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一。七年隨想

/ 分類: , / 0 則回應

標籤:

【本文撰寫於2006.9.21。獻給PTT台中板板友們】


【七年前】

黑暗中,沉靜一片。

道路一片靜寂,山村僅見蟲鳴。

只有夜店的喧鬧未息,高速路的車燈川流。

家家戶戶的燈光晦岸,青年男女在被單等待。

等待明日,等待上班,等待永遠不停的工作和人生的流逝…

永遠的下一口飯。

被甩出床單,無明大力搖甩家宅。

時間流停下,傢具任由神明推落。

蒼皇失措中只能像老鼠般躲藏,腦袋空白。

自以為是夢,奪門出戶,臨河喘息。

手上的指針,停在一四七的小彎,

而前方的小道,早裂出九紋十八開。

餘震不斷,不必上班,躲在帳棚發呆。

大樓已不再直立,道路也在夢中打彎。

大地面臨破碎,倫敦鐵橋也垮下來。

直升機嗚嗚亂飛,工兵也出入不斷。

原本理應當然的生活,硬生生遭到打斷。

朋友手機不開,生命的火種早先行離開。

鄰居攜手擁抱,涕淚聲間道早送食飽。

磚瓦石間是何物?斷手主人早魂歸何處。

白布散落各處,陰陽兩斷再會能與誰說?

記憶封存他處,只能拾起家當再向前走。

重新開始,燙平傷口,記下善心人士相助把念留。

【七年後】

台三線斷了又建,上谷關通了又斷。

石岡壩大瀑已消,大操場裂紋仍在。

上班上學的日子又重回正軌,

放假的妄想亦再上學子心頭。

互助的記憶早已遠去,

認同的裂紋取而代之。

遙遠的一九九九,不過是歷史的文字的幕?

那不是本文,更不是記憶,在風雨動盪政局和利益折衝之中。

和二二八,和一九三五,和鄭成功,和十大建設一同?

並沒有。

記憶,依然依存。

破碎的山,顫抖的海,紋面的路,倒下的宅。

隔離的一瞬,互助的相愛,真心的恩德,無私的關懷。

九二一。一四七…無顏色的數字,封存的記憶…

會以獨特的方式存下,留念。

人們也在獨特的刻痕間,前行。

行出自已的天。

/>/>/>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