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曲【10】-夢谷望高

/ 分類: / 0 則回應

標籤:

不知道有沒有人去過望高寮?

 

就在台中市台中縣的交會上,大肚山最南方的最高山肩。旁邊開著一家小小的俗又無力的俱樂部,四周清一色都是草原,自山頂上向下帶開而去。就只有這麼的一條路連接北邊的遊園路、東海大學、監理所和東邊山下永春東路。這是一個向哪邊看視野都非常好的制高點。春季打完羽球驅車而上的時候,天氣澄清到不行,我向西邊看去,居然還可以辯識出那白雪覆頂的山頭--

 

大雪山、白狗大山、玉山、郡大山…

 

什麼時候開始注意起這些東西的呢?那年代已經久遠到記不清了。看著城市背後的山頭,白雪淡淡的自北而南,一抹延伸到天邊…青天,彷弗透明的可以看透,到無垠的銀河深處,那裡,星星埋藏在散射的太陽光輝之中。

 

沿著小路向永春東路的方向(東,下山)走一會兒,可以看到一個更小的向南的叉路,路牌上顯示這裡是往彰化,與往南山人壽人才育成中心就立在這一帶的制高點上。與零落的草地林木相伴…

 

繼續沿著這條幾乎等於荒廢的路向南,走了一小段平路經過南山人壽訓練中心,就可以來到墓場。雖然是公墓,但脆異感還好,可能是本人不信邪的關系吧…看著墓場里的兩條路,我車開行的那條在高高的山肩上,而另一條向彰化的小道則臥在谷中。兩條路在頭與尾的部份都會合在一起,但稜線上和山谷中視野果然還是不同的…但…也許是在下我從來沒有見過真正的雄偉吧…當墓場和草原自你的腳下向無限遠的方向而去,沿著山柔軟的曲線而下,與遠方農田相映……或著,當你看著兩邊的山坡的高草,擋去了大部份的視線,完完全全向在山谷底下的你而來…而山頂的路,遠遠的顯現在那個方向…

 

第四公墓的高大土地公,就立在這樣一派景觀的正中央(兩條路在山下的交會處),成了這附近唯一不可忽視之人造物。背著山谷向立著南面人滿為患的『居所』…土地公好似正細細的看顧品味著台中市被遺忘的這一個小小的角落…這一切。

 

睜開眼,發現自已身在草坡之上,大字形的倒著。四周都是草與草之間,互向打照會的耳鬢撕摩之聲,莎拉拉拉的輕輕講話,還有偶爾傳出的蟲鳴之語,嘶嘶鳴鳴…輕輕的和風吹送著,我感覺的到草坡和柏油截然不同的觸感,星星,化作了微光,自頭頂到遠方的山下,埋藏著…天看來是黑色的,閃著黑耀岩般的暗光…。草露,漸漸的濡上我的短杉,站起了身,拍了拍身子,打開車門,躲了進去…

 

忽然,月亮探出頭來了。

 

四周原本黑壓壓草皮的瞬間變成片片銀色的浪花,朝著唯一保持黑色的柏油小河直撲而來,車子開始感到搖晃,擺盪在水銀大海之中…但,沒有一點點的海水再撲進來…我持著方向盤,看著摩西的紅海,臣服在小道的周圍,配合著嘶嘶細響,浪花不穩定的載著車子,忽高,忽低…

 

傳說中的大肚山大學,有著這樣的傳說,在月亮升起的時候,一個大海會出現,閃著銀色的波光,卻不會讓人溼透…大海向著兩邊延伸,偶爾有幾株高高的樹垂下…楊柳在細細的銀色河邊撫觸著河水,地上的銀河、銀海…與天上的月光星河,互相照耀著…

 

那座不會溺人的大海,晚上可讓人橫躺其上,白天則又變身成一片金黃的高原,孩子們就像永遠不會長大一般,在其上玩著各種想像的到的遊戲,每一年這樣的過,新生訓練、情侶私語,畢業告別都在這片草場上…然後,就是向南邊的成功嶺報到去………

 

「這就是『夢之谷』。」

 

不知自何而來,伏地的草地間,多出了一道人影,黑色的披風,銀色的劍戟,看不清楚頭在何方,立在我車門邊,離我一個身體的差距,也看著這片草原…。

 

「你…是…?」

 

「聽過吧?夢之谷?」他沒回答,卻提出了這問題。

 

每一個到東海大學的學生都知道過的那段過往,曾經是學生聖地的地方,卻在經濟發展的大政策下,化作標榜高科技的工廠群,山谷鋪平了,大樹砍倒了,小河…也填起了。化作一條條大道和一座座工廠,創作著一百萬人口的工作機會,化作大肚山東側的『新經濟中心』。據說,廠商在建起工業區後,為了要把幾個工業區相連,把腦筋動到了台中的標竿建築大肚山大學的路思義教堂上…只要拆掉這個教堂和榮總一座醫療大樓,就可以開出條八十米寬的大道,自清泉岡機場經台中科學園區、榮總、東大、台中工業區、精密工業區到彰化。把整個台中的經濟『命脈』連接起來後,會帶給三通後的廠商無盡的商機……

 

「誰說只有在墾丁看的到草原的呢?」不禁脫口而出這句話,連我自已都嚇了一跳。但黑披風者依然無動於衷。

 

「是呀,但,誰相信呢?除非…親眼所見…」

 

親眼所見哪…。說到這,我有多久沒在這看到過星星了?那次看星的地方…離澄清醫院的招牌立起,又過了多久了呢…?星星,星星…我的目光掃過了整個山坡、谷地還面前晶亮的彰化街燈…黑曜色的天空,就像被抹平的良田一般,烏黑,僅透出一絲絲黯黯的光芒。

 

想看,星星…。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