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會菊島【07】-網垵

/ 分類: , / 0 則回應

標籤:

【時間停止之地】

 

 

僅僅三十年前,望安和將軍還是文石的大宗產地,許多鑑賞家和商人出沒之處;早數十多年前,東西嶼坪還是遠洋漁業船長們的駐在所,擁有非常大量珍稀漁貨缷截與買賣;再早些時代,因漁業的興盛,在黑水溝旁的東西吉也仍是人稱小上海的興旺村落,許許多多老船長的故鄉,就是在此;就算是花嶼,疆域最西方的名號,也在眾多澎湖人的耳中,久久無法散去。數十年前,就在數十年前,映網的漁具,曾經覆蓋過一整個砂灘,讓網垵成為村子的印記。天台諸山的護衛,衛護著小小的村花,讓其能以花宅自傲。而水之垵港,狂烈的北風濺起片片的海水,高高的浪花拍上口岸,令人色變。至於將軍,施琅以此為基攻媽宮的傳說,仍久久留頌於村民之耳。在那時代,一群人以此為基,以此為傲。他們開島、吃島、經營這片海峽,並以海之子為傲,為此稱霸。數十年前的天下,望安曾經的驕傲。

 

 

只是這些驕傲都過去了…文石停採了,沒有玉了,也再也沒有漁兒迴游──被中國人在浙江補完了。各島都沒人了,西吉西嶼坪甚至廢村。遊客來到這裡,除了綠蠵龜保育大樓外就只有空盪盪的一片草原,還有小小的道路,消失的人跡。出了海,更是一片靜止的海域,海鷗,屋舍,空空盪盪。當房屋和道路漸漸不再活動,島嶼失去了以往的人氣,也失去了曾經流動過的,時間。

船著島群之間航行,平靜的大海上,聽導遊講著一則又一則的故事,說著白鷗如何重新出現在各島,述寫著西吉鬧鬼轍村的傳說,背對著北風,村民如何在來到島上時找到該找的定居點?村莊又是如何的分布?然後,還有三級離島的閒差事…

在西嶼坪浮潛,看著旁邊山頂上的荒村,還有海中完好的礁岩,游移的魚群。除了我們這一班船外,再沒有其他的團體到達了,更不必說上岸。那些傳說中僅存的數名老人,是怎麼渡過在島上孤單的日子呢?每天起來晒魚乾,然後在陽光或狂風中散步著,看著燈塔或龐大的海,然後倒回床上?無法理解,完全和文明無關的,這樣的世界…。沒有書,沒有電腦,沒有廣播,沒有報紙…桃花源的世界。

在連交通船都不再登岸的地方,這個鄉鎮只剩日子,而沒有了時間。在台北、台中的每一秒動都飛快的流動的時候,在這裡卻只剩太陽緩慢的照耀。就連月曆也不再有人翻動的海洋,似乎除了混沌無明之神,再也不會有人光臨…。終於,我們償還了一片島嶼,回返天地。

太陽漸漸的西斜,清藍的大洋和天,慢慢轉變成亮麗的橙紅,毫無雜質,也無異色。海歐也要回家了,隔壁小島的鳴叫聲,連島的這方也可聽。那是自然的聲音,和我們這個世界無關…。而我們,也意識到該回望安的時刻到來。起錨、發動…我們的船也向著北西開拔,正好面對著太陽…

 

 

多麼的大呀…又是多麼的紅豔。

就在船沿,我們的目光直對向西,看著耀眼陽光,讓海風吹上。

放縱身驅,也無法再思考,就是欣賞…。就算事後回想起來,這也是難以想像的一刻,在西天的太陽落下的同時,整艘船只剩下引擊聲響顫抖,沒有人講話,也沒有人睡著,就椅在欄竿上,看著夕陽落下,看著時間停止…。也許,這就是大家的選擇吧,與其說是渡假,不如說是停下,讓時間停下,讓生命的步伐也暫時?下—與其天天思考如何活下,天天讓時間驅趕步伐,不如選擇遺忘,至少暫時,遺忘所有生命相關的課題,遺忘時間,遺忘老去,就留在這個異世界和異世界之島,成為真正的仙人。漸漸的,夕陽沉落而下,我的眼皮也更顯沉重,意識也漸漸,蒙大洋籠召。

 

 

【To be continue……】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