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曲【14】-休止符

/ 分類: / 0 則回應

標籤:

  追尋,永遠不斷的追尋之路不斷的進行著。

 

  從書中、典冊中、傳說故事裡,一直到親自在全國行腳,不知道經過了多少年。很快的,學會了開車,經歷了很多或真或假的故事,和不少人深談…我也來到了大學時代,就讀於中山醫學大學。

 

  在台中這個大城之中,大道之邊,是我所認識最小的大學。由一間醫院,還有一個約十公頃大的校區結合,甚至比自已的高中還要渺小的學校,卻異常的充滿種種活力。班上的同學非常團結,也很有行動能力。大家都是能人,甚至有人可以自已到處主導自助旅行,紀錄班上的點點滴滴。也因為如此,這一年的中山牙醫營隊,也辨的特別順利。在一連串晴朗的天氣中,最精緻的全國中山牙醫營也順利的完成了,然後就該進行迎新宿營的活動。我在電腦前打著心得與感想,一邊看著外面漸漸吹起來的清風,一面的回想之前發生過的種種趣事…是的,追尋的旅程,也應該來到最終的章節了。我開始打起序文,一邊開始審視日記本裡面的點點滴滴…。

 

  看著同學搬進來的營隊用具,才意識到全國高中牙醫營已經完全結束了。雖然已經多日沒睡,但卻依然亢奮的在教室電腦前打著屬於自已的結語和感想,一邊翻閱著自已沉放多時的日記記錄。有同學好奇的停留在雜亂的系辨裡面,拿起我寫的日記本,一翻再翻…

 

  牙醫系系辨,雖說是系辨,但也不能算是真正的系辨公室。真正的系辨公室其實在隔壁間,而這個在橙色系的中山醫大牙科大樓的露天地下廣場邊的系辨,則是學生們活動的中心。也就是如此,同學們才會把用完,還可以再用的全國高中牙醫營的器具搬進這間教室,而我,也才能自由的使用這間教室唯二的電腦之一。話說回來,同學翻閱著我的日記,慢慢的在幾篇故事的頁數上停止了下來,那是過去近四年來我慢慢累積下來的記事,有自已親身經歷的,有好久以前旅遊的回憶,也有到處蒐集到的故事,包括中山醫並不為人所知的另外一面…同學翻著翻著,拉了拉我的衣袖…

 

  「這不是你之前說過的那篇雨蝶的故事嗎?」

 

  「嗯,是呀,怎麼了嗎?」

 

  「有沒有興趣把他們寫出來?我的意思是…聯合文學等等的小說獎,你寫出來的話應該會得獎的吧?」

 

  「可是這些都是真實的事情呀?怎麼拿去得小說獎呢??」

 

  「就拿去投呀?改一改,沒有人會知道這些事情是真的還是假的,想想,有人被雷打到還會坐在這裡和我聊天,我怎樣都不相信。」那個同學賞給我一個非常大的笑臉,我又轉回頭去望著電腦螢幕…

 

  寫故事集…嗎?不如,就當成一個自傳來寫吧…也該是讓這些故事,公開的時候了…。我的心中,暗自下了決定…

 

  我把筆記本翻開,打開第一頁,那是一九九三年,在火車上所看到的幻影記事…真是懷念哪…十年…有餘了吧。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