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遞日記薄【03】-十點餐

/ 分類: / 0 則回應

標籤:

『承續上篇,我們是郵差的這一件事實,在每一天當中,都影響著我們的生活。
舉個例子來說好了,為了送信的效率,我們沒有所謂的午飯,而是在早上十點左
右的時候吃完和午飯一樣豐盛的早飯(絕對不是麵包或漢堡,是真正的『餐』)
,然後休息一陣之後就出勤工作,不再吃東西。至少,大部份的郵差,都是如此
,日復一日…』

「怎麼了嗎?」

低沉的嗓音自耳邊響起,隨著窗外的涼風吹入,小玉的靈魂已經飄入了記憶中的
從前,曾經負責帶她進到郵差一行,並且教導她所有郵差送信的知識與技巧的老
人--儒爺。記憶中的身形,瘦瘦小小的,就像是要被風吹走了一般…但那低沉,
略帶嗆桑的嗓音,聽來卻又能平撫人心…。

「看起來臉色很差呢?」

記憶中,這是她入行當郵差的第四天,這時候的她,只記得郵差是要騎車去送信
,卻連最基本的在郵遞區塊中認路都還不太行…也罷,新人嘛,所以,依照慣例
,每一個郵局的新人也都配到一個老手,一同送信。這一天,小玉在還沒有來的
及吃飯的情形下趕急著就去送信了,一直到路上才偷偷的去便利商店買了吃的東
西,卻沒想到剛裝東西的胃居然就這樣受不住沿路的震盪,在信件還沒送完前就
開始給她敲敲打打了起來,鬧著小玉幾乎直不起腰…而這時,負責指導小玉的儒
爺也發覺到了這個狀況,停了下來看著她。

「抱歉…儒爺…我…」

「不要說話,先來點症露丸…」什麼都沒問,儒爺只是自自已的包包中拿了一小
盒藥盒,黑色亮亮的小藥丸,帶著奇異的草香,已經放在充滿劣紋的掌心。小玉
二話不說,和著水就把症露丸吃了下去,兩個人就這樣牽著車到了路邊歇了下來

「這樣子就可以好一點了。」儒爺是這麼說的,的確,那藥味雖然讓小玉在吃的
時候有點為難,但沒過多久,小玉的臉色已經好了不少,但在儒爺的堅持下,兩
個人還是繼續在屋簷下休息著,沒有繼續送信-也因為這樣,這一天的信件最後
遲了整整一小時才全部發送完畢。

「對不起…儒爺…我…沒有聽你的話…」

「沒關系啦,這種事,本來就該自已體會過一次才會深刻呀。」

一切都掌握進儒爺的手裡了,大概是這樣子吧。儒爺並沒有多說什麼,臉上也完
全看不出任何責備,怒火,或任何看的出來的表情,除了一貫的微笑之外…。這
一天也就這個樣子簡單的結束了,從此之後,小玉也再也沒犯過這樣的錯誤,永
遠都乖乖的在正式上班之前先和儒爺一起扒便當,然後再分頭送信,直到傍晚時
分才再次進餐。

都只是短短一年前的記憶而已,但都已經只是記憶了。

現在的小玉已經是完全獨當一面的郵差小姐-雖然還是會迷路,會被美景吸引到
忘記送信的任務,但要完成一天的工作已遊刃有餘;而儒爺呢?早就引退了,變
成一個普通的老人家,在流經小城中央的大河邊,每天釣著魚,打太極拳,打發
著時間…。

只不過,雖然不再是郵差了,老人的中餐依然固定在早上十點半之前吃完,這一
點,無論多久,都不會改變,也再再証明了他的身份…。

所以,無論多久,只要小玉有什麼煩惱,或有什麼心事想分享的時候,除了室友
阿華田之外,總是還有一個人,永遠在那大溪邊的堤岸上,等待著,出現。

「儒爺爺,今天又來釣魚了呀?」

橋下,堤邊…綠衣的女生輕輕悄悄的走近藍衣老人的身邊。垂釣的老人,手持著
竿,一個人在河岸邊隱藏起來的樣子,防佛是假景一般,直到聽到女生的呼喚,
老人才回過了頭來。

「啊,信送完了嗎?小玉?」

「嗯,今天的信都送完了喔。」

然後,不需要說話了,兩個人,一站,一坐,在大溪堤岸邊,靜靜的等待著,看
著河流,看著水岸,看著竿。

『…永遠忘不了在實習第三天吃壞肚子的往事,要不是有儒爺的幫忙,我那天大
概會被電的很慘吧?話說,有多久沒和老同學、老老師聊天了呢?我正這麼想的
時候,卻在行經大衛橋時,看到了…。』

【待續】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