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半個月過去了,半個月的時間,網誌暫停了更新。

 

很忙,非常忙。忙到沒時間打字,而聯合報的回信也遲遲沒有回來。然後,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在筆記本弄不見之後,連靈感也慢慢的一點點的消失了。果然一個人是不能過的太過於忙碌的,但相反的,當一個人實在太閒的時候,又會花很多時間在瀏覽他們的嗜好之上,結果又是一樣,然後文章還是一樣擺著,沒有進度。

結論是什麼呢?

結論是,一個人要保持『適當』的忙碌,又不能讓自已忙到忘記時間,忘記吃飯。結果把自已的一切都忘光光的時候,那這個人的心,還有創作,也就都將消失。只是真的就會完全消失嗎?也許只是另一種形式的焠練而已。關於yopth的種種意象,還有對於其他作品的感動與知識,每一天,每一天都會在夢中糾纏,排迴不去。我一直都在溫習著,只是沒有提筆寫下而已。

這種日子…無論是開始提筆的日子或是開始妄想的日子正怎麼開始的呢?而今天這種被人稱作怪人的我,又是怎麼出現在這個世界的?半夢半醒間,無限的共筆糾雜間,還有各式各樣的音樂覺之中,我又慢慢的攫取了一絲絲小小的線索--那時,我還是一個普通的國中生;那時,我正忙著要去準備升學考試,爭取私立中學直升的日子,那時,我第一次看到棒球是什麼東西,那時,我第一次摸到除了四維八德以外的歷史,那時,我只是個毛頭小子,什麼都不懂,卻狂妄自大,自以為世界都繞著我在運行…

然後,我進到一個夢裡面,夢中有個中年男子,叫作神祕人的和家中父親一個模子生出來的人,在那個似真如幻的絕對領域中,莫明奇妙的夢,還有故事,在那個一年之內,開始了。那段日子之中的我,開始了被自已形容是瘋狂一般的改變,但這就是所謂的瘋狂的改變嗎?不,內心的風暴不止沒有停止,這只是把火種,在接下來接近永久的日子之中,廣泛的燒向我內心的原鄉…。

然後,自我夢醒的第一天,日子是一樣的忙碌,但我的人生,卻早已完全不同…。

 

【待續機率95%】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