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仙境(八?)-【月】

/ 分類: / 0 則回應

標籤:

小坂今天說到底,並沒有出現太久。

就在後來買早餐回來的時候,等待我回家的就已經題那個笑容滿面的,有禮貌的小梢了。這到底是好事或是壞事呢?我不知道,只是早上的那句話,我依然緊緊牢記著…也許,今天以後的日子,我應該作好更好的企畫吧?

一直想著所謂的計畫,一邊換好了新的,上班的衣服,就和小梢招呼著要出門了。總不能每一次都留小梢一個人在家吧?只是,在東京又沒有熟人,麥當勞在家屬這方面的管制又很嚴,總不能店長帶頭違反規則吧?最後,才終於決定暫時把小梢留在麥當勞附近的兒童圖書館…也許,是個比較好的選擇吧…?也許。

-----

「啊,是灰原大哥嗎?」

「灰原今天還是最早來上班的哪…」

「灰原哪,你上周不是搬回舊家那邊了嗎?他們那家子現在還好吧?」

「灰原呀,不是我說你,你載上這個新的手套,真的很有『店長』架勢喔~」

無論真心或是假意,今天一同開店的夥計們還是這樣的陽光。雖然他們常常流動,而且其中也有不少畏縮的新人。但在其他開朗的夥伴的湊和之下,至少不會太過於畏懼我的存在,每一天大家都是這個樣子在一起上班,一起開玩笑,然後我就默默的在旁邊聽他們的玩笑,只有新加入的強尼會和他們一起鬥嘴鼓,結果雖然我很怕和人交談,實際上這樣的距離卻正好不會給人反感,也不會對互動造成阻礙,當然,今天的話題,還是圍繞在回舊家這個議題上,自從搬家與戴上強尼之後,這個話題就持續不斷到了今天…。

「所以那個女孩的新人格今天又出現了嗎?」

「哇,沒有媽媽的小女孩,阿姨好想送她一個愛心的抱抱喔…」

「我說灰原呀,你們應該有很多空房間吧?我也想搬進去聽故事哈哈~」

「只有住兩個人的大宅院,太寂默了啦,明天下班一起去你家吧?」

『等等等等,怎麼是明天呢?要嘛等一下一起嘛~』

「喂喂,今天我要上大夜班耶,不然副店長你今天就一起留下來?」

『啊…時間差不多到了,我可以先買一份兒童餐嗎?我先去接一下小梢…』

「哇~~今天有把小梢帶來嗎?我要看我要看~~」

「等一等啦,你不是還有一堆客人的薯條沒炸?」

「好好好,我說灰原呀,沒關系,你就直接把小梢帶來這裡也行。上面應該也會準的啦,我再去和他們好好說說好嗎?」

『啊,免了免了,這樣增加店長的負擔可變成我的責任了,抱歉哪,馬上回來。』強尼說完,還作出了一個看來很醜的甩耳朵姿勢-好吧,至少在我的眼中如此,但我沒作出什麼表現,拎了自店長手中拿到的午餐就跑了出去…

午餐時間前如此,晚餐時間之前也是如法炮製,只是因為圖書館開門也有時限這樣的東西,所以我還是把小梢帶進了麥當勞,小女孩一進門,馬上就得到其他店員和店長的歡迎,甚至還驚動到了不少客人…。小梢和那些大哥哥大姐姐似乎和我一樣處的還不錯,只是這樣的時光也過的手忙腳亂的快,打烊的時間很快的來到,店長簡單的和大夜班的值班人員講完了話,並派付負責員工之後,就示意我也可以下班了。我拉著小梢的手,和店長,其他店員們一起,離開了星夜下的麥當勞,走向車站…。

-----

回到家,已經是接近午夜的事情了。

當然,小梢,以一個四歲的小女孩來說,因為早就過了所謂睡眠時間的關系,也早已沉沉睡去…揹著小梢回到房間,然後稍微換洗了一下,就準備熄燈了…。

累。

第一天當上副店長(所謂的儲備店長)的感想,就只有這個,然後我閉上了眼睛,以最快的速度入眠…這個速度,快到我連想到別的事情的時間都沒有。是的,至少在自已所能意識的範圍上,我什麼都沒有想,昏沉沉的進入了夢鄉。

也許吧。

一股黑影晃過房間,在我的眼前留下一點點的殘跡,然後我又起身。

我還在我的房裡,或是說,像是我房裡的一個地方。但就是有一點點的異樣,被我的眼睛,耳朵,和其他的感官接受著…。那不是一種安心的感覺,一種不懷好意,令人無法放心的感覺,我起身,打開了門,想確認到底是什麼發生在這裡…。高高的,下弦月還卦在天上。

小梢的背景,出現在鳴瀧莊的大門口,慢慢的正朝靜寂的外頭走去。

「要去哪裡呢?」『真是的,這麼晚了還出門。』

『還不快追!灰原小弟?』

看著那月光下的暗影,依從強尼的命令,我跟了上去…

-----

不知道走了多久,跟著女孩的背影一直向前走,走過一個一個的街角和路燈,那可能是以前從來沒有走過的距離。看著月亮愈升愈高,我們所走的路看起來也愈來愈荒涼。房子漸漸稀少,工廠所佔的比例也愈來愈高…慢慢的,透過那孩子的背影,我看見了海的存在…日本被填的最嚴重的海灣,東京灣,已經近在眼前…。我有沒有走這麼遠?走過四五條地鐵線又好幾公里的距離?自已慢慢的懷疑起自已的步程,還有這個腳程的真實性…。

然後,面前的女孩消失了。不知何故,也不知何時,原本在跟隨的那個女孩,就這樣消失在地平線上,現場剩下什麼?剩下銀色的泥灘,遠遠的燈塔的燈光,還有漂浮的海浪聲響與呼嘯的海風,冷冷在黑暗之中,吹拂著。

沒有任何焦急。明明就應該有更多的不安或不確定的感覺,至少也該有剛在家裡那種不爬起來不行的那種樣子。但無論是我,或是右手的強尼,在那一瞬間之前,卻都緊張不起來。明明小梢在我們的眼前消失了,但我們並不急著找,只是呆站著,被制約似的定睛看著四周景色…

慢慢的,腦海中,有些片段的東西搜括了進來。

蒼葉爺爺的笑容,小梢哭泣的臉龐,年青男子滿身是血的拿著刀子,女人的尸體被蓋入了皮箱,一只皮箱在泥灘邊拋入大海…而那片海洋,和今天一樣,只是無言的承接著一切,在浪花之後,只留下所謂的波光,反射著月娘帶來的溫柔,永遠不斷,然後,自完整,又碎裂成了片片的剪影,朝著我而來。

然後,冰冷的東西,剌入我的咽喉…。

「呃…啊?」

『灰原!?』

「呃…」

不,沒有剌入,只是抵住,完全的制住了我的身體-除了我的雙手。不知是哪裡來的一雙手,和我的兩隻手交纏在一起。一邊想要剌入,而我,想要扭脫。就在我還在和這個不知從何而來的力量角力時,我的背後傳來了聲音。

「你,能守護小梢嗎?」

小梢的聲音?不,更成熟點,更細緻一點,應該是個成年女性吧?我無法回頭,只是聽著那嗓音,腦袋一片空白…。

『喂!妳是誰?為什麼用刀子抵住我的奴材!?小心我扁妳喔!』

「我呀…」

我仿彿聽到後面那個女人玩弄嘴脣的聲音。

「月村,月村兇子,迷人的反派角色。」

兇子…好像在哪裡聽過?記得是一個朋友寫的遊戲裡面…可是,是什麼遊戲呢?一時之間想不起來,況且現在也不是給我想這些無聊的事情的時候。我的左手舉了起來,握住了刀子,用自認為最大的力量想把刀子反轉過來…卻只扳動了一點…。

「還是不行呢。」我聽的到那女人的苦笑…

「這樣弱氣的男孩,又不能全心全意為小梢付出,要怎麼保護她呢?」

『喂!我的奴僕可不是讓妳這樣叫的!女鬼!』

「呵呵呵…」那冷笑,寒氣更逼人了…

「那這個呢?」我放棄了扳動小刀,用左手向後一頂!

「唔嗯!」『成功啦!我的奴僕!』

瞬間,所有的壓力,都消失不見了。

「你在想,你的經濟能力不足以養小梢,所以才更努力的工作,對吧?」

沒有形體的聲音,還在四周廻響著…聲音的主人,似乎想要嘲笑我似的,在空曠的沙灘上,完全找不到珠絲馬跡…。

「不然呢?你要我怎麼辨?交不起每月十萬的遺產稅,然後餓死嗎?」

「當然不是。」謎之聲音很快的接受到了我的訊息…然後在我的腦中留下了最後餘韻…我難以想像的一種思考式的迴路…。

「想想你的資源。」

【啪!!啪滋滋滋~~~】「嗚…」我雙手捂住了頭,好像身旁的一切都因為短路而產生了爆裂,我的身旁,看到了,聽到了,嗅聞到了火花,爆響,還有媒焦,然後,一片漆黑…

-----

「灰原?灰原?你還好吧?」

……醒了過來,卻不知道自已人在哪裡。

「這裡是醫院,上周你沒有來上班,店長就直接跑去鳴瀧莊找你,卻發現你躺在床上,怎麼叫都叫不醒。醫生說是腦溢血,差一點點就救不回來了。」

腦溢血…啥?

「真是的,同時兼麥當勞又熬夜趕稿,你這樣搶錢也搶的太辛苦了吧?再怎麼樣,身體也是要顧的呀,灰原呀,不是我說你,每次看到你在報上的社論,都覺的你這傢伙到底是哪來的時間寫作的,真是的…」

店長,你也在呀…那,店,誰顧呀?

「放心,別忘了我們還有抽值班班表呀。你呀,現在有孩子要顧也拜託照顧一下身體吧?看看,差點就看不到了唷~」

看不到什麼?只見店長拿著一本上面包裝精美的書,有著插畫封面,還有盪金的字體,印著『涼風春天的幻想』七個大字…

…唔,書店主動想要出板小說了嗎?看著店長的笑容,我似乎明白了什麼,雖然聽不到他們接下來說了什麼,但應該…也算是好事吧。我,到底能作什麼呢?我自已深沉的內心裡,似乎有了…那麼,一丁點的答案。

【待續】
  -《兇》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