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相信嗎?我是從小被人批鬥長大的…。」

 

  電腦的對面,是中國廣東省廣州市的某一個地點。電腦的這面,則是隔上整條海峽的台灣台中某條河畔。我和一名網友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著。兩個大學生,兩個截然不同的空間,卻經由網路和兩個終端機,毫無障礙的天南地北的聊著。只是當他開始說起他自已的生平的時候,我卻被一種莫名奇妙的熟悉感捲入了某個異常的時空之中…那已經深鎖在記憶深處,不忍卒賭的悲傷年代…。

 

  ───────

 

  一直以來,我從來不敢提起那可怕的小學生活,那個時候的我,除了一個叫作梁家瑋的同學以外,沒有人被我認作是朋友。每天練習國樂的國樂班生活,戰戰競競,再加上一些莫名的原故,我成了全班公敵,班上的同學每一個都認為我是個值得討厭的對像。很長的一段時間,我從來不敢問他們為什麼討厭我,因為尤其是其中一個帶頭叫作『長生』的,更是把我當成了眼中釘。我曾被當眾脫過褲子,被圍毆,被木棒打頭,被嘲笑。…雖然,因為自已的練習和天份,在各項比賽中的我,總有不錯的表現,在校內,也聽過有人很崇拜我…但那個時候在班上,我根本一點點也容不下班上同學的生活。我總覺的自已是隻小羊,落單的小羊,永遠躲在最靠近老師的身旁,企圖尋求保護…。

 

  ───────

 

  「老師每一次都把我這個被勞改的後代指出來,要大家唾棄我,一有人對我友善就逼他轉學,我只能在上課之餘,拿起我的畫筆,讓我心中的桑妮亞,陪著我一起渡過一切的難關…」

 

  ───────

 

  不知該說幸,還是不幸。我一直有老師可以當作我的靠山,所以也沒有機會自已塑造一個夢幻的角色。那時的我,書是我最愛的玩伴,比賽是我的支柱,人生就是這樣的過,除了比賽就是課外書。拒絕一切與自已無關的事務。我把自已當成了瞎子,同學的事情,我什麼都沒看到,這種情況持續到了中學,雖然不再被敵視,我依然封閉起自已,成天看著紅蟲在水溝中飄動,也不願和同學出去任何地方遊樂,拒絕講話,也拒絕了朋友。我拒絕了心智上的成長,我拒絕了互動的學習…。

 

  直到國二升國三的某一天,也是和今天一樣的夜裡,黑暗中,電話鈴聲響了起來,正要離開房間的我馬上接起了家中那紅紅的電話機盤,只是電話線另一邊的聲音,卻讓我有點訝異。

 

  「生?」

 

  「嗯,昇,你最近過的,還好嗎?」

 

  長生,當年班上的第一名,也是帶頭視我為敵的人,也是最常接到我媽與老師的電話的人,居然主動打電話來?

 

  「我是來道歉的…」電話另一頭,聲音很低,細到幾乎聽不到…

 

  「怎…怎麼了嗎?」

 

  電話那頭開始講起話來,聲音很低,但一字一句還是很清楚。我聽著,慢慢的,除了那如蚊叫的語句外,我聽到了有東西溶化的聲音,細細的,碎碎的,慢慢的在崩解,溶化。熱熱的,溶化出來了某種又暖又熱的液體,自眼角滴了下來,染溼了話筒…。

 

  ───────

 

  光復國小第二年的國樂班-我國小的班級,不知道為什麼遇到了大移民潮,大部份的同學在五年級那年,好像是飛彈危機那年都移民了,不再回來。僅存的十九人,因為班級人口低於下限被迫拆班,被分散在幾個不同的班級,除了之前提過的家瑋外,再也沒有連絡過。當然,我主修的樂器也就此束之高閣,再也沒有開封過。然後,我來到南台中有名的私立中學──明道。長生,當年班上的第一名,則是衛道中學的高材生,成蹟依然名列前矛。只是…他上了國中後,卻也遭到了同學的排擠,適應不良的他,想到了以前的同學,就想到了我…就忽然想問我以前,是怎麼渡過那個恐怖的時光的…。

 

  「嗯…那就這樣了,再連絡…。」

 

  放下了話筒,我已經忘了那個時候我到底說些了什麼了,只是一直回想著長生在電話中所說的話,那聲音,雖然小,但還是字字句句在耳中,無法揮去。雖然年代已經久遠,但又彷佛近在咫尺;雖然不會感到同情,但也無法幸災樂禍。我心中真正的感覺,我卻久久無法領會。那到底是什麼感覺呢?

 

  寧靜的社區忽然傳出聲聲嗚咽,南胡的高低仰揚在空氣中飄盪。就像水洞中的氣泡,在陰沉厚重的空氣裡面,緩緩的浮上,沉下;如同深山漆黑林中鷹,在凝固冷涼的風中,低沉的嗚低,鳴高。淚水滴上南胡的聲筒上,絲入駝鈴已不復成調,配合著山風搖曳的鈴,屋內,屋外,共和著…。

 

  ───────

 

  數年後,某家電影院裡,我一個人。

 

  看著周星馳的功夫,忽然被裡面主角單純的笑容點醒,也許,一個人受到什麼樣的待遇,挫折,失敗,對於那些主角而言都只是小小的點綴,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每一個人生的主要該怎麼樣去面對這些生命中的種種事件呢?用的又是什麼樣的態度?欺負人與被欺負,其實只是個相對的意義而已,這世上並沒有人定義說佔便宜就是這個樣子的呀。其實一個人根本沒有必要活在什麼陰影裡…單純的快樂的活著,追尋自已認為的最終傲意,然後聽天由命,含笑而終…也許這,才是最值得的活法吧。

 

  ───────

 

  「後來,桑妮亞就成了我自已的印記,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永遠會和她一起,無論哭,還是笑,我們永遠在一起,永不分離…。」

 

  EXTVIA,Mist創作網的站長。一直到今天都是我所敬佩的人,桑妮亞則成了他網站上的看板人物,在綠洲鎮系列中,作著永無止盡的尋找快樂的旅行,尋找笑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