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乙?】-東方少女Lemu

細細啜飲著剛泡好的咖啡,電腦的程式碼,仍不停的跑動著…

Z神主,東方遊戲系統的開發著,正日夜不停的在電腦前面敲敲打打,一個全新的遊戲,正在他的靈感與想法中,慢慢的竄升。【東方風神錄】這是一個奇異的名字,但已經在網路上流傳了開來,既然連預定板發送日期都已經定好了,最後的修整也必須在自已早就設好的日子裡完工-總不能送出個不倫不類錯誤百出的東西給大家吧?

只是,每隔一兩年就要有一次這樣子的日子,也真的是給他忙錄到說不過去。「早知道就不要這麼早公布期程好了。」神主口中雖然這麼抱怨,嘴角卻揚起了一絲絲微笑。「都怪大家太熱情了,把我真正想寫的結局寫出來了呢…。」咖啡的煙,已經不再冒了,只是裡面的液面仍維持著剛倒出來時的高度,時間,早已不知道過了多久。

「z老大,電話。」樓下,大概是z神主的家人吧?正對著樓梯喊著來電訊息,z神主在鍵盤上按下了enter鍵,暫時停止了程式的跑動…。

「啊,幫我轉過來謝謝。」

說著,z神主接起了電話,話筒中,傳出來的卻是個女孩的聲音…。

「請問…您就是…zun嗎?」

 

台灣。台中

電腦就這樣開著,一杯冰涼的開水,還有一包白色的藥包。今天,是考試的日子,我卻沒去學校,雖然可笑,但我真的生病了,明明是五月,比真正的夏天還要熱的五月大晴天,我因為感冒和早上火災的煙嗆到,呆在家裡。不過倒也是沒有閒著,我邊摸著電影剪接的套裝軟體,我還一邊不斷的打著字-心目中理想的小說,已經寫了超過六年的那部作品…

『叮叮~』

「李先生?一號?」

門鈴。下午三點,這是卦號每一天準時都會到來的聲音。「好!我下來了。」也算是有空在家的時候都會等待的吧,收信的時候,我總是會期待隨著信件而來的一些聊天中的小故事-送信的郵差姐姐數年以來都固定送著這一帶的信件,所謂的六一二六二號區塊的百戶人家,郵差姐姐都早已能夠如家珍般數出每一家的近況,更別說寄信的準確度了。

「今天沒去上學呀?」

「沒辨法,感冒咯。」

「也正好,不然你就要去郵局招領卦號了,這是你的,在上面簽個名吧?」說著,就把簽名的表格遞了上來,然後郵差姐姐就便又作勢要騎到下一戶人家門口…

「今天沒故事好說嗎?」

「呵,你先打開這封卦號看看咯,日本人送的信呢,很少見吧?」

「咦…?」說完,郵差姐姐又離開了。「啊,沒關系啦,晚上再去她的部落格吐嘈一下好了,先看信吧。」沒想什麼,我撕開了信件,裡面卻是一連串頗為工整的中文字跡-若不是信書寫面是用日文和漢字寫地址,我可能會看不出來這真的是出自日本人之手吧?不過說到這裡,為什麼會有信自日本來呢…?

【寄信者:LeMU】

  《您好,第一次見面。我是LeMu,以中國字來講的話,可以叫我『靈夢』,博麗靈夢。不知道你有沒有對這個名字有什麼印象呢?當然,這不是我的本名,只是,我,還有我的加拿大好友,在加拿大留學的時候出過重大車禍,在昏迷之中進入了一個幻想的世界,成為了『博麗的巫女』與『普通的魔法師』相遇,和相識。但在醒來後回到日本,卻發現我們的故事,被稱為『東方的神主』的的ZUN寫成了一系列幻想鄉彈幕遊戲系列。Z神主在接到魔理沙的電話之後,說要找和幻想鄉有關的線索的話,可以找你詢問明白,因此,我們就寫了這封信,特此請教。》

中文。字體有點歪斜的痕跡,但語法還算可以。而自信封中的日文與另一個英文板本的信件來看,這是真的嗎?我不知道。而我另一個更摸不清楚頭腦的是,他們在信中所指的…『線索』…。

只是,想到LeMU…靈夢…除了東方,除了另一個剛接觸到的著名遊戲-『Ever17』以外,我的腦袋的某一個地方持續的發著牢騷,線索…東方…然後,我衝上三樓,翻開了我的筆記本…。

 

yopth記事第四十六日…『你問我還有沒有人有看過我給你的故事,當然是有的,只是並不完整罷了,或著說,成為了別人的靈感呢?LeMu,神祇一般的存在印象,你在生活中一定會再一次的遇見的。』

LeMU…。

進入第七年之後,真的,又遇見了。瞬間,我警醒了過來,打開了電腦中的電子郵件夾,試著用破破的英文,打下了那封平信之中,末尾留下的兩行電子郵件地址。和我夢過的類似的夢?兩個,兩個以上的不同的幻想世界,難不成有什麼真實的連結?遙遠的星球與東方的幻想鄉,虛幻遊戲和真實的人生,早在這一刻之前,就被命運之神的紅線,緊緊的串連起來了。

 

【待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