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曲【02】-夜行01

/ 分類: / 0 則回應

標籤:

  支~~~

 

  火車完全停住不動,無聲無息。車廂內的燈都還開著,但已經完全沒了聲響──除了在黑暗的外頭,那不停拍打窗面並希望大家都注意到它存在的,狂風豪雨,不停的呼喊著…。

 

『敬告各位旅客,因為提姆颱風造成中壢站積水,本站列車暫時停放於中壢站外,請旅客安心並且不要隨意走動,或離開車子以免發生危險。』

 

廣播嗎?應該是吧…媽咪和妹妹沉沉的睡著,也許是剛趕車的途中時在是太累了吧…也難怪,剛剛離開的台北,實在是驚心動魄…。其他的旅客也依然睡著,沒有人被廣播吵醒,也沒有人有閒到到處東張西望的…這是一種對台鐵的安心嗎?還很幼小的我無法知道,無聊的看著四方,我別過臉去,再度把頭埋入窗廉之外,希望能再多看一眼窗外的風雨。翻開了窗廉,臉整個貼住,不想再離開這個由綿密的雨絲所上演的黑暗的嘉年華… 

 


  已經忘了為什麼要離家,為什麼身處在陌生的爆風中的城市。只記得那夜,整個台北城已經捲起了旋風,我和媽媽和妹妹在送爸爸到出差的天母後,吃了晚飯就直接要趕搭上九點自台北開往台中的自強號。印象中的那夜,風強大到讓人驚訝。小小孩的我,完全不知道風,也可以吹的如此狂妄…。

 

記憶中已經模糊…那是個陌生的台北城,下著我很懷疑我有沒有見過的這麼龐大的雨,如此淒厲的風。悲鳴的狂風嘶吼迴盪在每一個計程車行經的大街小巷中。廣播一直在講述著提姆颱風的位置與路徑,並且提醒大家要作好防颱準備芸芸,而眼睛同時也捕捉到在中山北路五段路牌的背後,一個巨大的招牌被巨風硬生生吹了下來,摔在空空的大馬路上。計程車的窗子遭受著無止盡的樹葉攻擊,司機大哥一路上閃避著積水、雜物還一邊不停的罵著,但不管司機的罵聲多大,道路,只是愈來愈難開,愈來愈像是傳說中地獄的景象…。然後…台北火車站,終於到了…『老子要回家啦!』運將收了錢,關了門,馬達一催就消失在雨裡…

 


 

  一陣白色的影子吸引了我的視線,就在大雨之中的中壢站房之間,有發光的謎之影子在跳躍著…。大雨阻擋了大部份的光線,讓那兩個謎影更顯的神祕與不清楚,那小屋上的閃光是什麼?兩個影子在路燈間,屋頂上跳來跳去,我趕忙擦去了窗玻璃上的霧氣,妄想看的更加清楚,雨好像比較小了,但這也只代表我能看的更清楚這麼一點點…。隱隱約約,似乎有兩把刀,在旁邊小屋的屋頂上晃悠著,是有人在打鬥嗎?我好奇的直想看的更清楚,臉更移近了窗玻璃…

 

 


  台北火車站。

 

忙亂、忙亂、忙亂,所有人的步伐都這麼的急,似乎晚一點離開車站就會垮掉似的。電子鐘上寫著八點五十五分,火車的排班表翻了又翻,刷刷聲不絕於耳,窗外偶耳會有閃電的光芒照過,我那時還細小的手,牽緊了媽咪,與妹妹三個人很快的跑過售票口、電扶梯,然後下到地下深處,佈滿鐵軌的那層樓,那裡,一台火車已經等在那裡了。那是一台自強號,一台橘色的自強號,數年之後我才知道那種型號叫作emu,柴油型自強號,但我那時可沒時間注意這個,媽媽很快的把我和妹妹帶了上車。很多人都想上這一台自強號,大家跑著來到這個叫月台的地方,推擠著上了車,這麼趕,就像是沒上這部車就回不去的逃難潮,要逃離已經被提姆率領的風兵雨將佔領的台北的一班車…。

 

 

  『嗚~』

 

汽笛聲響起了,火車再次緩緩的起動,瞬間,我的臉逃離了窗台,發白的望著前方。雨中,屋頂上的那兩個東西,清楚的呈現在眼前的東西,絕對不會是人的某種物體…。兩個沒有頭的,一件白、一件黑的披風,就在那屋頂上…那真的是決鬥,中壢的站牌一忽兒過去的瞬間,我彷彿可以聽的到那兩根劍在雨中剌擊的聲響,透過剌在窗玻璃的雨滴,滴滴的傳入了我的心坎裡,不知道那兩個人有沒有注意到我呢?他們會不會跑來火車把我拖走…?黑暗中,火車愈來愈快的啟動著,一路的遠離台北,遠離中壢。車上的廣撞報著台姆自秀姑巒溪登陸的消息,平靜的字句之下,穿插出旅客們漸漸響起的擔心的耳語,風雨已經佔領了台北、桃園、中壢。風兵雨將正在與突圍的最後一班車打的如火如茶………

【待續】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