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曲【17】-城中螢

  一朵花散入空中,兩隻傘爆裂雲端,光之雲自地升起,在天空燒盡,於河中飄散。我在窗前看著好戲,看著從未見過這麼近的火花,成群自河面飛起。這是我家,也是最美妙的觀景台。元宵節的舞台,在家後大河上,上演。

 

  火樹銀花之中,一點綠色火花就在那一瞬間閃將入來,呼的一聲,我飛快的自窗上閃過,啪哩啪哩,綠色的光停下,在綠色地板…。

 

  「螢火蟲?」

 

  擺在旁邊的昆蟲圖鑑,正好翻到了那個位置。螢火蟲。黑色的小蟲與綠色的光,一閃一閃,在地面上爬動。我張大了眼睛,看著它又飛了起來,落到我的手掌上,我與螢火蟲這麼有緣嗎?

 

 

  「不是現在的人都很喜歡去山上賞螢嗎?怎麼說螢火蟲在你的手上會很驚奇呢?不是連發光的蝴蝶都有看過嗎?那個叫什麼銀鳳蝶什麼來著的…」質疑我的人叫森,平常是我說雨蝶故事的聽眾,此時,森看著我的眼神似乎很訝異我會說出驚訝的話。

 

  「森,就是因為現在幾乎看不到螢火蟲了,螢火蟲才會變成休閒農場的賣點哪!你要知道我住在哪裡,我住的地方可是大里耶!人口十六萬,可不是鬧著玩的!」低頭看著森,我的記憶被他這麼一講連我都覺的有點火大了,但森看著我的眼神卻很冷淡。

 

  「J,那更讓你驚訝的還有呢,記得嗎?我曾經參加過合唱團…」

 

 

  光音育幼院?

 

  台中市,西區,大鬧區。是的。幾棵大杉樹,立在草地四邊,中間一個破碎的柏油湊成的小道,在中央繞成園形。你在中間,可以聽的到嬰兒的哭聲,開飯的吵鬧聲,鳥叫聲,還有月亮升起時的唱歌聲。我不是那的隊員,但我曾經和那裡的隊員探聽過,那裡的合唱團,是育幼院的收入來源呢…。

 

  「聽你這一說我倒想起來,住台中的人家倒很樂意去報名光音的合唱團,那裡是唱歌的好地方,老師人很好,訓練也嚴格,孩子們在那裡也可以互相勉勵…」我回應,但語氣並不怎麼樣。

 

  說的好像你有去過那裡一樣,算了,我也不知道你有沒有去過。我要說的是我所知道的,聽好了。有一年,光音育幼院和我們的合唱團在高雄比賽的時候相遇喔,那裡的隊員呀,那天晚上,就和我說這一件事了,只是我也不確定是不是真的咯。

 

  「你就說說看吧…別吊我味口了。」

 

  那是個名字叫『韋恩』的同學所發生的事情,那個時候呀,大家都是合唱團的團員,常常都會在光音育幼院的中央草地玩捉迷藏,你知道嗎?反正很多遊戲啦,捉迷藏、躲貓貓、一二三木頭人。還有光音育幼院哪,門口的地方的大石頭喔,大家都很喜歡爬上去,結果韋恩哪,還有一次割傷了手了呢!

 

  「還在吊我味口,快說啦。」森真的引起我的興趣了。

 

  好啦好啦,反正哪,有一天呢,大家在一起玩捉迷藏的時候呢,韋恩一不小心就跑到了比較深的座樹林裡喔。但是韋恩呢卻不記得有那個地方,明明是在西區那種鬧區──你知道的,韋恩居然找到一個地方完全聽不到外面的喧鬧聲耶,就只聽的到模糊的歌聲喔。然後,他看到他的手上,停了一隻他覺的很奇怪的東西…

 

  「是什麼呀?」

 

  哎,你早猜出來了吧?就是螢火蟲哪!綠色綠色的光呢,那隻蟲沒一會就又飛了起來然後就飛到樹裡面去咯,他也不知為什麼,就感覺螢火蟲叫他進去似的,他就進去啦…然後他看到裡面,有個在唱著詩歌的小女孩喔!他呆呆的看了一段時間,女孩唱完了,回頭看到他,就對著他笑,他聽到一陣輕輕的音樂聲,他想回頭,卻沒辨法回頭,女孩子點了點頭,然後看著天上,他也向天上看了一看…

 

  「呃?」

 

  他永遠忘不了他頭頂上的星星,有點小小的像漏斗的,中間有三顆星腰帶的星星。那就是…

 

  「獵戶座?」

 

  沒錯,獵戶座在中央,對著韋恩在閃亮著,然後他就看到所有的星星都化成了一長條又一長條的直線,向著他直直的落了下來,就像是化作了流星雨一樣喔!他說他永遠都忘不了這樣的景象,那比起最壯觀的流星雨還要來的壯觀!所有的星星慢慢的向他降下,拉長,然後包圍成了一個大大的光球,他看著四周一下子變的好黑好黑,只剩下那個大光球他還看的到,然後,還有他面前的那個小蘿莉,當然那個時代還沒有蘿莉這個詞啦,總之,他就是看到那小女孩喔,在笑,輕摀著嘴巴在笑著,然後輕輕的和他說聲再見,就慢慢的被光球包了起來…他呆住了,光球就這樣慢慢的向上飛昇,最後的時候,他好像就只看到了一個綠色的光點,就像螢火蟲一樣,慢慢的飄移向上,然後就消失了…。

 

  韋恩回過神來的時候,合唱團中場休息已經結束了,在他進門之前,又最後看到螢火蟲閃過他面前,他又看了看天空,天空已經沒有半顆星星…。

 

  但很奇怪,光音育幼院的同學們都說沒看過螢火蟲,就算問老師,老師也只是笑笑著沒回答他呢…聽他說,已經很多年沒有人看過螢火蟲了?

 

 

  「我覺得這故事是你編的,森。」

 

  「但我一點都不覺的這是編的,無論如何,我相信這是真的。」

 

  森看著我的表情好篤定好篤定,我當然知道光音育幼院在哪裡,我當然知道。我當然也知道,在這裡,連看到星星的機會都是零,更何況是數十年沒見的超大流星雨?可遇不可求的東西,應該是他睡著了吧…我想。

 

  但,光音育幼院是真的有過傳說的,而且好巧不巧的,也是個小女生的故事…一個很喜歡螢火蟲與唱歌的小女生的故事,好久好久以前。大部份的人都不知道了吧?一個小女生,自小無父無母,在光音長大。這孩子很喜歡唱歌,還有養蟲,每一次當螢火蟲的季節到了的時候,她總是會抓幾隻螢火蟲到自已房間,然後邊看著綠色的亮光在飛邊哼著自已編的曲子。後來,院方看她這麼喜歡唱歌,就讓她進來唱詩班了。由於,光音的唱詩班是大家都能參加的,可以以全新的觀點接觸其他的孩子,所以她很喜歡那裡。比起平時,育幼院的世界,合唱團這樣能和外界接觸的場所成了她最喜歡的活動…有時,甚至會藏些螢火蟲去唱詩班給同學們玩,那是個歡樂的時光。

 

  一天,一個自稱她爸爸的男人來帶她了,一個西裝筆挺的男人,來到光音,說會好好愛她,院方看著男人的表情真誠,就讓他接走了孩子…。是的,大家都認為這孩子將會得到幸福,所有的院童都列隊歡送她離開,但…車子一出大門,一部失控的卡車自外面的馬路上直接撞了進來,整個壓過了小福特,壓過了歡送的歌聲,撞倒了一顆大樹,也阻絕了往幸福的道路…現場,殘骸中,只有幾點螢光來的及飛出。

 

  聽說螢火蟲在她過世的那天起,就再也難在育幼院內看見了。但每一年一定會有一個日子,會有一個院童或是來合唱的孩子看到螢火蟲飛過,就這樣的一閃而過,一閃而過。只是聽說傳說也只有到這幾年為止,原來…韋恩同學就是終止傳說的人哪…韋恩,不就是七十五年侵台的那個很強大的颱風嗎?在台灣和香港之間繞了好多了彎道的那個……

 

  「好吧,我相信你。」

 

  森,我是不會讓你知道這個祕密的,因為,連我自已,都不相信那麼多年前所發生過的事了。我是很健忘的,我也相信,記憶是容易扭曲的。雖然,我也是當年傳說中看過螢火蟲的孩子之一,但那也只是一眼而已,三隻螢火蟲在後院操場上,在我眼前掠過…飛入樹林,但我沒有跟上…

 

我知道…。

 

  在這麼熱鬧的台中市西區光音育幼院…

 

  絕對不可能有螢火蟲,絕不可能。

 

  你那只是幻覺而已,我說。

 

    對不起。

 

  我不能和你說…更多了。

 

 【待續。下篇-回想。中山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