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會菊島【03】-小管

/ 分類: , / 0 則回應

標籤:

鎮風之塔

 

今夜的海風,特別用力…。
Wing is so strong to night….

姥姑石與姥姑石,還有玄武岩間的細縫中,持續的透出細細的風絲和雨珠。四周,在平常該是寂靜的夜裡,木架倒榻和婦女孩童慘叫聲不絕於耳。狂風,毫不節制的吹著,不僅是小木窗在軋軋響著,連就算冬日仍緊實的姥姑石壁,也微微顫動…。吹滅的油燈四周,黑暗裡,一家三口緊緊的互擁在最深處的房間,一邊用觸覺確認對方的存在,也一邊在號風與哭喊聲中輕輕唸著收驚的詞調…。

than?

【轟!!】

 

一聲巨響!屋頂被風剝落,崩落下來,強風灌入,並帶入狂妄的雨將入駐。剎那間溼透了的一家三口,還來不及喚聲,就被天外飛來的木板石塊打中頭部,只留下極端恐懼的眼神凝固。雨,無情的打著,一面刮來更大塊的,來自別家的建材,吹散戶戶民房脆弱的防禦,也殘醒的帶走那脆弱的生命氣息──無論漁人,亦或海盜,一視同仁。

白日。西方滾滾雲牆列隊於藍天一方,浪濤不時在外海石礁敲出美麗的白浪。小管港的船隻入港,漁民海盜已在敲敲打打,搬運工人的喝聲震天價響。祭司說西南的雲牆是不祥的徵召,而數百年史的媽祖也說要合作提防,小管港和隔大山的豬母村紛紛挖起地窖,防備魔神的侵優。只是無論這兩個平常互相怨恨已久的村莊卻永遠不會知道,明天過後,南菊最大村會是什麼樣的慘況…。這一次,再強的護堤和修理,再也無法抵擋,海龍王對怨懟的咀呪…。

 


《凌晨。山水廢屋》

 

當天再次的亮起,殘破的瓦片間僅剩殘民痛哭的悲咽。海盜暫時當起代理的村長,各自統監著村子的重建。而還有殘船的人,也掛起了白帆,到處找尋陸上找尋不到的親人下落。遠方的媽宮、外垵等友村也派船慰問,互相通報消息,惡魔整個颳平了菊花列嶼,無論聽到的,看到的,四周可見的或是遠方傳來的,都是。就連小管港的守護山,似乎也被颳平了一半,僅存小小的平台,光禿禿的在太陽底下閃亮…。

相對於山北邊的削去,山的南邊呢?

海盜們搬運著由媽公接濟來的物資登上了小丘,卻發現眼前蒼海,成了桑田。豬母落水呢?豬公港右,豬母村前出現了一個不斷延伸出去的一彎砂灘。左右兩個山頭之間,黃黃的砂子漫漫廣布。由這頭到那頭,原本灰灰的黑色岩岸還有高高的沖激浪花,早已不復見,而原來的豬公港也滅頂大半,埋藏在大量的黃砂之中。多大的怒火呀?狂風揚起的砂子一片片的放倒了房舍,也熄滅住民的避所。多大的災難哪?讓整個菊島的漁民和海盜,無不畏懼的望向遙遠的東北,離去中的雲牆跪送。驚懼的眼神,無助的表情,天神的降威,確確實實的傳送到菊島每個住民的眼中。

風神遠颺之後,菊島各村合力舉行了場空前盛大的祭典。

為了平息眾神的憤怒,不讓災難再一次降臨,也重新得到眾神的崇愛,花上海盜們自各地收集而來的財寶,在小管港的鎮風山上建立起高大的石塔,村落的住民在這裡用自已的鮮血為王爺之船染上滿滿的鮮紅,和遠方祭拜默娘,為媽祖之宮的重新立基所吹起的嗩鈉金曲互相的輝映。風中彌漫著血氣,悠揚著金嗓,重重的立下菊島人民不再犯錯的誓約,無論村民、漁夫,或是海盜,大家一起。

 


 

災難…不會再發生了
只要子孫………不再爭鬥

 


 


朝景。於山水
【to be continue…..】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