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李宛玉,今年二十六歲,是一個郵差。』

無限交雜的線路間,有著這樣的一個訊息,靜靜的躺著。

『不知道為什麼,申請了一個網路空間,然後就想寫一些東西上來。大概會是日記一類的記錄吧?我也不知道會是什麼,當了一年的郵差,也漸漸的習慣這樣的生活了。每天騎機車上班,送信,然後有時候也會送些信到外地去,這就是所謂郵差的生活…』

深夜,某地,某棟透天,某個房間,大多數人熟睡的時間。

一個不知名的網客,在網路線串線的世界中遊盪著,四周盡是來自不同次元的各程生物呈現的世界,五花八門的在四周飄浮著,不停的轉換,流浪。然後,他看到了一個看似平淡無奇的部落格,是這樣記載著…

『今天是西元二○○五年,十二月十六日。今天,送信時在路上偶遇一畦可愛的波斯菊田,是回字狀的八塊田喔,然後中間圍著一畦稻子,隨時準備可以收割的樣子。真想知道這畦田到底是誰種的呢?』

網客放開了滑鼠,視線離開了螢幕,然後轉頭向外頭望了出去,月亮正靜靜的映照著,四周的房子的燈光多已關閉,而男孩,看著遠方,似乎正想著什麼…。

-----

「小玉,該睡覺了喔。」

某個小城,某棟樓,某個房間,一個女孩打開了門,叫著另一個女孩的綽號,而另一個女孩呢?正坐在某部電腦前,雙手不知正打著什麼東西…。

「咦?阿華田嗎?今天可以讓我晚一點睡嗎?讓我再弄一下就好好嗎?」

「啊?一個網誌弄這麼久呀?」

「誰教我第一次弄呢?呵呵。」

坐在電腦前的女孩,觸肩的短髮在淡綠色的睡衣上隨著打字的節奏飄動,一邊正用滑鼠點按出不同的視窗,看著不斷改變成色的螢幕,淡淡的笑著。

「那我先進來咯?早知道就不要幫妳申請了,唉~」

門口的女孩這時也進來了,坐在純白色的床上,一邊把頭探了過來直看著這淡綠色造形的主機。

「哇,結果妳還是選綠色呀?不是說綠色有點奇怪嗎?」

「只是淡淡的綠色的話,應該不會有問題吧?」轉過頭來,鍵入中的女孩微笑著…看起來是還在建立什麼網站的樣子。

「妳的部落格簡直就和妳房間一樣,什麼都要綠色的呢。」床上的女孩邊說邊拿下手中的毛巾,深藍色的長髮瞬間落了下來。「不過這樣也好,簡單的樣式,反而會比較清爽吧?對吧?」帶著高昂的聲調,阿華田平躺到了床上,看著那淡淡綠色的天花板,發起呆來…

「嗯哼~」叫小玉的女生,輕輕的笑了一笑,然後繼續打字…

『忽然想寫部落格,是什麼時候的事情呢?騎著綠色的摩托車,開著大大的郵務車,揹著一大捆一大捆的信封和包果,在小城的不同村落之間穿梭,然後回家…自上任郵差之初,每天都經歷過各種各式各樣新鮮的事情,包括長官,包括風景,包括和不同人打的招呼,還有我的家人和室友-阿華田…』

寫到這個地方,小玉忍不住向後偷看了一下,卻正好和阿華田的視線套疊到了一起,然後…

「呼哇!看到了看到了~~」

「呃啊…看到什麼了?」

阿華田很快的跳到電腦前,看光了小玉打的內容…

「呼哇,要寫什麼令人臉紅的事情嗎?唉呀呀呀呀,這樣可是會被一堆人誤以為妳在放閃光彈喔~每一個bbs上出沒的人都會這麼說的!唉呀,好害燥唷~」

一邊故作害羞的樣子,然後又跳回到床上去亂跳,這下可真的害小玉一下子不知所措了起來…

「啊…所以,這樣寫不好咯?」小玉回過頭去就想要砍文…

「啊啊啊,不用不用,我只是唬妳的,唬妳的而已呀!妳繼續,妳繼續就是~」

「嗯…」

『不過,我沒有閃人的意思…我和阿華田都是女生,而且絕對不是同性戀!』

「哈哈哈哈!!!」後面突然傳來了一股爆笑的聲音…

「啊啊啊?又怎麼了…?」

「啊,沒事,請繼續,只是覺的你很有意思而已…哈哈哈~~」

「啊…好…好的。」小玉又繼續打她的字…

『阿華田是我的室友,也是同事,他的方向感很好,我剛來當郵差時,迷路時都是她幫我解圍的。總之,每一天都會發生各種不同的新鮮事,我也就把他們寫下來,放在這邊,希望以後回來看這些紀錄時,都是好的回憶就是。這就是我寫在這裡的第一篇文章,先到這裡為止咯。』

然後,滑鼠鍵按了一下,新的畫面跳了出來,宣示著文章已經送出。同一時間,還趴在床上的阿華田似乎是等不及了一般煩燥的在床上翻來翻去著…

「好了嗎?那我們來玩撲克牌吧?快點快點,然後準備睡覺~~」

「好呀,那今天玩什麼呢?」

「嗯…三人的大老二如何?」

「咦?怎麼玩?」

「笨蛋!第三個人就空在那裡咯!」

「喔~~」

「ok!那麼開始發牌!一、二、三、…」

發起了撲克牌,兩個女孩盤腿坐在床上,就這樣開始打發她們的睡前時間。準備迎接下一個日出,綿延不斷卻花樣多端的生活的到來…。

【待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