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曲【04】-夜行03

/ 分類: / 0 則回應

標籤:

  『操他媽的什麼鬼東西,怎麼老是前進不了呀!』

 

  『嗚~~~嗚~~』

 

  列車長大吼著,列車也一起吼著,整條鐵路看起來就像沾滿了肥皂水一般滑溜溜,泥水在軌道上向下流著…這裡是三義,離家,還剩下七十公里不到的地方。前面,台鐵線路最高的火車站,正在向我們招著手,但我們怎麼就是過不去…。

 

  旅客們什麼都不知道,只是一次又一次看著火車又一次抖動著要衝上鐵軌,又無助的滑了下來…。

 

  十二節的車廂,再一次的緩緩的滑回了三義站,列車長失去理智,只是不停的咒罵著天氣,加班的三義站工們,已經準備好全新的柴油車頭。「車長,旅客們要緊哪!這雨再下下去,這一段也可能會出事的,頭前溪橋已經毀了,你背後的西湖溪也淹沒了銅羅段了,再不快點換裝,我們可能都會…。」三義站長和車長兩個人看著無力的自強號,無助的嘆氣。苗栗站以南的電流暫時沒有問題,可就是沒辨法把自強號向上推。只要推過這個山頭,只要推過勝興站…

 

  《再加掛一個柴油火車頭!快!》

 

  從來沒有試過這種嘗試,但火車就是爬不上去這條千分之三的大坡,路面溼滑,洪水就在後頭,三義站已經沒有時間…。「動作快!我們快沒時間了!這一班車一定要平安開到高雄!」

 

  包括我和媽媽妹妹等三人的旅客們只能在車廂裡面,呆呆的望著站工、車長在雨中忙碌的走進走出,依稀自中廣新聞網中聽到背後的情況。台北地下鐵淹水、桃園松山汐止板橋線路遭吹斷、新竹頭前溪橋垮下、西湖溪山洪爆發…有人雙手合十在祈禱著,有人,乾脆閉上眼睛完全不想管下一步是生是死,妹妹甚至已經開始低低的抽泣,頭深深的埋在媽媽的懷中。窗外,風,猛地的刮著整個自強號,呼呼有聲…。

 

  『各位旅客,為了讓各位能盡早回到溫暖的家,台灣鐵路局已經為各位加裝了備用的柴油火車頭,嘗試著能否對抗高坡與異常溼滑的路面。請大家和我們一起祈禱,我們能衝過這段最陡的高坡。剛剛氣象局稍來的消息是台姆颱風已經在濁水溪出海,只要我們能衝出這段坡,我們一定可以平安的回家…一定可以…。』

 

  車站和站長在廣播器中的聲音有點發抖…

 

  這是台鐵發生過最大的危機之一了吧…

 

  旅客們相互握著手,火車再一次的又駛離了三義火車站…

 

  慢慢的,離開了三義,慢慢的,爬上了陡坡…

 

  外頭的風雨完全無情的吹著,車子開行的是這麼緩慢,好像外面跑步的人們都能夠走的更快。但沒有人敢下車,勝興的野溪正和狂風暴雨一同演奏著,坐在靠窗的我,看的一清二楚,然後,火車,就進山洞了…。

 

  一分鐘、兩分鐘…

 

  這麼長的七公里,到勝興的路,這麼的漫長…

 

  就像過了幾百年…

 

  『各位,我們正在通過勝興車站,向月台上的勝興站站長道早安吧~』

 

  其實才過了二十分鐘。

 

  嘩然一聲!所有的壓力全都消去,全車的人高興的手足舞蹈,如果手邊有香檳的話,那當然是要開的啦!但可惜沒有香檳,只有一片又一片的呼喊高叫…第一次,車子上高興的叫聲,遠遠的蓋過了窗外的風雨,大家高興的眼淚擠了出來,終於可以到家了…。

 

  『好了好了…各位,明天還要上班呢。我們將加停后里一站,然後再下一站是豐原、台中、彰化、員林、田中、二水、斗六、斗南、嘉義…嗚…』聲音稍徵停頓了一下,應該是在換氣吧?或是…『新營…台南、岡山以及終點站…唔…高雄…感謝各位的搭乘中華民國鐵路局的列車,平安回家。』剛聽到了什麼呢?

 

『唔…』

 

外頭的雨還在下著,但…似乎沒有這麼狂暴了…




【待續–>笑容】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