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島】

無奇特的島嶼,未起眼的雙礁。
南北雙星之間,平凡無奇兩島。
失卻文石裝點,未有奇貨補居。
望將鈞安雙礁,環星擁砂中方。
在旅客遊海路線之間,沉默。
在金錢遊戲堆積之下,沉沒。

 

 

望安

東安、西安、中社、水垵、將軍,五村構出雙礁。菊島群島極南的砂灘在此,包擁著藍綠的變色海洋。東西吉、東西嶼坪、大小貓、花嶼和虎井桶盤是東西南北蝦兵蟹將,頭市礁、草嶼、鐘礁、碎石垵則是浮遊的雲集。無奇岩,也無怪石,長長的海天一色佔據著四周,和平的統治四方。沒有亂流,沒有漩渦,只有輕輕的閒風與藍色潮流。在黑色水溝之西,望安自已圍成了圍城,沒有特別鮮明的色彩,只有普通的藍、星點般的綠,和一襲黃砂。只有笨重的綠蠵龜伏上白灘,看著夢中的呂洞賓踩上天台,留下一覆腳印,一點生機,一批遺落世間的子民。與七美、澎湖、蘭嶼、綠島、硫求都大大不同,沒有觀光,沒有人潮,連時間也慢慢的停止下來。這是個空間,被遺落的空間,沒有時間的區塊…

…一個烏托邦,時間停止的世界。

 

 

離開山水,緊接著就來到望安,當快艇一進入望將海峽窄窄的水道時,第一眼的印象就是那橋。

兩根大大的水泥圓柱,和架設到一半的橋面,一個廢橋,靜靜的立在海峽之上。沒有機具動工,就這樣建了一半,安靜的立於海上,任由海浪拍打。

安靜,是我對這個島群的最深印象。沒有人聲,只有最少量的車輛,還有極靜的村莊。當我們要把行李放置到島北的水垵時,整整十分鐘的路途也只有一團機車行團經過我們的身邊,捲起的風剛好把茅草的草尖弄彎,輕輕的刮擾四周的空氣。來到望安的旅人們,大部份都待不上一小時,頂多下船、上岸、呷涼,然後就離開…。在這裡,只有少少的老人,小小的山坡,小小的海溝,幾個小村,三、四棟像樣的建築,每天迎送著船隻,前走。

本島如此,離島就更冷清了。除了西方的花嶼還有往來馬公的交通船外,東邊的西西吉、南方的東西嶼坪、同在西方的貓嶼不是廢村,就是人口瘳落。在這些島嶼,看不到人氣,連狗吠都無。只有少少的路燈,孤單的點綴在深夜的海面上,讓人辨認,指向。

「為什麼望安是一個鄉呢?不是幾乎沒有人了嗎?」在致仙小吃部吃午飯時,隔壁桌發出了這樣的質疑。馬上,就聽到那桌的家長哄小孩般的回應:「因為望安島多呀。」

「可是只有島多的話,為什麼吉貝不能成鄉?那裡島也很多呀?而且人還更多…」

這時,導遊插嘴了…「吉貝的人並沒有比這裡多喔,只是這裡的村裡老人多,不一定每一個都會出來和我們見面而已。吉貝賣東西的人多,所以才有人很多的錯覺呀。」

「這樣的嗎…?」

坐在旁邊的我聽著這樣的話,然後又開始低頭吃著飯…望安當然不止是因為島多才能成鄉的,當然不止如此。曾經,很久以前的曾經,望將列嶼,是個遠比觀光盛地吉貝等地還來的熱鬧、興旺的所在,而那歷史距離今日的落寞,依然不遠。


《澎湖雲雀》

【To be continu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