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仙境(12?)-【實】

/ 分類: / 0 則回應

標籤:

「啊~~媽媽,不要去死啦,妳一個人走了,我要怎麼辨?怎麼辨啦~~
哇哇~~~哇~~哇~~」

房間外,又是一股吵鬧聲…這樣的聲音到底已經聽過幾次了呢?自從沙夜
子那對母女來之後似乎所謂的鬧劇就毫無間斷。當然,我個人是毫不在意
的,雖然在第一次就被嚇到,但很快的就發現那繩子的祕密。銀老師雖然
有些擔心,但似乎也只是把它當作是一種創作靈感在關心的樣子。總之因
為一開始的事件,我和銀老師兩人幫沙夜子訂了一些家庭製作,然後把房
租改成了抽成,解決掉了大半的事情-除了這個自殺的嗜好除外。

喝完了手中的茶,走出房間。正好看完這個每周必演的自殺鬧劇的最後一
幕-繩子斷掉,人自樹枝上掉下來在地上的一瞬間…

『沙夜子呀,又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我還是…」

『沒有什麼不行的,不就還是和前幾周一樣的嗎?』這種時候,和往常一
樣交給強尼來說話就好,我需要作的就只有抬起右手聽著強尼的發言,還
有那泣容滿面的小婦人看著繩子和女兒發呆。真是的,每一次都這樣,拿
著快要斷掉的繩子發洩,都不知道自已的女兒會很擔心嗎?算了,就算是
一種形式的撒驕吧?懶得管了…。

信步向鳴瀧莊的外頭走去,估算著時間,大概也是小梢該回家的時間了吧
?三年多過去了,相較於相遇的秋冬交界,現在早已是鳥語花開的春初時
分,小梢也升上了小學四年級,應該是開始學習自已上下學,交朋友的時
代了。但小梢…不知道該怎麼說,和其他同學就是有這麼一點點的不同吧
?她是一個有多種人格的人,雖然不常見,但發作時的人格和小梢自已可
說是絕對的不同-赤坂很豪邁也懂事,所以還好;月村則是有點以自我為
中心的孩子,這人格一旦出現那差不多也就代表著各種狀況的發生–由上
課時自已離開教室回家去到找學長姐打架這般的事情都會發生,所以,再
怎麼不想出門,我還是決定走路到學校去等小梢,執行我自已所謂的『監
護人義務』。

離當初進駐鳴瀧莊到底過了多久了呢?

三年的時間這麼快就過了,過的如此虛幻,而我和小梢的關系還是這個樣
子,除了晚上說故事時間外,小梢和其他房客間的互動還要比我還多。尤
其是在沙夜子來之後,這樣的傾向更是明顯–是因為沙夜子看起來就是一
副需要幫忙的樣子嗎?我們大家都很樂意去幫忙任何事情…也因此,每一
個願意留下的房客間的距離,也都縮短了不少。

走著走著,很快就來到距離不遠的小學校。今天班導並沒有打電話過來,
所以應該是和平常一樣的上下學吧?雖然還沒有看到小梢出來,我在校門
口附近踱著,看著四周的景物,還有道路上川流不息的車潮,又是一陣呆
…。

「灰原叔叔~~」

「灰原叔叔,快點來呀!」

那是小梢的聲音,我聽了兩次才意會過來,然後也明白這個聲音的來源,
還在校內。小梢發現我了,卻要我過去…嗎?我回過頭去,進了校門,看
到了小梢正在餵著…某一隻小貓咪…

然而,在不遠處,我看到另一個女生的影子,閃了過去。

-----

雖然轉學,對一般人而言都是一種重新開始,但對我而言,卻沒有什麼不
同。無論是哪一個學校,學生,都是那個樣子…一起聊天,八卦,然後談
一些自以為有趣,跟的上潮流的東西,一起排擠部份同學,然後一起自以
為某些同學就是討厭。老師呢?自以為了解學生,老是想知道學生有沒有
學到東西,然後迫於家長的期望希望自已的學生考愈好愈好,然後呆板卻
自以為有趣著唸著有時候甚至錯誤百出(自以為簡化)的課文,然後一天
就這樣子的過去…

大家都想當大人的結果,大家都互相模仿對方的作為,然後學校就成了一
種無聊的社會化集體農舍,慢慢的,所謂的不同個體就被單一化,統一化
,然後變成了政府所謂的『穩定的世界』,也變成了無聊的世界。

這種趨勢不是只有日本這樣,東方世界和西方世界都差不多。會成為菁英
的就會成為菁英;會變成老百性的就變成老百性…而反社會份子呢?成為
所謂的神經病,被人無視,引為笑柄,甚至關進牢房。而世界,就成了所
謂活著的牢寵,制約化一切規則。

我敢說,這個世界就『如此』而已。

至少到今天為止是如此-看著老師在我的預料之中把貓趕出了學校,看著
班上,甚至全校同學毫無反應的看著我被叫去教務處,就算這是我才剛入
學三天的新學校,還是和以前一個模樣,是的,完全沒變,這就是世界。

這。就是世界。

而且剛才那隻貓,一定還會再回來這裡,只是因為對人的戒心更高,所以
不會這麼容易現身。

然後我會走出去,找尋那隻貓的存在,把牠窩藏在只有我一個人知道的祕
密基地之中,繼續這個屬於我和小貓的故事…。大概吧。

然後,這個大概,在我走到校門口的時候結束了。

一個藍色頭髮的女孩,在我之前,把小貓抱了起來。

我認得她的影象,那藍髮的背影,和一個坐我隔壁的體弱多病的女同學完
全一個模樣。

我一直認為她只是一般的體弱多病而已-至少她的表情告訴我的是這個樣
子。或著說,也因為這個理由,今天當我因為貓被叫出去罵的時候,那女
孩的位置也是空著的。而就算那女孩在位置上的時間,也幾乎都是看著教
室外面發呆,傻笑著,完全不把上課當成一回事的樣子–和我面前這個女
孩的形象完全不搭–也許,是姐妹吧?就在我思考的同時,她回過頭來看
到了我,然後走了過來,像是認識我很久了一般,對著我說了這句話:

「一起養這隻貓吧?珠實。」

我承認,我有點被嚇到了。

這女孩應該還不知道我的名字才是,雖然她也許就有個親戚就坐在我身旁
,但三天以來我應該是沒有說過什麼話才是。而今天被老師罵也是在她不
在場的時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疑惑的時候,我已經一把接過了這一隻
還在喵嗚叫的三色貓,然後點了點頭…。

她有特別的注意我嗎?我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從這裡貓開始,我對這
個還不知道名字的女孩有了第一個印象…。

【待續】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