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曲【20】-朝陽

/ 分類: / 0 則回應

標籤:

別名: 。安魂。

  

 

 

那觸感,如綿花糖,細細綿綿的沾腳,一陣冰涼沖過之後,又逃離的無影無蹤,等待下一次的踏出,又一批綿絮沾上,再沾上…抬頭望望,眾多太陽組成的河道,順暢的向遙遠的地平線流動,今天沒有月光,只有浪花的交響,在我半夢半醒的回憶中,洗刷著原罪…。

  上次去吉貝島的時候,中華隊還在雅典征戰,幾乎每一戶人家都會希望知道在雅典傳回來的戰蹟。尤其是棒球,國球,全國風靡的運動哪…。幾乎無時無刻,都可以看到周遭的人,拿著手中的無線電,聽著雅典傳回來的報導,就算是泡入了海中,也一樣。陽光是這麼的強,大海是這麼的藍…。

 

白天的吉貝島,除了海水以外,就是姥姑石了。在陽光初起的清晨,騎著(租來的)機車,在吉貝小小的街道之間遊走,這裡應該是相當適合渡三天假的地方吧…。我的腦海裡不住的浮出未來,要怎麼在周五下午蹺頭,離開台中來到澎湖的情景…小路沿著坡地而建,姥姑石也在四周堵成立立灰灰的牆,只有少數幾個新式房舍打破這一片片的鏤刻,突兀的立在角落…慢慢的騎著車,我又更向上而去…

   忽然一陣上坡,機車突破了最後一層石灰牆壁,來到了一個平緩的台地,上面青青的草,在飛揚。我停了下來。草。青草。一直延伸到遠方的草…這只是小島嗎?在海上看來明明就只有一點點的小島,在這裡…卻好像看不到底了似的…幾柳杉作的電杆孤單的立在上頭,風吹過,草地立刻扭曲了起來,向著我招搖著…為什麼? 

豆油姐,我的導遊,曾經說過,在這個島上,死人比活人還多,所以晚上還是不要去沒有姥姑石的地方打擾他們老人家…那麼,那個地方就是這裡咯?我心中想著,已經暗暗的打定主意………

 

  然後,很快的…入夜了。

 

   港邊的小吃站,每一家都有人氣。黑糖冰的叫賣聲,每一聲都比氣力。但這些全都是針對觀光客的,當觀光客散了之後,大家就會回到寧靜的小鎮該有的面貌吧…總之,吃完還不錯吃的最後一道冰後,我和媽咪兩人跟隨著觀光客的腳步,回到了海水樂園…。

   每一個小木屋(就在大海樂園裡)的電視都開了起來,雖然是夏天的夜晚,但好像沒有蚊子…我和媽兩個人就邊看著無聊的電視裡的好球數邊聊著天,她很快就睏了,但愈到晚上,我愈覺的精神愈好。看著媽咪的眼皮愈來愈沈重,然後終於倒在床上入眠…我終於下定決心,我終於下了決定…

   一步一步,走出了小木屋。

 走出了海水浴場… 

   在一片黑暗之中,我唯一的安慰,就是耳間不斷的聽到的聲音。船聲、浪聲、風聲、腳步聲…。我不知道我究竟是往哪去,那港口,白天晃的地方,的光茫完全不可見,只有孤單的營區燈、漁火、波光和漫天的星空。彷復無止盡的灑落,灑落在我四周踏踩著的砂上…溫柔的,觸在光光的腳上…一點都沒有疼痛…。 

乾脆坐下。 

 

浪聲,如陣陣飛落下來的星雨,打在四周。

帶來的,是遠方燈塔與漁夫所傳來的信息;

風聲,如片片灑落過去的木棉,拂過一身。

取走的,是內心無盡的空洞所浮出的,景。

  

遠方的光點,慢慢的,穩定的移動,一點點的閃著。我看的到一部船,通過了吉貝與砂島間的海峽…然後再航行。紅色的光點,搖曳、作業。這麼多年來他們就這樣,在這淺淺的海水中,走著自已的路,和本島完全不同的路途…。

  

輕輕的,我再度跨上鐵製的坐騎,遠方的祖靈在呼喚著,後方的浪花溫柔的推送著,讓我在黑暗中仍猜的出那路…。港邊的小吃店都收了,只剩下那座大紅的廟還香煙杳杳。我的機器馬又加快了速度,自廟的左側騎入了黑暗的社區,在姥姑石和西洋水泥的夾擊下左衝右突,終於再一次來到白天到來過的那一大片…

  

《歡迎光臨,旅者》

  

銀色的風浪間,一個莫明的聲音這樣向我展搖著…小道邊,出現了一些人,或站、或坐,或慢慢的浮遊著…看著東方,看著我…。這時,有兩個人自背後過來,我感覺的到。回過頭,看著他們,一黑,一白,似乎對著我微笑。是的,雖然看不到臉,我知道你們。點了點頭,黑白兩賢望向東方的大海,那,除了漁火外,隱隱約約的可以間到白白的銀光…。遠方的霧氣折射了還在地平線下的太陽,海那邊的高山,好像就羅列在幻影裡邊,我停了車,正好在崖邊…和很多人一起。穿著各式各樣的衣服,或站、或臥、或飄著…唯一相同的是,大家都卦著笑容,靜靜的望著東方…

  

東方

  

銀色的霧氣漸漸升起,慢慢拓展成平躺的光暈,然後向著海的這一邊伸了過來。在草浪風刮的響聲中,第一聲鷗叫聲,竄入了腦海…

  

《船來啦…》

  

第一道光線射向海崖的近岸,幾艘古老的風帆赫然出現在崖下,只見在光芒的攫取之下,身旁的長者們一個個的向前跳下,化作道道七色的彩虹,瞬時,我意識到了在我面前的是什麼景象…白衣蒙面男在我身旁停了下來,遞了一封信…笑了笑,然後一躍而下…

  

《幫我們和大家道別。》

  

我的意識中出現了一連串的話,王爺基督的船在這裡停泊著,這是十數年才來接一次人的接駁船,要載著親人的記憶下去馬里亞納海溝,在那海溝下有著神的存在,紀錄著每一個花綵小島的記憶…而逝去的人們也不再回來,甚至,在記憶之中…。一片片的彩紅自草原的四面八方向這裡匯聚著,老人的、孩子的、旅者的…每一片記憶中都含有特別的意義…鄭克塽的最後一役、華航的空難、神父的挑燈醫治、漁場的故事、王朝的悲劇…一張張泛黃、泛白、彩色的影片忽忽的閃過我腦海,我的腦筋漸漸模湖…。

  

《再會…。》

  

在鄉公所的說法中,所有代表落後的姥姑石,會在2005年完全推掉重建,讓人民有更好的居住環境。雖然,這樣的建築和記憶,註定在未來的年代中消失,我也為孩子們未來再也看不到它們覺的可惜,但,這,不就是時代嗎?沒有人能勉強一個潮流能停止下來的,雖然不捨,該變的是人心,不是事物。也許,很快的,會有關於姥姑石吉貝島的傳說出現吧…?

  

潮又起了,我半臥在砂地上,迎送著這潮起潮落,雖然看不到,但我知道…我收到了吉貝島給我的大禮。至於高原日出?下次吧…

  

至少我確定,我會再回來。

  

 

 

【END】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