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魔正傳【01】-夏祭701

/ 分類: / 0 則回應

標籤:

回台中第一炮!

應該猜的出來這是什麼吧?

這篇文章,雖然動了一點手腳,不過應該感覺的出來,很熟悉吧?

嘿嘿嘿~


 

前言:不知道各位相不相信地球之外還有其他有生命的星球存在呢?

 在夢到這一個夢之前,我一直都存在著非常的懷疑,但,洋之星yopth 的歷史卻從此讓我相信,我們有一天…終有一天,必然可以找到我們的鄰居的…。總有一天…。

    下面的故事,是夢中的前個人和我講的一個故事中的一小段…。在下把它截取了出來,用短篇(?)的形式放在這邊,希望大家會喜歡。

 在洋之星發生過無數個故事,但,就像太陽照耀著地球一樣,萌亮【註】依然也照耀著它,照顧著依然留存下來的…生命…。


那麼。開始吧


    空曠的草原,今天顯的特別擁擠。自高高的上空俯瞰下去,一大片五顏六色的生物通通聚集在廣場上,和臨時架起的台子上的生物一起狂歡著。這一天似乎是一個非常大的節日,村子中所有年紀大小不等、形態個異的生物全都來到了中央的草地廣場。就像部落裡的地球人一樣的搖擺著身子狂歡著,雖說只是森林中小小的一片空地,但生物聚集在一起的樣子看下去還是讓人有一種莫明的感動。雖然,他們的長相和地球人非常的不一樣。大部份的生物都有著白到有一點點蒼茫的皮膚,還有奇異的綠色頭髮。有些是下垂著,也有些綁成了各種不同的形狀。而頭的正頂上,還有一個板狀的紅色突出物突出在正上方。如果各位看倌再看到他們褐布杉之下向章魚一般的腳時,恐怕會和在下一樣感到一陣冷意吧…不過這些都不重要,至少他們的的行為看起來就像是原始的地球人一樣,雙手(這點和人很像)拿著土褐色類似陶燒的土碗盛著東西吃吃喝喝,完完全全沉浸在節慶的狂歡之中…。

    這個時候,臨時用木頭搭起來的講台之上,一隻白色的,但看起來就是很穩重的生物走上台前,清了清嗓音,台下嘩然的聊天聲看到他的手勢很快的就結束了。目光一下子就都來到這位長者的身上。這位看來有一點點年紀的生物順了順魚眼紋,眼珠子卻比地球上的紫水晶還要明亮,嘴脣水亮水亮,發出淡淡的粉色虹澤就像地上浮油上呈現出的彩虹,雖然只是一抹,卻很清爽。牠掃了一下四周已經靜下來的眾生,吸了一口氣……『真的謝謝大家過去半年來的努力,讓我們的去年底播種的春稞收成的比想像中的還好–又是一個豐年!』

一陣歡呼…

『而且,今天,也就是七月的第一天的豐祭,還來了三位祭司貴客,他們大老遠的從神的領地,繼三年前之後又成為我們的座上賓。表示我們過去三年做的真的很不錯!請大家歡迎他們!』一陣熱烈的鼓掌聲響起,然後,台上,當下換了三隻土黃色的短耳四足動物走了上來,其中中間這一隻步伐最輕快的很快的就來到了台子的最前方,雖這三隻四足動物雖然是四足動物,但兩個前肢卻和手一樣可以抓握,看起來有點像貓又有點像狐狸的他們,褐黑色寬大的虹膜中還透出幾許可愛的氣息,另外,耳朵則幾乎短到足以藏在不短的皮毛中,迎著風,和白天的光線,他們微笑的環視整個場地,等待著熱烈的鼓掌聲的結束。「嗯…」中間的那隻清了清嗓音…「很高興又見到大家!如萌亮般奔放的夢仙族人們!」又一陣歡呼…「今年是我們尹特族依約來訪的日子,很高興看到大家都這麼快樂的迎接另一個豐收季節!」中間尹特的嗓音非常清脆,不管是在場的夢仙或是聽故事的我都感覺的到那種被音波洗滌的感覺…「雖然,我知道你們和斯古族還是不和,但過去三年的關系又已經增進很多,你們雙方都作的很好!希望未來三年也能繼續加油!當然,其他的方面也是一樣,夢仙族群既有智慧又夠活力,希望你們再接再厲屢行更精彩的生命價值。不過,今天,慶典的日子,就讓大家和天上的萌亮光茫一同狂歡吧!」『耶呼!』台下,慶典的歡呼聲再一次的埋沒了台上的聲音,當然也沒有聽到夢仙長老對於時間控制的呼喊,但這也沒關系,當萌亮變成紅色的時候也就是一日活動結束的時候,這已經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實,所以長老有沒有說,也已不重要了……


    森林中…

    空地的喧鬧聲在森林裡面已經小了很多,萌亮的光也比在外面來的輕和。只有燒烤的香味依然漫遊在四周的空間之中,明白揭示著外面慶典的熱鬧氣息。長老夢仙長長的頭髮梳成了一束髮几,對著三隻尹特祭司欠身行禮,並和其他幾位夢仙互向伸出手背吻了一下,似乎是表示著一種敬意和禮貌…「真是謝謝你們了,今年真的是個豐收呢。」雙方答完禮後,長老夢仙第一句話就是感謝其他在場領導…其他的人當然又再次回敬…「不會,您管理的日子也真的是辛苦了,大家對你真的是心服口服,而且你對於人事關系的能力又是如此超凡入聖,看看,隔壁的斯古族也有派代表過來道賀,表示你們之間的友誼又更進一步了呢…」剛剛沒說話,頸上的鬃毛有點捲的另一隻尹特說的話讓其他尹特也點了點頭表示認同。「神和我們祭司都有在看,你,菁溪還有斯古族的斯亮長老都功不可沒呢,只可惜他已經早幾日仙逝了…。」另一個已瞎掉一隻眼睛的尹特使者說樣的說,讓這位叫菁溪的夢仙長老寬心了不少。「謝謝你們安慰…可是,我也知道,和平還沒有真正的到來…」說羆,菁溪把頭擺向了另一邊…森林的邊緣,有三、四隻小影子在那邊快速的移動著…

 三隻夢仙中,其中有一隻的皮膚突兀的出奇,雖然外表和一般幼年夢仙沒什麼區別,但膚色卻和菁溪瞳孔邊的那一圈虹膜一樣–紫的比水晶還亮。「嗯,平桐?」一隻夢仙祭司開口了…「大家對他不是比較好了嗎?」「是呀…」菁溪隨口回道:「但還是有人有意見…對我兒子。」「你是說…鐵木吧?」尹特祭司的眼光看向另一邊,有一隻長老級的夢仙正在外面帶著活動,清藍色的眼珠正斜對著裡面,好奇的看著尹特和其他長老的會議…「對,他對我兒子有點成見,雖然他最近沒有什麼動作…但我覺的還是需要一點磨合期…總覺的他最近變的太快…太脆異。原本他是最討厭平桐的…」菁溪差點沒把自已的預感說出來,但尹特不愧是智者,很快就會意了過來。「了解了…我們三個會把平桐看好的,他…的確對自已的成見太過於自信了。」「嗯,居然說我兒子平桐是惡魔的化身,我實在很擔心他會把我兒子…」「不,菁溪長老,請別說這句話。」最年輕的尹特摀住了菁溪的嘴,這群人坐了下來,默默的看著遠方的四隻,快速的跑入會場,然後菁溪也走了進去…「他真的很愛他的孩子…」捲毛尹特看著菁溪的背影,和年輕的尹特說著…「是呀,執著呀…」年輕的尹特目光已經模糊了…

 『就像歷史上發生過的一樣。』場景之外,聽故事的我背後,響起了神祕人的嘆息。


    時間轉回稍早,深林較遠處。

  「平桐,斯諾!快點!快來不及了!」一隻白色的身影在森林中快速的向前跑去,後面,還跟著兩道紫色的影子。在到處都是烤肉香的森林中向著唯一的開闊地跑著…「快!」「好啦!我已經在…跑了!沒看到嗎?」平桐雖然可說是緊追著,但看的出來是追的非常的喘,後面那隻叫斯諾紫色飄浮物更幾乎追不上前面的身影…「鈴鈴!慢點!斯古族飛不快呀!」各位讀者沒有聽錯,被叫鈴鈴的小夢仙回頭一看,斯諾果然落後了,一邊飛一邊閃躲著森林的巨木…。斯古族和其他族群不一樣的地方就是身體裡面的比重特輕,除了骨心外,所有的內藏中央也很多氣泡,所以要飛很容易。全身都是紫黑色,雖然沒有平桐身體紫水晶般的閃耀,但看了也有種很奇異的感覺。尤其是有時候部份組織還可以變成透明,這在當初斯古族剛移居到這帶的時候給夢仙族很大的驚嚇…。想想,萬一兩族通婚,有一天丈夫看到自已妻子突然斷了頭在飛…。對了,附帶一提,斯古族是有翅膀的,雖然我們常看不到那薄到不能再薄的膜…用這個來飛就像是真的在飄一樣…。

  「你的翅膀可不可以擺快一點哪?斯諾?」鈴鈴對於斯諾的落後有點小小的不耐煩…「我怕它破掉嘛…」斯諾嗜著嘴,脖子又變成半透明,似乎有一點點生氣…。「就在前面啦,你們其實可以直接留在我這吃飯的…」「可是…就是想帶你來看我們的慶典哪!」鈴鈴的語氣似乎有點小急噪,一邊嗅著遠方烤肉的香味…「快點,如果結束就糟了!」「好好好…那我飛高一點好了…」斯諾沒好氣的說著…立刻飛到較高的地方開始滑翔,沒有多久,大伙兒已經聽到較遠的地方慶祝的器皿聲了。

    「唉呀!我就說嘛…一…一定…來的及的。」一進到太陽下,平桐自現場供應飲品的攤位抓了三大杯淡黃色乳狀汁液就大口大口的猛灌將起來,一把另外兩只陶碗給了斯諾和鈴–只見鈴喜滋滋的也開始把冒汗的杯子送入口沿,一副很幸福的表情;但斯諾卻是遲遲不敢把這東西放入口中,只是拿著杯子,看著裡面晃呀晃的黃色乳汁…。
  「嗯?斯諾?怎麼不喝?」平桐灌完一杯,準備去拿另外一杯的時候才發現斯諾似乎不敢喝這杯子裡的東西…「這…這東西是什麼…?」斯諾問:「黃黃濁獨的…好像泥水…」斯諾的聲音有點小聲,最後九個字平桐和鈴都沒有聽到,平桐湊了上來,看了一下汗珠愈冒愈大的陶碗…「這是枸乃汁(Jornarge juice)甜甜涼涼的,加上我們存放了半年的冰塊…哈哈!」平桐一副陶醉在冰涼果汁的舒爽感覺中,鈴更是一句話也說不出,只是一直舐著那還剩半杯的枸乃汁,似乎捨不得喝完它的感覺。但斯諾還是直瞪著這杯東西,不敢喝下去…鈴和平桐發現了這件事,紛紛放下杯子,看著斯諾…「唉…這真的很好喝的呀…」「斯諾…」「可是…」『怎麼了嗎?』隨著一個成熟的嗓音,一隻渾身純白,白的發亮的長老級夢仙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站到了斯諾的背後,他的眼珠子中有和鈴一樣的大海波光…「爸爸?」「鐵木叔叔!」鈴和平桐一眼就把他認出來了。「喔,孩子們,你們的客人嗎?」鐵木帶著一臉微笑對著平桐他們示意,平桐和鈴也高興的招手回應,不過斯諾只是緊狂的點點頭…。「嗯,今年的枸乃汁不夠甜嗎?」鐵木親切的走過去問斯諾,他的枸乃汁還是滿滿的在冒汗。「…這…我不敢喝。」其實斯諾心中在想著這東西會不會沒味道…「是因為它沒有香味嗎?」「嗯嗯…」斯諾點點頭。「嗯,一般好喝的水果汁不是都有香味的嗎?」斯諾的聲音有種天真的感覺,那是一種鈴璫般的聲音,和透明脆異的翼膜簡直無法相配…「嗯,沒錯。但枸乃這個東西就是不一樣,愈好喝的枸乃汁,他的香味就愈淡,一般人也就愈聞不出來,只有在入口的時候才能感受的到它甜味裡面隱含的芬芳醇味。試試看。」鐵木親切的向斯諾介詔著枸乃汁的風味,這時一旁的鈴卻在旁邊一直裝噁心、想吐、被扼住脖子等等的怪模怪樣…當然,這怪模怪樣立刻被鐵木發現了…「鈴!妳在幹什麼?」「啊!」鈴的動作立刻僵住…「我…我什麼…都沒作…嘿嘿嘿…」苦笑的鈴,立刻裝作沒事一般,但她方才的動作早被鐵木看到咯…「又來了,妳可以不要在後面拆老爸的台嗎?」「啊~~~~~~被發現了!」一聲尖叫,鈴已經不知蹓到什麼地方去了…「真是的,叛逆期到了嗎?」鐵木苦笑了幾聲,繼續讓斯諾接受那枸乃汁的香……。


還能待續?】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