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西元二○○五年,十二月十六日。今天,送信時在路上偶遇一畦
可愛的波斯菊田,是回字狀的八塊田喔,然後中間圍著一畦稻子,隨時準
備可以收割的樣子。真想知道這畦田到底是誰種的呢?』

在第二篇文章的標題第一段,打上了這一行字,然後兩隻手就這個樣子停
了下來,放在鍵盤上發著不小的呆--一旁的阿華田也就這樣看著,一直到
她受不了發出聲音為止:

「寫的不錯呀,小玉,怎麼不寫下去了?」

「不知道要寫什麼…感覺,有點難為情的感覺呢…。」

「怎麼會?只是個日記而已,還是說我在旁邊看會害燥呀?唉呀,是不是
遇到什麼令人臉紅的事情不敢寫出來了呀?喔呵呵呵~~」

「才不是咧…只是不知道該寫些什麼東西罷了…」和阿華田爽快的笑聲相
比,小玉有點緊張的說話聲,顯的有點細小的感覺。

「唉唉,那就寫些別的吧,比方把工作的本身記錄下來也不壞,是不是?
」阿華田主動提了這一個提議,然後搶過了滑鼠,作勢要把原來的文章砍
除…

「啊,不要砍啦,這一段我好不容易才寫出來的耶…」

「好好,那我看看你怎麼寫好啦~」

「嗯…」

阿華田邊說,邊把滑鼠放回原本的桌上,繼續看著剛剛還急著搶回滑鼠的
小玉會想怎麼樣來寫這篇網誌:

『上次有講到,我的職業是郵差,就是每一天只要各位待在家裡就會遇到
的挨家挨戶送到的那綠色衣服的人。這就是我們的工作,又或著說,我們
的工作其實不止是如此。作為一個郵差,除了一般的送到、收信之外,最
重要的是要知道要怎麼知道信該多快送到,送到哪裡去?當然,這就是一
門很大的學問了。

一般來說,每一天的早上要送的第一批是平信,郵差要用很快的速度把自
已的轄區繞過一次,然後把信包中的信件『拋』完。等到自已的郵包空掉
了之後,就回到郵務股,等待分配可能已經送到股中的限時、卦號郵件。
由於工作的時程都是已經計算好的,這中間不會有什麼空閒的時間,常常
沒有時間在中途作什麼樣的停留,不停的像密蜂一般的派報趕路著。在這
個時段,除非是少數昨天較晚送到的卦號限時信外,是不會和一般人有多
少互動的,但是一個人的時候,也還是會有它獨自的樂趣的-雖然一般人
都會說一個人的時候會感覺很孤單,但有時候一個人的時候卻總是能夠發
現到一些平常不會知道的景色-比方今天遇到的事…。』

寫到這裡,小玉的手又停下來了。當她回過頭開口似是想要問阿華田的意
見的時候,卻發現阿華田早就已經雙手呈大字型的躺在床上睡著,不醒人
事了。

「睡著了呀…」

小玉把頭轉回到電腦前,自言自語了起來…「原本還想和她說那件事呢…
算了,明天再說吧。」然後,自顧自的又打起了電腦…

『到了下午送卦號又再一次的經過了那個地方,正好送信到對面的工廠廠
房,就順便問了一下那個波斯菊田是誰種的-當然那工廠主人也不知道是
誰種出這個花樣的,只是似乎有個風聲說那是某連鎖商店的女兒買下來玩
玩的地?管她是什麼樣的人物,種出這樣的田地感覺也相當的新鮮呢。那
時候我就這樣子想著,便繼續送信去了…』

藍天,配合白雲與金色的陽光;
金稻,配合紫花與純綠的女孩。

自灰色的路面上一躍而下,與黃色的地景共浴一處。

總是能夠遇到美景的,就算是在最不起眼之處,小城的,某處角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