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曲【00】-疏離

/ 分類: / 0 則回應

標籤:

  活在城市中,很多感覺都會矛盾起來。除了偶爾離開室內時,會發覺天色的明暗變化外,時間到底有沒有在流逝,只有行走匆忙的秒針知道,只有餓肚子的咕嚕聲知道,也只能在電視節目流轉中察覺。但在便當、泡麵、自製火鍋配合著視訊會議之間,時間的流逝感愈來愈和屋外的空間遠離,愈來愈和自然的蟲鳥疏遠了…這,也讓現代人不得不在家中伺養起尊貴的寵物,試著以大量的金錢,和那養育的感動,喚回自已和自然之間的連繫…只是試圖,找尋快樂。

 

  只是就算能得喚回,時間也不長久。當寵物的生理時鐘漸漸調成和人類差不多的時候,或是當寵物因為不習慣人類的生活而濱臨發狂邊緣的時候…時間的疏離感又再一次的產生,日出或日落的時間又搞亂了,然後人類開始風行登山,郊遊,賞日出…一次又一次,人類的人性,在自然和科技之間拉扯著,使用著無盡的金錢,蒐尋著快樂兩字,看著來自電腦另一端,地球另一個水平線上的娛樂,五光十色的各式傳奇,不同的文化的精彩故事,還有統獨思潮的論辯和戲碼,卻似乎慢慢遺忘了,電腦之外、金錢可買到的之外,就踏在腳下的土地,在耳語的內容…。

 

  什麼時候開始想寫夜曲?我混沌的腦袋已完全理不出頭緒。一邊打著難打又無聊的序言,一面看著房間外面被路燈照耀的巷弄。一個人在家裡,一夜又一夜的思索著樂章與樂章之間的連結,並且為著打造夜晚真正的意境傷透了腦筋。腦袋中充滿了寂靜的,黑暗的,摸不著邊際的意象,手指頭卻胡亂打著鬆散無聊的句子,當手與腦愈來愈不能同步的時候,冬的一聲,頭頓到了桌子上,睡神襲來,秋蟲的奏鳴曲猛的灌入了耳中,我的眼前出現了一幅畫…

 

  小河邊,夕陽西下,白鷺滑翔。小橋下,清水悠揚,人在歌唱。大人與小孩的手相交握和,雙腳丫深深的插入軟泥巴。紅紅水彩畫,映上天涯;高大的玻璃帷樑,鑲滿金砂。小河邊,夕陽西下;人們高唱那西風的話……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