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會菊島【02】-漁翁

/ 分類: , / 0 則回應

標籤:

【生活】
【在遙遠的離島之間】

 

在離開後寮之後,言談之間,我們已經行過吼門,跨入北環最後一個大島—漁翁。從澎湖回來之後,到處翻查資料,看著關於澎湖的各種史事。前文提過,菊島的歷史,充滿著東洋海盜,金毛鬼也不是第一次見到,雖然在鴉片之役時已遭人遺忘。實際上,數百年前,就已有荷蘭人和西班牙人,甚至英國人本身,在近處通過這片海嶼群。就在沈有容喻退紅毛番,荷蘭人被趕離媽宮,建立赤崁之後,西班牙人也為了自已航線利益,建立了淡水聖多明歌。而途中,於海峽上巡航時,也來到這片PHsea…。

一望無際的藍海中,密匝匝的小帆如星散布。

先是補魚之舟,爾後是海盜之炮。西班牙的航員小心的示好,通過許可後繼續前行,而遠方,就是傳說中中國領內的島群,平躺於靜靜的大洋。散布著的島群,擁擠著多少的漁夫?巡航著多少海盜?漁民的家,海盜之島。

 

piscadores

漁翁的島群
漁翁島

 

「四橋通五島,然後前面就是小門了。」

邊開著車,老師的嘴中依然不斷的唸頌著每一個古地名的來由,並不斷的介紹吼門和西嶼,不,漁翁島的景點方向。在入口拍照留念後,我們的車,快速彎入通往小門的道路,越過示意迴轉的停車場,深入民宅商販間,在某車庫前停下。

「一般人是進不來的,這是我專屬的停車位!哈!」

老師的笑聲爽朗,一邊就走入小徑直向小門的展示館區。只留下還想要買一些小管的爸媽在後面猶疑不決的看著招手的攤位…。

「小門,可以說是菊島的縮影。大部份澎湖有的東西,都可以在小門看到一些。」

沿著步道,拾級而上,我們爬上高台,遇見了鯨魚之洞。然後下坡漫步,老師的故事依然無窮盡,而我寫字的手,也不敢停下,深怕遺漏掉已經遺漏很多的東西。然後視線越過鯨魚洞,又越過碎石灘,掠向那高高的海蝕崖,老師一則則的細道著地形的紋理,然後回過頭來問我們,海蝕平台上有大量碎石的海灘,或沒有碎石盤據的平台,有何不同?

 

「層次不同。」

 

如果那個海蝕平台就只只是一個台子,再加幾個潮池,那那塊海蝕崖大部份都是單層的。也就是說只有一層玄武岩,或其他堅硬的硬石組成那塊崖壁。如果,玄武岩下方,覆蓋住的沉積岩層也被抬上到海平面以上遠處時,則地質較軟的沉積岩會因為差異侵蝕而遭波浪淘空。結果就是上方的玄武岩塊崩落下來,形成平台上蓋滿礫石灘的景象。當然,這樣子的地基淘空也可以更盛大的展現:漁翁島的南端燈塔區,那邊有大規模的地塊,把片片的草皮與仙人掌拉離台地的頂端,投落入海。隨著地基的陷落,未來就連燈搭也會如此傾頹。

當然林老師講過的東西遠不止這些,還有和漁翁先民、五路將軍,等其他非常多樣的澎湖民俗民風。一一指著小門村各式各樣的鎮風塔和石敢當,每一座,都隱藏著故事…只是我的手抄已記不下,腦袋也陷入混亂的文書處理模式,只能硬食所有的東西,以待日後消化。而這樣的壓力,也讓我在照相時,第一次失去笑容…。

【To be continue….】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