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NTR【02】-Entr’S

【昨天說的故事,你覺的許願之地是什麼樣的地方呢?】

在故事和故事之間,神祕人總會這樣考我,雖然總是些簡單不過的課題,我也總能爽快的回答。

「應該是極地吧?一個溫暖的南極或北極?」

只是,如果這真的是一個星球的極地的話,為什麼不會陷入冰封呢…?神祕人卻不一定會回答我的問題,因為問題的答案常常已經隱藏在接下來的故事裡面了…


「那麼,我要出發啦!」

「路斯明,別忘了今天要提早回來劃卡呀。就算秋祭你不來,也別忘了今天要提早下班這件事情呀。」港邊,一隻乘龍正把小舟的繩套套上自已的脖子,似乎也準備要運送物件的樣子-實際上他的確也是要送貨,只是要送的東西更重,所以才要下水。

「我知道我知道,那今年的祭典也麻煩妳啦,好茶姐。」語氣略帶玩笑一般,路斯明已經迫不及待的飛向空中,鼓動著他自已的翅膀。

「嘖嘖,你還真的要缺席呀,算了,每年都是這個樣子-老話一句,老娘可無法保証你不被發現喔。」雖然表情有點慍怒,但這隻乘龍似乎也沒有否認的意思,也跳下了水,試著繩索的韌度。

「好好,我再看看就是。」路斯明笑了笑,然後拍幾下翅膀,一下子就飛到天的另外一邊。新的一天,就像這樣普通的開始了,一切就和平常一樣,一個島一個島的送著快捷信件,然後使勁的在雲霧之間飛行,在朵朵白雲之間,劃出一道道機雲的痕跡,為淡藍的天空劃出一道道白色的粉絲,捲曲在天空之中。

秋祭到底是什麼樣的祭典?其實這是個向太陽道別的儀式,像徵著冬天,也就是休養生息的日子的道來。就像地球上的春夏秋冬一樣,只是在地球天氣變冷的季節,這裡是指『太陽落下』。雖然天空因為有兩個月亮,與環繞大海的雷暴雲光都不至於讓天空真正暗下,但相對於有太陽的日子,還是很明顯的陰沉了下來,而夏天的藍天也會變成五顏六色各種不同的變化,就像是給予平民們的報償那般-所以才有春秋兩祭,也會有其他祭天的祭典,它們成為各島、長老們集會的時間,然後一起紀念每年都會到來的日子。

不過,這種節日路斯明從來沒有參加過。他有全程參加的節日,除了父母的忌日以外,就只有偶爾心血來潮會參加的春年(春祭,會有跨年倒數)之類的了。也因此,他也完全沒有把所謂的秋祭放在心上,邊送信邊在大洋上試著練習自創的後空翻技法,或是縮緊雙翼把雲朵當成是障礙物邊閃邊玩著…。

『飛的真好…。』

突然閃過的一句話語,讓路斯明回過神來。

「誰?」

沒有人,這是當然的。路斯明此時正以短翼疾飛在海平面的上方不遠處,由這個高度可以看的到海浪和飛魚快速的向後浮掠過去的影象。路斯明的眼光向著不同方向看過去,然後在繞了一圈之後,發現在他前方一點鐘方向有艘正在漂浮的小船。木製的方舟,沒有任何乘龍族的住民拖曳的方舟,正在海浪之中浮著。

路斯明並沒思考多久,他的身體不由自主的飛了過去-也是想看看那漂流在海洋邊緣的小舟到底有什麼東西…

「咦?這是…?」

一隻從來沒見過的生物橫躺於其中。

有像夢仙一族般長長的耳朵,但全身都是土黃色的。長長的尾巴,完全不像是四部族的特徵,而且沒有翅膀,或是僕足,與其說像是四部族的任何一個成員,還更像是某種出沒在大島上森林中可以拿來烤的野兔?但修長的四腳,而且前腳還可以抓握的特徵與圍繞脖頸的長長毛髮,最後,還有那令人在意的物件-純白的衣裝,其上方謎樣的花紋,像是某物體拿取著火炬的形態…好像在哪裡看過類似的圖樣…?

路斯明看了好一會,然後飛落到了小船之上,用翼膀推了推這生物,並想試一試這隻生物究境是生是死。只是,就在這個時候,生物的眼睛睜了開來,路斯明和這隻生物在這一瞬間四目相接。

「啊,醒了?」

『唔…唔嗯…』

看來是不必確認死活了。

「怎麼會有動物被拋棄在這片大洋裡呢?」邊看著動物,路斯明自言自語著…

『唔…什麼動物?』然後這隻動物回話了,那是股很細緻的聲音,但要把路斯明嚇到已經足夠。

「動物說話了!?」說這句話的同時,路斯明向後跳了半步,差點重心不穩摔進海中,但隨即回復了身體的平穩,雙腳重新踏穩在船沿之上。只是那隻不知名的生物看著看著,卻輕笑了出來-而這聲音,就像是有股魔力一般的,瞬間撥動路斯明心中的某一部份…

『真有趣,看到旅行家有什麼好可怕的嗎?呵呵~這樣對女孩子可是很失禮的喔~嗯,嘿?哈囉?』

路斯明瞬間回過神來,這隻四腳生物已經站到他的面前,饒有興趣的打量著他。

「…女孩子?」

『嗯,就是這個回事,嘿?回神了嗎?』看起來對方已經完全把他當成是個完全的傻子了…不對不對,路斯明看著四周,視野裡除了小船後方的大風暴外,什麼都看不到,也沒有任何陸地的影子…。路斯明向四周又環視了一次,然後目光看到了那遺留在船上的疆繩。

「妳…是從哪裡來的?」

『我?』雌性生物歪著頭想了一下,然後回了一個微笑。『我是從風暴背後來的,可以算是倖存者吧…雖然也不知道漂流多…咦?你這是…?』

路斯明已經把繩索栓在自已的雙腳,並再次飛起到了空中。

「不用擔心我,這樣子的小船,我還可以飛的動。」說著,就鼓起了翼膀,開始使勁的拉動著…「但遇到遇難者,我有義務把妳載回陸地上才是。」邊說著,一邊把雙翼張開到了最大幅度,然後順著四周幾乎查覺不到的風向飄浮著…船,真的駛動了。

『好厲害…』看著路斯明完全不浪費任何一寸翼尖和風的阻流,幾乎是完美的-但以鷺鷥講也是非常費力的把船慢慢的開將起來,生物不禁睜大了眼睛,似乎是贊佩著路斯明飛行的能力,也像是不敢置信世界上真有這種飛行法的表情,看著…

『飛的真好。』

又是那種飄浮在腦海的聲音,只是這一次是真真實實的從背後那隻生物的口中傳出…那是股溫柔,卻能撥動人心的聲音呢。一邊想著,路斯明把繩索又拉的更高了,腦袋中的地圖這麼的向他說著:離他們兩哩遠的地方,就會遇上最近的信件航道,然後,也許會遇到熟人-或很快的送回岸上吧?路斯明想著,然後再一次的,主動挑起了話題…

「那麼,妳的名字呢?為什麼會被飄流到這裡呢?」

『我呀…那…就叫我茵特吧。』

「茵特呀,很可愛的名字喔~」


等到路斯明遇到其他路人的時候,已經是太陽下沉到雲暴頂上附近的事情了,但幸運的是,港口雖然提早收攤,但正好送貨到此地的好茶也還在收拾著,然後就順理成章的接過了疆繩,把小船拖到了岸上,然後…

「我介紹一下,這位是外地來的茵特小姐…」

「茵特…?」

聽到了這個名字的同時,乘龍好茶才注意到面前這隻生物的模樣。此時,她突然臉色一沉,低聲唸出了什麼,同一時間,一個夢仙族的港口管理員拿著鎖匙進來,看到這三個小傢伙時也一下子失聲出口了一個詞:

「尹特族?」

呆呆的路斯明,複述了一次這樣的名字。『Entr'S?』

沒人發覺茵特的臉色,在夕陽的背後也黯淡了下來,一直隨風搖曳的白衣,也瞬間靜止,不再擺動。

【待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