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曲【寫在休止符之間】

/ 分類: / 0 則回應

標籤:

特別在這邊停了下來,然後猶疑了許久。夜曲這個系列貼到這裡也即將來到最末尾的段落了-不僅僅是最後的,而且也是我個人最喜歡的部份-當然,一開始的夜車之章,也是我個人一直愛不釋手的作品。

各位讀著應該看到這裡,應該大致上明白夜曲是由一曲又一曲的小故事所組成的隨筆集的這一個事實。大部份的故事彼此之間,最多也只有淡淡的關系,而每一個故事也都只能談的上有少許的感觸。沒有很黑暗的東西,也沒有鮮豔的色彩來點綴,有的,就是有一點點神怪一般的感覺,又有著那麼一點點的清新淡雅的風格,而事情的背後再影含著多少的悲情與無奈?也都被夜色輕輕的掩蓋了住。

真實生活…當然,也許有人會抗議道說怎麼生活中會有這麼多的奇奇怪怪的妖魔鬼怪神奇的事情發生,但是即使發生了,也不似一些故事中所講的如此離奇,這就是所謂的真實吧。而我在電腦機前打字時,也總不時看著同樣暗黑的窗外,回憶著這些事情-無論是印象鮮明,或是如夢似幻的種種情事。是的,很多事情,就算是發生了,久了也好像沒發生一般,在找不到能証明的旁人之前就好像不曾發生過;也有很多事情…好像發生過,卻再也找不到任何的跡証去証明它的真實了-因為夜色,很巧妙的在所有的祝覺印象之上加了工,然後抹消了所有可能可以留下來的影象記錄。只有留下來一片漆黑的相片:因為光的不存在。

嗯,有很多東西想講,但好像會捏到後面的四個半故事…

那這樣好了,我講一個小故事好了…

這個小故事是我在2003年時寫在筆記裡面的小故事,大家就看看就好,那麼,這就開始了:


2003.1.11

有一個住在南投的國中女生,非常孝順,也非常貧窮,靠著一家在二十一號省道上的水果攤為生。女孩每一天都會到店家幫忙,實際上,這一間水果攤和背後的水果園是他們一整個小家庭的努力結晶。也因為他們全家的用心與團結,還有看的到的努力成果的不斷推銷,很多很多認識的人都很樂意的去捧場。不過一個小小的水果攤,而且是在南投山區路邊的一個小小攤位,再多的小額捧場,所能獲得的金額有限,而現實的是,他們的攤位,還有規模過小的農地,也令他們離不開這片貧窮的山區。每一天,每一天的周記裡面,小女孩都不斷的寫著要好好讀書,報答父母等等的字樣,然後隨著各式各樣的書愈念愈多,小女孩愈來愈有想法的同時,老師看著這些周記,都感動的在評語中多加了好多筆,以致於整個周記弄的像個血海一般,充滿著另一股樣貌的文化交流…

『有如此孝順的心,日後必有好報』的評語,一直到我寫這篇文章的同時,都還留在我的身邊。原本,單純的女孩和同學、老師的互動…還有看似愈來愈近的理想之路,也都會繼續行走下去-所謂的好報吧?但,如果真的是這個樣子的話,我的故事也就不需要寫下去了。

2003.1.11凌晨,一部紅色的轎車載滿剛狂歡完回程的年輕人,沿著山區省道,狂飆南下。意猶未盡於谷關那滿點的溫泉美人浴與酒池慾林,他們高呼著自已的幸福,隨意的在道路雙黃線間亂闖,狂傲的在行駛中的史上挑戰著青青森林,卻無意識到自已的方向盤也愈打愈彎,就在搖滾樂愈滾愈響的同時,一陣如同電吉他般的拖長音『滋~~』的一聲在馬路上劃出長長的一道裂痕,然後在高聲的哀嚎中結尾。車上的人睡著,而車外的人也如同睡著了一般,以怪異的姿勢橫躺在馬路上,只剩下毀壞的各式水果,向著彎道的另外一端仍兀自的滾落著。

一個陌生人播了通大哥大,然後消息自鄉野中傳進了城市。

一部紅色自小客撞上了一個山區路旁的水果攤,造成水果攤一家五口三死一命危一重傷。粗體的黑色橫躺在社會板的一角,平白直述著淺淺的事實。

婦人徒然的呼喊著那永遠醒不過來的先生、女兒,和車底下的兒子。警察大人搖了搖頭勸服著那崩潰般的婦人離開就醫。面對著記者,那婦人的頭仍流著血,她跪了下來,請任何人救救她的孩子,先生,但記者只是作好自已的工作,不斷的放送的畫面,無動於衷。畫面底下的跑馬燈正滑動著更攝人的消息與廣告,主播正罵著救護車為什麼只來了三台…

狂歡的年青人都未成年,最年青的和那國中女生年紀相仿,而濃濃的酒臭味更說明了一切。酒未醒的孩子踏過尸體大叫著,車子毀了能怎麼辨?沒意識到記者的人仍哭喊著,警察可以幫忙載我下山嗎?三具冷冰的尸體仍躺著,卡在車底,吊車仍在路上,一個擔架上的生命仍在搶救中,醫護人員正拿起車上的電擊電擊著心臟。媽媽一路跟進醫院然後失心似的除在加護病房的門口,眼神空洞,無助,而醫院的此事四周也只有生人出出入入。警車的高音已經離去,而記者們仍在打包,公路上很快速的清理了完畢,場地上只剩下一灘血漬,還有被棄置在彎道邊,好像已經積放了好久的一片水果攤--與那些能証明最近水果攤仍在營業的--腐壞的水果。

輕輕的音樂聲依然在播放著,水果靜靜的擺在原地。

一輛休旅車停了下來,車上走出了一位中年女士,眼神中帶著猶疑,看著破爛的,無人的水果攤,還有最後一輛還沒有離開的記者的車…

「老闆呢?」

店有開吧?門的甘蔗和橘子很美味呢,還有水梨也是大大的不錯呢。

『請問您是?』

一個記者的麥克風堵了過來,眼神尖銳的地方記者正正面看著這位疑惑的中年女士。

『啊…我只是來買水果的…怎麼了嗎?』

他們的水果很好,雖然他們很窮,但他們很拼,而且品質不錯,還有個模範的三個孩子…

「我是記者,這一家水果攤這一家子已經上天堂去了。」

一聲嘆息。

又幾輛車停了下來,然後幾聲同樣的嘆息聲就這樣慢慢的飄入寒風之中。

幾十個小時之後,記者來到死者的靈堂之前不斷的拍著年青人下跪還有媽媽痛哭的場景,翻開了無數個文件資料,只見大大的字跡在晚間新聞的畫面上,血紅血紅…

『有如此孝順之心地,日後必有好報。』


小故事就是這樣,感覺如何呢?

至於那些年青人的下場如何,過失殺人和公共危險罪並不是重罪,再加上他們通通未成年,所以還不需要進到牢裡去的。好像不符合社會正義對不對?但也許,不,應該,他們也受到適當的處罰了吧?不過這也是沒有意義的呢。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