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的樂園。兩年誌記–獻給所有在同人界努力的好友

/ 分類: , / 0 則回應

標籤:

  斜斜的黃色雲朵,排成了『神奇寶貝樂園』六個大字。藍藍白白的天空之下,有能反映出天空顏色的大湖。粉紅色,還有橙黃色的建築物浮在其上,在淡淡的霧氣中,若隱若現。這是個廣大的地方,只是在茫茫的大湖中,我卻找不到如何下水的路線,在岸邊摸了又摸,才發現有白色的伸縮天橋的存在。而連接在不同的建物之間的,則有個小小的綠色的草坪-那是直到我上到天橋的時候,才發現的。下到小草地,我黑色的身子立刻趴了下來打了個滾,然後就一直滾著滾著滾進了粉紅色的城堡中…。四周都是抽象的幾何圖形,什麼都是粉紅色的,只有最深處有一個藍色的長方形方框,旁邊有個遙控器裡,有各式各樣不同的名字: 齊克莉塔、伊布、捲毛大哥…應該都是在這裡活動的人的名字,一行行一列列的,旁邊陳列著不同的選擇按鍵…我,出自於好奇,選擇了一個看起來和我一樣黑的作家的名字:暗精靈,暗了下去--只見藍色的長形方框中,小小的黑色明細體字形一行行的浮了出來…『神奇寶貝大冒險』『第一回』…我敲下了搖控器的『撥放鈕』…。

以上的文章,是去年,寫到一半就斷稿的『EDEN』中的一段描寫,也是我印象永遠深刻的,六年前,第一次接觸樂園時的景象。

當然,後來的確發生了很多事,非常非常多的事情。樂園的樣貌也改變了非常多,甚至站長退休,換了第二任站長,我自已也間接的愈來愈接近站長這個職位,看著站風雨飄搖,一下子露出糬光一下子又陷入無止境的黑暗…接下來…接下來…

「在那個月黑風高的夜晚,我按下了一個鍵,整個樂園世界在淚珠流落下地面的那一瞬間,被揉成了一團廢紙,永遠的放逐在網路空間中。然後,我自已,把僅存的作家們拋棄在草原的同時,在自已的額頭上安放上取下以久的結晶原石,離開了這個次元,流浪。」

暗精靈一代早已仙逝,暗精靈二代也不復存在。而現在存在網路上的,只不過是一種叫作暗岩的未取名生物而已。我只是崇拜黑暗神祇,然後在世界各地流浪,胡亂的寫些東西,投了稿,然後被退;寫了文,然後接受獎賞。時間就這樣飛速的流過,然後我也成年,不知不覺過了整整兩年…。

祭文打到這裡為止。

啊,原本是整篇都要打悲傷的祭文的,開始一個一個網友立個牌子,然後開始拈香…(被眾網友毆飛)…不過當然是開玩笑的。就在稍早,其中一個自樂園廢墟留下來的朋友給了我這封短訊:

『想要成立一個創作新站,要加入就來吧。』

如果是要為了創作而創作的話,那我會很樂意去加入且幫忙宣傳吧。但我不希望格局還是只限制在神奇寶貝四個字上頭–無論如何,那也已經算是某一種程度的『過去式』了。當樂園死去之後,原本被我刻意移到草原的文字創作也冷到近乎荒廢的地步,而原本草原興盛的圖圖風呢?也在最近淪於荒蕪的感覺–同一時間,整個龐大的『台灣同人界』,也還是一樣各自為政,存留在個人部落格的格局,絲毫沒有起色。鮮網很紅,說頻很贊,批掦掦也有不少優質文章,而網路文學想當然耳也依然是這三家獨領風騷。破四舊的口號有,立四新的作為卻半點也沒有看到…同人界除了圖圖飾品滿天飛之外,就沒有了,沒有了。

這就是台灣網路創作界…文字只限於愛情與武俠的原始創作,圖創只限於日本ACG的再衍伸,然後再作一些小小的飾品,然後,沒了,沒了。沒有同人小說,沒有其他個人創作的奇異作品,也沒有人願意寫怪怪的遊戲–想當然更不可能有『同人遊戲』如寒蟬鳴唱之時那般風華自起。這兩年的流浪,也讓我的心境起了不可名狀的種種變化…。要作新站嗎?好呀,我可以幫忙…但請不要只講神奇寶貝,把它們放在一個分類裡面就好,我們用樂園的名號,打出更high的風貌,如何?新的一年的風吹了起來,我自已也有如山積一般的事務開展,但是若這是真的是一件全新的旅程的話,那我會想要參與的。該遺忘的都已經遺忘了,該記下的也都已經記下,看著未來,那就在前方了。

那麼,繼續寫稿,繼續念書吧。

左手有傷,但我的時間,依然一樣在跑。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