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車燈,山壁上拖曳而下。

 

  烏黑的山洞外,忽然現出點點燈光,駕駛人看著叉路,整個人震住了。地圖上的台地,已經到了他腳下,在千層山巒間,在萬流霧雲裡。寬窄不齊的葉片間,沾有新結的露水,遠山的車燈,綴在千層疊翠之間,與億星兆斗爭鳴…。

 

   看著紅紅的路燈,圍繞著好多好多紅色的蟲,無聲,無息,只有涼冷的風,在四周攪著…藍黑色的天空下,隱約可以看的到前面的馬路,還有綠色的草。一些小田整齊的排在四周,一些房子,散落在高原。利稻,台東縣,好高好高,我看不到遠方,只有村裡面的路燈,稀落的發光。

 

  妹妹在我的旁邊看著,她喜愛城市,多年來的生活都和同學一起在夜市中往返,但今天,也出現在我們身邊,這個遙遠的深山中。右邊路旁的籠子發出聲響,一隻豬,頂著豬籠,向我們乞食,滿滿的食槽,好多紅蘿蔔…。「卡擦!」一陣光茫記錄下了這一切…。爸爸和媽媽也跟了過來,他們看著四周,深深吸著這空氣…。

 

  「在南部住這麼久,玩過這麼多次南橫,就是沒下來這裡看過…。」

 

  「嗯…聽北部人在講利稻多美,高山鄉村有多漂亮,這下可見識到了…」

 

  高山的鄉村…可是個人卻並不怎麼認同這樣的景色在這裡出現,老實說。利稻還好,其他很多地方,也是開墾的很像是高山的鄉村的,個人卻不這麼欣賞了。無論是白天或著黑夜,在山頂上的路燈、花田,個人一直打從心底深深的厭惡著的。雖然黑夜總是能掩蓋住大部份的被破壞的景色,但看著燈光密集的橫屏在山中的某一處,我總是不想再更深入去欣賞它。這和自然不合,和人類應該居住的居所不合…。況且,也和我想要找尋的那種地方不合。自從台中市失去了星光之後,自從神祕人來過我的夢中之後,我一直想要找尋一個地方,可以找到像小時候那般,橫躺在草叢中看著星空的夢…只是當時間流過了之後,卻往往可以發現,很多東西已經離開,一去不復返了…。

 

  台灣到處都是這樣的地方…太魯閣、蘭嶼,無論再高的高山,再偏闢的地方,只要公路經過,就可以開闢出無邊無際的果園、高麗菜田、茶園、檳榔樹帶…甚至林木伐光了之後更可以這樣放著…然後再給大企業買下成為渡假區的一部份。我不反對山上有人居住,有聚落…但靠山,就應該吃山,靠著山上最自然的那一部份維生…(山產店不錯)…而不是帶著平地的東西…聽著商人總是這麼的說著:

 

  這在平地種不錯,也許在這種會更適合…

 

  平地的地不夠了,這裡也許可以種的起來…

 

  看著光禿禿的山波,在路燈下照耀著…如果台灣也能保留住像紐西蘭一樣的原始山林,那該有多好呢?但明明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東方人與西方人的民族習性,本來就不同,不是嗎?遠方,雲霧間,有些燈火在閃亮著…那裡是摩天,一個漢人在那裡開設著農場。明天,我們全家就會經過那個地方…。

 

  比起利稻,我對著那個方向吐了一口口水…至少,利稻還是一個真正的平台。摩天呢?梨山呢?新中橫呢…?一站一站的找下去,仍然蒐尋不到那些回憶。

 

  在這片田地之間和家畜之間…哪裡能讓我躺下?夜色深沉,霧氣籠罩著點點街燈,利稻的夜景漸漸的籠上了層神祕的面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