仍不斷的依照節奏高唱著劍舞的呼喊…

「小坂又在練劍了耶…要去阻止她嗎?」我問著,對著右手的強尼。

『那孩子…也辛苦她了。』強尼沒有正面回答,只是雙手叉腰一副『這是當然的』表情…

「嘖嘖…」想當然,我很不以為然。在小坂沒注意到時,偷偷的走到管理房,倒了一些茶水出來。當然,最後堅持要拿水給小坂的是強尼,我也把水拿給…

『喂喂喂,好了好了!!哈!?』一個沒注意,強尼差點在刀光間被劃成兩半…

「啊?是強尼和灰原叔叔嗎?對不起…」

不,該對不起的人是強尼,幹嘛拿到水就直接衝到中亭來呢?不知道劍舞是很危險的嗎?

『唉呀,就說小孩子拿劍果然是很辛苦的嘛,這不就差點害老子去了小命了?』

噢,強尼,你還有臉說人呀?

「不…不用抱歉。倒是妳,這樣不會很辛苦嗎?」

「還好啦…這半年來練習的已經慢慢習慣了…還可以吧?剛剛的劍舞?」小坂用那稍微還有點稚氣的聲音…卻很理所當然的說著她的練習。只是到這時候的我,還沒有聽出任何一點點奇怪的事情…

『當然很棒,不過還要通過本大爺的試煉…』

「半年呀…劍舞很不錯呀,很多飄落的葉子都被妳揮成兩半呢。」

「嗯,不這樣不行呀,不然灰原要是出門,放小梢一個人怎麼辨?」

也是…沉思著,我喝了一口茶,又想到了那從昨晚發到升遷令以來就一直在想的事…。小坂回給我一個微笑,一個簡直和小棗一般成熟過了頭的笑容,那不是個五歲小孩所有的笑容,相反的,那種表情…可能連我這樣的年紀都裝不出來…是充滿滄桑的表情…。

「話說回來,半年來你和小梢還可以吧?」

『小坂哪,你不覺的現在還是冬天嗎?什麼半年我可沒聽懂喔~~』

「咦?沒有半年嗎?不是過了半年了嗎…?」

半年?

『小朋友,妳什麼地方都很成熟,但時間觀可能需要稍微改一下喔,妳上次出現在我們身邊,只是十天前的事情而已!』

「啊…?」

小坂,妳不需要用這種表情看我們…我也很驚訝妳會覺的已經半年沒見了,實際上我現在根本說不出半句話來問妳怎麼回事,只能讓強尼繼續發動了。

『我說呀,這裡只有過了八天而已喔,妳上一次出現到現在。妳真的覺的過了半年這麼久了嗎?』

「咦?也就是說現在還是冬初?」

『是的…小姐。』

「咦咦?真奇妙呢…我們時間流動差別真多呀…」

咦咦?一句奇妙就可以這樣帶過去了嗎?一點都不奇怪嗎?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不是只有我這麼想,很快的強尼也飆了起來。

『喂喂喂,別開玩笑,妳是在開玩笑對吧小鬼?』

「我可不是在開玩笑喔,我真的在國外練劍練了好長的一段時間,還跟著一個長的高高的金髮師傅一起練習武術喔。要不要等一下來試試看我新練的空手道?」

『呃…不必了…』強尼果然只會嘴炮…

「總之,沒有實力是沒辨法保護小梢的,無論是哪一方面的實力,經濟上的,時間上的,或是其他方面,都是。」說罷,喝光手上的茶,似乎是心情有些不爽一般,小坂又再一次舉起了劍。「我希望我有足夠的實力永遠保護小梢,你可以當我的助手吧?」把劍指向我右手上的強尼…

『助手,當然。不,應該說,夥伴吧?』強尼,你還真夠會屁了…

「夥伴哪…」小坂復唸了一次,又開始了她的劍舞。我也趁這個機會拿著茶離開了現場,只剩下剛剛的話語,仍一直流漣不去…。

到底…這個店長的位置和小梢之間,能不能緩衝呢?

【待續】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