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會菊島【01】-後寮

/ 分類: , / 0 則回應

標籤:

~~毒海的復仇~~

 

一八四○年 道光二○年

魚兒都消失了。從去年傳出禁煙的消息之後,就再也看不到魚兒出沒。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沒有人知道,問守廳廳長,或是村里長伯,或內地來的兵哥…沒有人知道。水煙管一根根的被沒收,倒入海中;還是有黑市船帆的人來賣阿片,賣來更多…癱平在海灘上的人愈來愈多,甚至比去年禁煙前的人還要更多。村子裡邊一片死氣,人們一個接著一個的削瘦下來,快一年了…一年,無活魚喫了。

大海與人一般,得了瘟疫。

平靜的藍海,雖然沒露出天譴的血紅,但去年的東北季風並沒有吹來豐饒漁產,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死像…死魚、死鳥,一隻隻,一批批的吹落上灘。那是就算出海也補不到魚的旱象,隨著夏風吹起更旺,也隨著傳說中,英狤猁的鬼魅搭著所謂的火炮船,雪上加霜。

大部份的村民都躺平地上,連剛來佈防的王將軍也傳說重病在床。傳說中的金毛鬼在煙霧中打著大雷,天譴一波波的落在島上,還有海中…島上的守軍也不斷的還擊者,據說用的是西天外運來的火種,只是,老爺爺的神話中也提過,久久以前,各路王爺帶來的火苗…。

官兵無比恐慌,天神的餘威,在薄霧中化作火焰落下,幻為死魚飄上。而隨著海中死魚漸多,台灣和內地也傳說有總督級的官員以逆天為由徹換。天地不仁以人為芻狗嗎?望著自已乾扁的肚子,和霧中平靜至死寂的海,散發淡淡煙味的空氣,所幸坐下,絕望的看著…這一年的菊島,如此不幸…。

 

二○○六。民國九十五年

車子從檉柳林之間穿過…一路通過講美、岐頭、中屯、白沙。急忙忙的,我們走過了仙人掌的來由和過去數十年來,建設的功與過。從日本人引進銀合歡開始,到國民黨的木麻黃,最後換成檉柳在岸邊築起更為堅固的防衛牆。談及一村一漁港,一村一改名,然後又是大量的水泥護岸,中屯的風車計畫,海岸的自然改造…。

第二次來到澎湖,隨著傳聞的腳步與引領老師的說書聲,我們一對一的在這片平湖繞行,開啟了這場故事之旅-轉過一個又一個小轉彎來到赤崁,帶領我們的林老師一邊駕駛著小計程車一面聊著東海北海的不同、吉貝赤崁的搶漁史,與一二三級離島的分別,我的筆就算動的再快,更多的東西也只能選擇帶過。然後,終於,等到他在介紹澎湖的一村一主神時,我們來到白沙最西方的村落,最後一個北向大港─後寮。只是,我的腦袋也裝載不能,只能讓最後的問號,在信仰中心的話題前纏燒。只見這時,車子,停放在一間所謂後寮的大廟。我下車,卻不見廟,不見神,只有一座高高的豔紅牌坊,在驕陽下,俯望。

『魑魅魍魎』
(四字上皆加一『雨』字)

 

老師看著它,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知道一八四○年嗎?」

「中英鴉片戰爭?」我想到的就是這個,那個年代,中國發生的有史以來第一次與西方的大戰。還有那荒繆的因毒品貿易而開起的港口。雖然我們從來不考,但我依然記得…。一八三九年的林則徐展開了大規模的禁煙行動,把大量的鴉片和其他毒品倒入當時的珠江口,化為海潮而流。中國各地的政府也起而仿之,而英國眼見自已賺起白銀的途逕消失,便在議員的投票下,以一票之差通過了和中國的開戰,也就是一八四○年,由廣州港一路北上的大戰。

「當地的耆老傳說著,在這年頭前後的澎湖發生諸多怪事,悲慘的怪事。所以他們立了這樣的一個四字碑在此,鎮住那鬼氣。至於是什麼樣的奇聞怪事?這就從來沒有經過証實了,我也不會多談…。」難得的,老師在這裡打住,且開始幫我與家人拍照,留念。而我則把這個疑問隨著老師講過的其他故事一起記入了筆記,留下記號…。

一八四○年夏日至一八四一…英軍沿著海流北上,攻擊廣州以東的各個灣澳。攻方守方互有勝負,林則徐鎮住珠江,沉敵兩艘。王得祿守澎湖,和台灣守將姚螢一同經營防務。但王得祿水土不服,死在媽宮…而姚螢雖然在一八四一年擊沉英船,卻和其他少數打敗英軍的將領一同,遭到流放邊疆…。詭異的史料,詭異的決策…也許是吧。鴉片戰爭最後讓中國割讓了香港島,也開放了有史以來首次自由的通商。這場戰事,也在官方留下永遠的名號,但史實背後?只能流於猜想。官兵,人民,那飄流煙霧中的敵軍,傳說中的金毛鬼怪,讓村名們在自家宅中,害怕了多少年…?

烈日之下,老師嘆息,行人凝望。

灰色的石塊,看著老師,看著父母,我無法思考。只能讓陽光烤乾,那已然滿載腦海的述說,然後逐漸熟透,昇華…。而我的行程,不過開始爾爾,故事,還有很多,很多。

 

==========>to be continued…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