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仙境(十?)-【兆】

/ 分類: / 0 則回應

標籤:

  然後,朵魯坦站了起來,輕輕的試了試音,配合一下庫里斯輕挑起的符德
魯琴音調…。

  「可以了嗎?」

  「嗯,開始吧。」

  ………

  一陣大風吹過,隨著高亢的聲樂與符德魯琴音調吹響,四周的樹葉粉粉的
灑落下來,蓋在那琉璃覆上的棺木,也漸漸的蓋去了那似乎只是在沉睡著的睡臉。然後,兩個人都感覺到了髮梢間,有東西輕輕的拂了過去…。

  「再會了,雅俐。」

  「永別了,芙鈴。」

  灰沉的雲,散了開來。

  輕輕的風中,一場全新的故事,人生的旅程,被吹起了序幕…

-----

 「結束了。」

 就這樣,又一個故事走向幸福的終局。下意識的把悲劇的部份儘量拿掉,專心的述說完了這本被公認是世界名作的…岡畸老師的遺作…。窗外,雪地輕輕的把月光反射入房,把原已寂靜的房間染成了更寂寞的顏色。安靜的房間裡,我看著小梢,小梢…也靜靜的看著我…或者,應該說看著我的是…。

 出院已經三個月了,時間過的,真是飛快。從回家的路上發現赤坂偷偷蹓回來偷貼的『召租』海報,還有和小梢與麥當勞同事在麥當勞舉辨的深夜生日大會的快樂,積雪的深夜,一同享受那剛炸出爐的梅子雞腿大餐…月村依然每周出現,而她每次出現都會拿出一盒梅子,用劍提著拿到我面前,問我小梢近況。當然,也因為這樣,梅子也成了固定鳴瀧莊會擺的零食,雖然不知道這些梅子的來處,至既然沒人過問,就先這樣算了。然後,附帶一提,我的書受到了許多書評人的好評,而郵差也慢慢的認識我了,就在上周,我收到了給小梢的正式入學通知和第一份板稅,而同一天,也寄出了『長門』的續集連載…。日子大概會這樣過下去吧?然後,我可以期待其他房客的入住,然後,等待,讓這間房子更加的熱鬧起來,不再是一兩個人獨居在這樣的大房子裡…自信件中,我期待著那可能的房客人選出現…。

 我呢?我依然不太會講話,包括出院手續,還有小梢的生日大會的致詞,強尼的風趣都幫了很大的忙。實際上,大家似乎也都快要忘了我會說話的這件事,而我也愈來愈樂意把『交涉』的事情留給強尼-當然,代價就是我成了他的『駝獸』。但有這樣可愛的主人能擺在我面前,誰不樂意呢?結果我現在會說話的時間也就只有自已一個人,或面對著床邊要睡覺的小梢說床邊故事的時候了…就像剛剛的那種狀況,而我,再說一次,正恰巧把已故老師寫的劇本說完…。

 說這麼久,好像還缺了一個人。

 嗯,那小棗呢?一定有人會問。小棗呢?

 「灰…灰原叔叔?」期待中的細細嗓音出現了,月光下,那呆滯的臉龐,幾乎沒有移動…。「不錯的結局,也許。」

 「嗯,是吧。」我也這麼覺的,不過,雖然好聽,卻似乎不是很適合當床邊故事來讀呢?在我面前的人,應該就是小棗了吧,話說回來,她也很久很久沒有出現過了呢,或說,我自已也很久沒注意過她的存在呢?

 「灰…灰原叔叔?」

 雖然躺著,但聲音似乎一點也不想睡的樣子。當然,這樣的聲音也把我自回想之中拉了回來。「故事不錯嗎?」剛的問題又問了一次…

 「不錯吧…也許。」小棗把頭別向一邊,看著窗外大大的月亮。然後,又是一片沉默。一直唸著故事的我,一直以來,以來就是期待著,小棗的再一次出現。和自已如此雷同的性格,不擅表達卻永遠有這麼多說不出的話…。這就是小棗。永遠不在別人的面前出現,冷眼看著這個世界運行,雖然自稱六歲,卻擁有著似乎經歷一切的眼神。我坐了下來,也望向了窗外…。

 「上次的那個故事呢?」

 輕輕的,一聲問句發出,我知道她在指什麼…。

 「回憶中的洋之星嗎?那回憶,還在編織中呢…對了,上次買給你的魔法書…。」出院之後,我特地買了一本和撲克魔術有關的書,也是因為這個。「之前,說故事的時候,你在嗎?」

 「我有在…也許。」已經學會自動漏掉最後『也許』的語附詞了,這就是小棗的習慣,然後,不知何時開始,她的手上多了一朵小花,但那時候我並沒有注意。「所以,妳有完整聽完這兩個故事了?」無論是上次在月村面前講的卡喃,或是這次花了一周才講完了的交響樂之雨第一章-法洛與黎瑟篇我想擺到以後慢慢在講,在把思緒理清之前。

 「嗯」

 只有一個字的回答,很符合小棗的性格。那好,表示說床邊故事的時候,小棗確實都有出現。「那,怎麼不出聲呢?」我提出了下一個問題…。

 「想等到故事講完,再說吧…也許。」好答案,小棗回答的時候,同時坐了起來,自床頭櫃拿起了一粒酸梅,自已吸了起來。我走了過去,坐上床沿,輕輕拂著小棗的頭髮…。

 「真是的,害我以為妳失蹤了呢。」

 眉毛揚起,小棗有點無神的眼睛望了過來,回了我淡淡的一抹微笑。對看著,微笑著,不需要再說話了…。

 然後…

 「想睡了…也許。」

 「想睡就睡吧?這次想聽什麼呢?」

 「嗯…這一首…也許?」

 小棗拿梅子的手指著我手上書中的一首歌名--HELLO。

 「我知道了。」

 走向玄關,我打開了錄音機,很快的,風鈴與風琴的伴奏輕快的充滿了整個房間。當年寫交響樂之雨的老師送我的CD中,看似恬淡卻又隱含隱隱幽傷的歌曲,開始播放…。再不需要說話了,就讓音樂,把我們帶回夢境中吧…。

 『隨風飄過,急速奔去,我已是個

  自由的人。』

 自由…呀。

【完…?】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