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遊園地【08】- 桐遊。三叉

/ 分類: , / 0 則回應

標籤:

【前言】

直到今天,我都無法忘懷那一夜,在瘋狂的世界之中,倒退的自強號。

曾經,在風雨中讓自強號也為之投降的坡度,在豔陽下令旅人也為之畏懼的高坡。

曾經,鎮守著台中的北疆,分野著小島南北的雨晴分水,號誌著旅人們,地理的分野。

這就是三義,苗栗縣,三義。

三義。台灣鐵路局營運最高點,也是縱貫線曾經的坡度最高之處。

三義。台中北邊最遠的疆界上,最高也最耀眼的紅色大山坐鎮地。

三義。合瀧在火焰關刀西湖大安山水之間,油桐花落的涼爽鄉村。

現在,介紹與君。

【簡介】

三義。古名:三叉河。

原本是巴則海族棲息地區的北疆地帶,也是打哪八社的南疆。
出土於鋰魚潭水庫的考古文物表示,這裡曾經是伯公坑文化的中心地帶。也就是說可能在巴則海的大肚王朝前,可能有另一支原住民在這裡展開一段相當豐富的文化。不過在後來巴則海的大肚王朝出現之後,這裡就成了邊地,甚至早在乾隆年間就有與原住民通婚的漢人來到鋰魚地帶屯墾。不過,直到道光二十二年的時候,才真正有金華生墾號有系統的殺進這三叉河作開墾的動作。

(所有以個人名義進入屯墾的動作,除非有特別的根據都當作是經由通婚的方式來此逐居)

三義一帶的屯墾一直到光緒年間終於有到了設庄的規模,並且分成了三叉河庄(今三義市區)、十六份等幾個庄頭。日本時代時為了台中重劃區並開闢縱貫鐵路山線,在三義地區的山間硬是開出了一條今天稱為縱貫線的鐵路。但隨即在1935年因地震因素崩壞,並不得不在海線另設縱貫鐵路主線,把這裡降等為台中線鐵道。但最後所謂的台中線還是在台灣鐵路局的改直之下扶正成為真正的主線,這就是後話了。同時,三義段的縱貫線也是全台灣最晚一個升為雙軌化的西部主線。

今天的三義是個以木雕,還有油桐樹,廢鐵道所聞名的一個地方。也是台中周遭各個鄉鎮之中少數有完整的環狀風景線的主題景點。除了可以用環鄉一周的形式安排一日遊的行程之外,若有自用車的話更可以配合著西北海岸線來作同樣是一天的豪華板旅程!

最後,猜猜看三義這個名字是怎麼取代三叉的呢?
 
 
  
 

答案:
【其實一直叫三叉鄉的…民國四十二年,因『地名不雅』,改為三義。
  亦有一說是看到兩山包一河,蔣公視察認為如同桃源三結義,故名三義。】

 【主題-油桐風情畫】

三義最適來玩時間-四月十五~五月十五日

氣候-多雲,時陰。峰面來到時會陷入大霧與濛濛的細雨之中,地板常乾不了。

環境-除了火炎山還是像已往一般光禿禿的以外,滿山遍野都開由綠而白。
   油桐花,在相思樹林之間一顆一顆的竄出,然後開出小小的白色花。
   這些白花會開滿整顆樹,然後整片山野之間,一片一片,慢慢落下。
   在一陣又一陣的和風吹過時,白色的花朵會鋪滿大地,如白雪一般。
   無論是在樹上的姿態或是落入地面,全三義都陷入不化雪花的祝福…

三義市區到達法-
  鐵道-對號快車中的莒光復興班車會停三義火車站,非對號快列車也會停靠。
     三義站北邊即為苗栗與銅鑼,南邊是后里與豐原站。
  客運-豐原客運顧豐原車站可轉車。假日有直達西湖渡假村的班車。
     台北車站也有往豐原的車可達三義交流道。
  開車-請走中山高,於三義交流道下,即可進三義市區。

悠遊三義。環鄉公車-
  三義鄉公所會定時於假日開出隨招隨停的悠遊班車。
  行經路線(也是接下來推廣路線)
   三義火車站→新竹客運三義站→木雕博物館→僑成國小
       →勝興車站→龍騰斷橋→中山橋→西湖渡假村(交流道)→水美街
       →新竹客運三義站→三義火車站(巡迴行駛隨招隨停)。
  票價70元,上車買票、隨招隨停並為一日通用卷。
  行駛時間-例假日上午九時三十分至下午五點三十分。

三義鄉遊覽主題-
  木雕-木雕博物館-三義在木雕上的名聲,全台灣應該都知道吧?
           到底木雕是怎麼興起的呢?賣個關子,
           看倌們自行到博物館裡面去認識認識吧~

  油桐-西湖度假村-其實油桐花在全三義鄉境到處都是喔!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到了春天,花況好的話,滿山白雪飄飄!
           不過活動的中心主辨地就是西湖,所以順便推銷一下。

  鐵道-勝興火車站-台鐵曾經的最高點,也會是未來營運的最高點。
           曾經因為高難度的坡度而讓台鐵停駛的勝興…
           在明年起,將以全新的支線面貌,與大家見面!

  地震-漁騰坪斷橋-咦!?台灣以前也曾經有過大地震?
           不相信嗎?來漁騰坪看看吧,
           近百年前,那場真正的最慘痛的墩仔腳大地震的殘酷歷史。

注意事項
  勝興火車站在假日禁止私家汽車進入,所以自行開車並不是這麼適當咯。
  不過,我也相信你應該也不願意只是開車通過這麼美麗的地方吧?

  鐵道請不要沒事就走進去挑戰隧道長度,小心鬼隱(噓)
  近日台鐵將展開修復工作,有可能遇到試車,請小心。

以上,是官方景點。
不過,光是官方景點就真的夠玩半天了-除非你很貪玩,不然到這裡就該滿足咯。
咦?還不滿足嗎?好好,那就繼續看下去吧。

【旁景】

基本上,三義風景線的架構是以木雕、勝興、斷橋、西湖四區連環而成骨幹的。
所以大部份的交通建設都是延著這條線路再作,這同時是有保育的意含存在的。
接下來我提到的這些景,除了都是小眾景點外,也希望大家不要太過放縱自已。
除了比較少人到以外,這裡並不是這麼適合遊覽的點就是。

一、鋰魚潭水庫
  好吧,第一個就自打嘴巴,這裡也是個三義鄉公所認定的風景區…
  不過就是一般的水庫而已,在向南出三義市區到大安溪橋時左轉上山即可達。
  比較好看的是路途上,看著鐵路在山間穿腸破肚的長龍樣貌。
  無論是新山線還是舊山線,在山和田之間穿越,都有另一種美感存在。

二、苗51線森林步道
  只有開車能到的地方。
  開車到龍騰之後繼續向南出大安溪谷(不要轉入西湖。)
  入大安溪谷後右轉一直延山邊走,會又轉回山上,這條就是苗51線。
  路並不寬,且有一段水泥路,上坡段與森林段有極幽的感受。
  想要想受沒有人的情侶漫步可以考慮-不過請白天來謝謝。(無路燈)
  想離開的話,這條路的終點是在西湖附近。

三、慈濟茶園
  另一個只有開車騎車能到的地方 
  由木雕博物館續走130縣道往通霄的方向過去,
  接近山頂的時候會看到一條向右叉出去的叉路,走上去。
  上去之後你會發現其實三義旁邊的火炎山並不是真正的一座山。
  相反的,它是台地,一個一整片都是茶園的高大台地,或著,我該說:高原。
  這是一個無人管理,並沒有農藥的觀光茶園(不過平常看不到管理人)
  歡迎大家來這裡走走看看,採茶葉吃吃。
  我個人很喜歡冬天的時候,狂妄的冷風吹的人幾乎翻倒的時刻。
  那時候會連茶樹自已都開始隨風搖曳,更不同說周遭的大樹了。

四、火炎山
  全名:火炎山惡地形自然保留區

  知道為什麼不列在主題區去導覽了吧?
  和高美溼地一樣這裡非常的漂亮,甚至其實這裡才是三義的向南招牌也不為過。
  但是因為惡地形有其危險之處加上火炎山已經被幾個遊樂區計畫破壞過…
  目前是希望能夠盡量的保護其上的地形,以免背後的繼續崩落危及周遭這樣。

  走法:三義交流道下後,左轉台十三線,並轉苗六線往宛里方向入大安溪谷。
     進大安溪谷之後看到隧道,即為火炎山隧道。這,就是火炎山腳。

  建議還是遠觀吧,火炎山和高美是一樣的。

以上附景均沒有食宿點,需食者請回到三義主題區找尋咯~

【故事-斷橋巨震】

聽到地震,你會想到什麼?

花蓮?這是個地震之鄉,全台灣地震最多之地。

嘉義?地震周期有名之地,白河大火以三十年為期環伺大地。

集集?一點四十七的夢魘之時,萬分之一人口的大劫。

 

但是,論及傷亡,論及影響深遠,甚或僅止於情節的震憾人心,還有一個被人遺忘的大震,與知名地震群相比,不讓絲毫。七十多年前,遙遠的日本時代後期,一九三五年四月二十一日早晨六點,陽光剛起之時,在三叉山、神桌山、獅潭地區不約而同的發出了一聲低沉的鳴聲,大地突然變成了抖動的毛地毯,陣陣的土波浪自鋰魚潭四周傳了開來,沿途破壞山川、房屋、道路,把經過地區的一切通通震離其原本該存在的地方,就在短短的一分鐘以內,把地表翻了過來,將人間,變作雨中煉獄…。

死者:3276
傷者:12053
震央:三叉河(今三義)
芮氏:7.1
房舍全倒全倒:30000以上

一個月的時間台灣南北電報幹線完全中斷

兩個月的時間山海線軌道交通完全中斷

山線鐵路遭到降等:十年

南庄、蛾眉、公館、銅鑼、頭屋、三叉河、內埔、神岡等庄頭房舍全倒率90%以上,受災慘重區塊還包含通霄、大湖、卓蘭、豐原、石崗、外埔、大甲、清水、梧棲、新竹、中港(竹北)等庄頭街區。

而漁騰坪鐵鐵橋的毀滅,也終於成為了原本效率即不張的縱貫山線的最後一根稻草。兩個月後,當海線700米斷軌區首先搶通之後,自彰化通往台中的線路即降等為支線,直到五年後新鐵橋完工之後這個『台中線』才能再次通行往竹南的班車。只是直到國府遷台之前,台中支線一直都無法恢復其原本的功能,直到台中州返回台中縣市,行政中心遷回台中為止。

http://scman.cwb.gov.tw/eqv5/10eq/1935/small_graph/fig155.JPG
(取自中央氣象局。1935專題)
http://scman.cwb.gov.tw/eqv5/10eq/1935/1935main_new.htm

 


……

 

「這個是什麼…?」

時光,回流到民國九十四年,我第一次來到這個斷橋之下的時間點。看著這個嵰立在河道中央,高大的紅磚建築,兀自的感嘆著。龍騰斷橋,一說漁騰坪橋,在這個時間點早已成為了三義著名的標的景點之一。只是比較後來三義鄉民的經營,在那個時點的斷橋,仍被林木遮蓋住了大部,若不是刻意尋找,絕對會略過的景點…。

「小弟弟,你在看什麼呢?」

「咦?」

一旁在鋤田的大叔看著我望著斷橋發呆,好奇的走了過來。

「大叔…你知道這橋是…?」

「嗯…」大叔低頭沉思了一會。「你應該有看到後面的鐵橋吧?以前台鐵是走斷橋過河的,但在一場地震之後,這橋就變成現在這樣子了。」

「現…在?」

「呵,是呀,可能是修復太麻煩了吧?所以直接在旁邊蓋了新橋讓火車走咯。」

「呃…那,大叔,那是什麼時候的事呢?」

「耶嗯…」大叔又歪了頭想了一下…「民國六十年的時候吧?好像是在我出生以前呢,有點忘記了呢…」大叔笑著搖了搖頭,又回去作他的工作去了,只留著我一個人還在原地看著這荒涼的景色,懾住。

 


……

 

那個民國六十年,我永遠無法忘記。不過好家在,之後我再去一遭三義,就再也聽不到民國六十年的說法了。

有時候,歷史就是這麼的詭異。皇民化運動在那個時候把墩仔腳大地震認定成了一個地方地震,然後,國民政府時代又又異族統治時期為由,讓這個紀錄在所有的教科書中消失-連同蔣渭水八田與一等日本時代名人一起。然後來到民進黨的本土化時代,才又再把這些東西全都挖出來強調與重現…。雖然時間已經久遠,記憶早已淡忘,看著這些記錄更有龐大的疏離之感。但當斷橋一根又一根的自山壁間、叢草中,河川之上再次挖出之時,一件又一件的歷史記憶終於又重見天日。

雖然晚了一點,但這場在台灣地質史中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地牛翻身,終將獲得它所應得的一點點注目。

 

【待續】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