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曲【09】-夢。YOPTH。神祕人

/ 分類: / 0 則回應

標籤:

  輕風慢慢的吹拂了進來,紙與筆的聲音,咻咻的不停止。窗前,書上,在飛蛾的蝶影中,K書的人,專注於面前,紙中的人生。

 

  林良的小太陽中提過,看著隔鄰人家的燈一盞盞的關上,是一種樂趣。但我通常是被看的人,只是不知是有誰會看就是。書上的英文單字一行一列的蹓過,卻沒有幾筆能夠真正留在心中。反而是沒壓力的副科,唸起來卻是輕鬆寫意,沒一會就倒背如流。閒書看完放在一旁,向外一望,卻不禁呆了半晌。不知何時,小雨已然飄落,東南風,吹入了門戶,吹的風鈴聲吱吱作響。雨蝶的季節快到了嗎?我的心中想著,又一年半沒看到雨蝶了。十七歲,憂鬱的年紀,人生中只剩下復活成功的白鳥,在河畔上鳴叫。

 

  小時候,無論白天、晚上,最高興的莫過於家人要帶全家出遊。有時候一大早出發,下午到了合歡上,卻發現雪早融了;有時候,半夜一點到了溪頭,看到火流星卻差點以為是閃電而嚇到哭出…。只是這都是七二八停電夜以前的事情了。大概也是這個時候吧,在那晴天的夜裡,曾經發生的驚天動地的事,把全台灣的星星與心群全都震醒。自安逸中震醒的星與心,在天空,在人間,一起渡過了幾個無法入眠的夜。那個時候的空地,現在,卻幾乎成了工地,將再也容不下一頂帳蓬野宿了。

 

  一樣是夜,那一夜多麼的驚心?這一夜又多麼的平靜。

 

  只是一樣是夜,林良的鄰居早以睡去,年青人們卻還在KTV唱著一曲一曲的歌謠。看著別人燈光亮起的人家,一年多過一年;熄燈而息的乖寶寶,倒漸漸少了。聽,又一架機車出了門去…夜生活,要開始了。但我不是這世界的人,我和考試同在,我特立,我獨行,不屬於這樣的,夜世界。

 

  兩個人在巷子口談話,聲音雖小,腳步聲仍可聽。我的筆又開始動,只是這次不是默寫什麼,而是畫畫。深夜,一個人,讀書,好;漫想,也是很妙的。那是兩個人,撐著一把傘,走出了巷子,聊著新聞處處都是的政治八卦。隨著聲音輕輕的傳入,一陣風吹起,風鈴聲又叮鈴鈴了起來…。

 

  對面的二樓也亮燈了,我擦掉了口水,應該是睡著了吧。看著裡面的人影竄動,我知道我錯過了多久。窗外一忽兒閃過一隻綠色發光物體,那是幾年前我就看過的某種會發光的蟲。老婆婆起床了,下一個一天也要開始,我離理想中的大學生涯,也愈來愈近,只是我會過什麼樣的大學生涯呢?面前的習作本,字體歪歪扭扭的,下面劃了一個勾。我的心中,還是沒有答案。

 

  合上書本,在椅上躺下。

 

  該是作什麼的時候了?窗外下起了輕輕小雨,桌上的課本沾著一滴口水,懶的擦。我回過頭,看到一顆黑色小球躺在我椅背後…。

 

  然後,我被吸了進去。什麼預兆也沒有,被吸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

 

  還記得剛掉進夢裡的失措,以為自已永遠逃不出去的糗樣,看著四周一片白的如此真實的世界,當能夠看到一個人的時候,我慌張的心情稍微平復了下來。這是一個永無止盡的白色空間,而那個人就一襲白衣,站在遠方,等著我去求助的樣子。只是,當我看到他的面貌時,卻被他的面貌嚇到了,那眼鏡、那黑臉,配和著白衣,一直否認著被誤認的身份,平靜的看著我。捏著自已的臉,我還是不敢相信自已在夢裡的感覺,可以如此真實…。

 

  「爸?」

 

  「不是,你爸並不在這裡,我只是某位不知名人士罷了。」那嗓音,倒不是爸爸找到什麼好玩的地方時會發出的高興嗓音…很穩重,嚴肅,認真,甚至聽的出點點的感嘆與悲傷。

 

  「那…我在作夢嗎…?」也許吧,我拉了拉自已的皮…痛…

 

    「也許吧…人生,本來就是一場夢。」站在我面前的那個人,悠悠的說著…他身後的地上,有把銀色的劍,那色澤,似乎讓我想起了好多年前曾經經歷過的某個夜晚…在火車上…但時間不容許我想太多,我馬上提出了另一個問題:「夢?可是我活著的一切不是…」「而歷史,則是無數人的夢與夢想,組成的集合,慢慢的塑造,慢慢的釀造,一直到最後,整個星球的人們,無可避免的被毀滅為止…」那個人…不知道是誰的神祕的人,無視於我的反駁,聲音顯的好遠,好遠…看著我的眼神,也好遠…四周的畫面,自白而黑,不斷的隨著時間變化,我半脆坐在地上,看著四周景物的變化…一顆湛藍色的星球,環繞著兩個較小的紅色、淡黃色星星,飄浮在無止盡的黑幕中,神祕的那個人,則像個影子一樣,幫我擋住了耀眼的太陽光……。

 

    「在我的記憶中,有一個極其閃耀的星球,在離地球好遠遠的的地方,在文化上,發出比地球還閃耀的光輝,那裡的大地,隨時隨地,都閃耀著不一樣的顏色,悲傷的天空,希望的朝陽,微笑的大地,還有洋之星住民的微笑…」

 

    看著那顆藍色的星球,神祕人臉上的表情…何其迷醉,似是在訴說著他於這個星球的感情般,一言一語間,我都能感受到那濃濃的感情…「離我們出生的地方四十光年的星球,當然,我們仍未察覺,但,確實是有這樣的地方存在的…」

 

    「一個,和地球幾乎一樣的…姐妹星座…」

 

    看呆了的我,看著我們面前的畫面愈來愈接近那個星球,慢慢的降落,卻感受不到風,藍色的大海,綠色的大地,純潔的冰…粉粉的落在我們的身上,但我毫無感覺,而神祕人的表情也像是固結了一般,只是向著我們畫面移轉的方向看去…然後,我們的畫面停在某座龐大的森林中…

 

    那裡…不純然是的座森林,有一個看來有點破損的太空船,停在其間…

 

    黑髮馬尾女孩,白淨的連身裙…暗暗的雨林…拿著小小的粉紅色的澆花籃,在這森林的深處,望著這火箭般的東西…

 

    火箭的門忽然開了…

 

    和神祕人長的一模一樣的青年,身著白袍,走了出來…那一瞬間,隔著道門的一男一女,看著對方…呆住了…。

 

    「然後,故事開始了。」神祕人,說話了…

 

  ───────

 

  他說了一整年的故事。

 

  然後,他走了。

 

  我就這樣,相信了傳說的真實,開始瘋狂的翻讀了各地的神話、怪談,只為了想要找到神祕人所講的故事曾經呈現的證據;一站又一站的希望家人帶我出遊,只為了能重溫小時候在台中榮總看流星的那份感動。只是,怎麼找,卻都找不到什麼直接的証據。除了舊書箱中找到的已經遺忘已久的日記簿,上面記載著的許多甚至連自已都已經遺忘的小故事,雨蝶、自強號、光蝶、羽毛球…一則又一則,印象如此模糊,就好像一切都只是夢幻的記錄…罷了。

 

  【再加掛一個車頭!!】

 

  ………依稀之中,那個列車長的聲音,還有發光的蝴蝶身影,仍在夜雨中廻響著………

 



後記:正慎重的考慮雨蝶那三篇最棒的小故事要不要貼…(汗)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