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曲【13】-星雨

/ 分類: / 0 則回應

標籤:

  長長的山路上,彎彎曲曲。

 

  長長的雙黃線上,只有路燈映照。

 

  一個離城市不遠的高山頂上…一個林場,一個農場,叫福壽山。白天的人不在少數,假日更是各大城市人民作森林浴最好的場景,不過,只限於白天。晚上就沒什麼人了,頂多也只是偶爾來的研究家而已。實際上,當六○年代『國民改林運動』結束之後,就沒有人想在晚上上山了。至少,大部份的情形都是如此,就算是停車場上,也只有空空的燈映照著,人影?半個都沒有…。只有野生動物們,守護著這一切家園。

 

  噩夢,已經離去很久了。

 

某年某月的某一夜,一群人又一群人,不知腦袋出了什麼岔子,駕了車就是向山上跑,只見車頭燈一個勁的向山上跑去,大家安靜的上山,在路燈的映照之下,一部部的車子上了山。裡面的乘客一邊開著還一邊留意四周的天空,像是怕錯過了什麼…。彎道的彎道的終點,就是這一片好不容易復育出來的祕林,中部地區有名的森林遊樂區。曾經是紅檜的棲地的它,曾經有過人來人往的歲月。只是在禁止伐木後過了一段時間的現在,裡面的林相早被重新種上來自日本的柳杉了…。車子漸漸的聚集,停車場也愈形吵鬧,山地的居民恐懼的看著燈光下的景象,難不成,噩夢,又要開始了嗎…?

 

  深夜的停車場,居然是爆滿的狀態,無法理解人類心境的山的居民們,害怕的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靜靜的,只能觀望他們的行動。但旅人們並沒有行動,自車裡拿出一堆望遠鏡,一個勁的向天上看,一邊在地上擺起了張布,就躺在上面看著天,似乎進行著某種儀式,好像,在等待著什麼…。

 

  天上這時穿過了一長條線,一陣驚呼…

 

  噩夢沒有開始,沒有槍響,沒有慘叫,只有高興的笑聲。

 

  又一條長長的白光出現,又一條長長的白光出現,星星的河流流動了起來,笑聲也愈來愈大,但沒有人移動,沒有人移動,大家面向著天空,看著愈來愈亮的星河…。

 

  星星的嚮宴,開始了。

 

  流星,劃過了大半夜空,然後又是一顆,又是一顆。然後又來一顆大的,已經不是白色,而像生出來的一抹火炬,活生生的燒掉了天空的某一角。森林的某處也傳來了聲聲歡呼,不相識的人們異手同向的指著天空被燒焦的那點痕跡,吃著各自帶來的不同的食物,高興的比手劃腳。他們來自不同的地方;人們互不相識;他們只為了同一個目的而來;他們在這裡巧遇;天亮時,他們又彷彿沒見過一般各自散去…。

 

  但這時,大家都是朋友。

 

  流星把大家連在了一起,不論相識與否,不論是否相知。大家就在這個停車場比手劃腳,開香濱,灌酒,抽煙,小便。不管其他的森林居民怎麼反應,就原諒這些瘋子吧。流星雨之夜,就只有一夜而已。明天,無論他們的未來怎樣,森林依舊是一片寧靜…。

 

  是的,森林依舊會回歸平靜。

 

  在永無止盡發出光輝的星河之下,我仰身躺在巨大草原之上,跟著大家,參與著這一次的盛會。追尋了這麼長的一段時間,和大家共享著望遠鏡和長拍鏡片的驚喜。和大家共享著,重回自然的那一份璞實,看著一顆顆的流星流下…

 

  好像會流動似的,帶領著星星的河流,我終於找到了好多年前,和認識的,不認識的人,共享著大自然盛宴的那一份感動。啊…森林的動物們哪,稍微體諒一下人類吧。再過兩天,你們的生活就能回復原狀了。遠方,標誌著台北和台中的兩塊光暈,依然兀自發著暗淡的光…薄薄的細嵐漂下,東方的天空,慢慢的亮了起來…該是結束嚮宴的時候了…。

 

  明天開始了,人車散去。

 

  除了草原上仍偶有香濱的殘跡外,森林依然平靜。

 

  依然平靜…。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