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曲【06】-回憶

/ 分類: / 2 則回應

標籤:

  「兒子,今天要去榮總那邊看流星喔!要不要去?」

 

  爸爸響亮的嗓音自門口傳來,每一次只要是出遊,就一定聽的到這樣的嗓音,無論是環島,爬山、聽音樂會,或像今天一樣只是在某個荒郊野外平平的躺在地上看著星星,爸都是如此強烈的期盼著。不知不覺間,連我們家裡的其他人也都能感受到那種興奮的感受,因為似乎也只有這個方法,才能真正感受的到時間、自然,大地的脈動…爸永遠是這麼說著。只有身處野外,才能感受的到夜晚的魅力。

 

  那一夜很有老爸所講的那種魅力,純綷的夜,沒有多少水銀燈和雲彩的點綴。看不到月亮的天空只有滿滿的珠光點點,分布在台中市西側的高原地帶,那時仍是一片未開闢的荒草漫天-只有榮總和東海大學,孤立在地平線之上。那個年代,高速公路的西邊,就是星星出沒的領域…。

 

還記得我們是和爸爸的幾名同事家庭一起出門的,幾把烤肉用具,幾個家庭,幾部車,沿著西屯路,過了逢甲大學,開過熱鬧的商圈,也橫越過高速公路,進入了那個莾原的地帶…。車子,慢慢的,上坡,上坡,再上坡…。在斜斜的山坡上,幾個計劃道路還待開設,黑暗中搖曳的矛草間,新加的柏油還在熱呼呼的冒氣著,打開車門,下了車。四周一片空空盪盪…

 

  「爸,是這裡嗎?」懷疑著,我偏著頭看著爸爸…

 

  「這,就是我們要來看流星的地方呀!」

 

  「在台中市看流星?」妹妹的臉色很茫然…只見天上的星星,一顆顆閃著,頗為無助的感覺…。星星一動都不動,地上的營火倒是很快升了起來,涼風吹過,孩子們的玩興大起,就在蔓草中玩起了捉迷藏…大人們高興的喝著不知哪來的飲料一邊打撲克牌,玩累了,隨手夾起火堆上的一堆肉就撕了起來,瞬間,香味撲鼻…。看著爸爸和媽媽和其他同事們聊的愉快,一邊對著天上指點指點,我湊了過去又向上望了望,星星依舊動也不動…

 

  「媽咪,不是說要看流星嗎?可是這些星星都不會『流』呀!」指著天空,我搖著媽咪的肩膀…

 

  「傻瓜,流星,還沒出現呢。」媽媽笑笑著說,隨手遞給我瓶養樂多,又繼續聊起他們的話題。

 

  我又抬起了頭,旁邊幾個朋友拉了拉我的袖子,於是我們就又玩到旁邊的高草叢中。烤肉架滋滋的響著,慢慢的可以看的到炭火在發紅,除了山坡下慢慢變少的街燈外,這裡只有我們的車燈,和營火在亮著。在大馬路上烤的肉,黑黑的柏油上,染上更黑的炭火。我們就這樣的烤,這樣的聊,這樣的談,這樣的,看天。

 

  玩著玩著,有人漸漸的不耐煩了,躲到車子裡睡去。我也累了,跑到爸爸的身邊想再問一次流星在何方,就是沒多看一眼天空…

 

  「爸爸…流星出現了嗎?」

 

  「孩子,還沒呢。出現了,就會有人尖叫出聲流星,那時候,你就快點看吧!」

 

  「嗯?」我不解。

 

  「不過,我希望你是第一個尖笑『那流星!』的人喔!聽說第一個看到流星的人,就可以得到好運喔~~」爸笑著,一邊雙手合十作出祈求的姿勢。

 

  「真的嗎?」我信以為真,拉著妹妹再一次跑開了…

 

  那是個奇異的景象吧…無論老少,無論職位,一群人就這樣,或坐、或臥,靜靜的在空地上等著…等著星星的流下。在空盪盪的大道上,就只有我們。就只有我們,在空空的緩坡上,在高高的草地裡,看著星星,等著流光。時間,一點一點的飛越過去,看著時針轉動著…一點、兩點、三點…在記憶中,我從來沒有留到這麼晚過,這麼晚的夜!漸漸的,妹妹睡了,其他的朋友們也一個個睡了,躲到了車上,竄進了睡袋。我還不敢闔眼,想要當那第一個看到流星的人,和聊天的大人一起…我們就這樣等,營火、炭火都熄了,涼風吹了過來,爸爸把我抱到了他的身邊,就在大馬路上躺了下來,這是多麼冰涼的觸感哪…

 

  「怎麼?在感受大地的溫度嗎?」媽咪也走了過來…

 

  「今天的地球,心情不錯呢…」爸說…

 

  「是嗎?我也試試…」說著,媽咪也躺了下來,讓我夾在中間…

 

  「大師,小心被車子撞到喔!」雖然這麼說,其他的叔叔伯伯也一起來躺下。

 

  「哈哈,你們怎麼也一起呢?」爸爸笑著,還是躺在那裡…

 

  我們大家躺在大道上,在三點半的天空之中,與地球合為一體,薄薄一層的柏油,完全無法隔開我們之間的熱情…夜,忽然安靜了下來,平靜了下來…

 

  一切都變的安靜…

 

  『啊啊啊~~!流星!』

 

  「在哪裡?」

 

  東方有點發白了,有幾顆白色的光線流過我的眼前,我真的看到了,我叫了,就在那白白的魚肚旁邊,一忽而過,就這麼一點點哪…那光,小到,幾乎沒人真的看的到……「在哪裡?」「就在那裡呀,東方。」「太陽啦!傻孩子。」…

 

  四點三十分,忽然有一大群人鑽進逢甲大學前的一家早餐店裡面,嘰嘰瓜瓜的聊著,吃著。他們穿著各種的衣服,甚至還有西裝,雖然不怎麼乾淨,大人和小孩的神情卻是這麼的高興。老板娘驚訝之餘,也高興這麼早就有這麼多的生意上門。一面,也幫人們作著他們特製的各種早點、鹹豆漿…在這家早餐店外的世界,都還是這麼安靜,風,輕輕的吹送,路燈,孤單的閃著。景物,則開始默默的自黑幕開始換裝…。

 

  一片落葉飛過。

 

四周的時間,集中在早餐店的門口…。

一般留言 (2)

  1. 有時候…神話未必純粹是神話的啊之前海爾鮑卜彗星來的時候,我們在自家樓頂發現了她還有一次在附近的社教館…本來應該是在看露天電影,但我不知為什麼突然抬頭一望,就在那一瞬間天頂靜悄悄地滑過一道銀白色的短線,接著就消失了。是什麼呢?到現在我也還一直在猜…我家啊…住在高雄市的小港,一個工業區就在旁邊,光害不能算輕的地方(遠目不過就算在市中心多少也會有一兩顆星星的…只是大家都不相信。他們早就忘記要怎麼去注意天空了吧(默大地的溫度很舒服,樹的溫度也是。

  2. 很多人的確會對周遭的東西視而不見,我家附近就有白鷺鷥和螢火蟲(台中市郊),抬頭一定能看到三四顆星星–問題就是我聊天聊到同學還會問我是不是卡到陰XDDDD有時我還真的會懷疑我家抓到的白頭翁是不是假的XDDD有時候,半夜一個人在外面裝瘋賣傻的感覺很棒,而且詭異的是,隔天社區就會流傳起厲鬼的故事~orz銀白色的短線…流星嗎?海爾波普呀…我都快忘記那年的盛宴了。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