忌文。嘟嘟

已經早上了,仍然無法釋懷。
感冒更嚴重了,正事也沒作,我就呆著。
很想醒來,卻仍未醒,或許,該醒來了。
所以,我打下了這個…作為記念。
記念一隻狗,記念一個回憶,記念…我自已。

人生,苦短。

再不醒來,就真的要永遠的,永遠的睡著了。

 

以下本文--

 


 

小男主人出門了,昨晚最後只看到他在窗間偷偷看著陽台這側,那目光,一閃而過。

小女主人睡著了,就在剛剛,我才離開那房間,自那大大的門口走向陽光。

第二十個年頭,然後是二十一個,心臟吃力的敲擊胸壁,尾巴垂著,使不起勁。

再次抬頭,鐵碗裝的水,清橙乾淨;飼料和肉片,也都放置著,那是怎麼都吃不完的量。

又放今天的份?我心中輕笑著,不需要了吧?我想著。

十個狗身子遠處,那是個綠色的,小小的尖頂狗屋,

裡頭的棉被和抱枕,從沒用過,也捨不得用。

不過,今天不同,我知道,今天不同。

心中默唸著,鑽入了狗屋,鑽進棉被之中。

那是溫暖,平和且安靜。

尾巴收了起來,我梳整著尚嫌不整的毛髮,輕輕的,那鳥鳴,流進耳中。

那每天都在迴響的吱雜,正傳送著我想念的訊息,回憶,正片片的整合。

然後,浮現。

 

每天都抱著我的小女主人,白白的手撫觸在下巴的觸感,如暖風吹,如夜鶯鳴轉。

一碰面就是一陣泡沫攻擊,偶爾還會把我毛理光的男主人,

那剪刀在身上流理的聲影,如細棉般輕輕的哈著。

女主人,常常手持壺水,邊澆花輕哼一律的小曲,人類的聲音,時而高亢,時而細沉。

還有那個只會呆呆的晃來晃去,偶爾和我一起蹲著發呆的小男主人。

那背景總面對著大街與河,在夕陽的映托之下,有如黑洞,深沉且遙遠。

拎著繩子,兩個男主人總是這麼的牽著我在街上晃悠,不管在哪。

在暴走的河潮,離家的森林,抑或是家裡周遭的小道之上

兩人一狗,或四人一狗,那身影的印象,不斷的,不斷的,重覆出現。

然後,記憶中的身影濛上淡淡的一層彩光,自白而黑,不同的耀光在視野各處耀灑。

而不同的色彩轉動之間,十九年的家居影像竟然迅速的流轉起來,不得止歇…

自河的北邊搬到河的南邊,看著房子建起,田野消失,一次次的散步小主人漸漸長高;

自河的南邊又搬回河的北邊,看著車流漸多,景物漸濛,一次次的散步步伐慢慢遲緩。

小主人在水幕中的笑容,老主人在房間的語調;

男主人在搖椅上的背影,女主人水管裡灑出的…那水花。

棉被的暖意更深了。

我的視野化作了許多色彩組成的光輝。

遠方的鳥音,也愈加瀧濛,輕滑,然後轉而為另一悅耳的琴音。

各式各樣的回憶混雜到了一起…

然後,我閉上了眼睛。

狗屋門口,那黑衣的使者輕輕的敲響了門磚,

我已不再留戀。

再見了,我的主人。

謝謝你們十九年來的陪伴,

從垃圾堆中的流浪狗撿去,然後成為一份子。

我很榮幸,也很快樂。

 

。來世。再會。

 

--------------

昨天…啊,是昨天了。

她是我家裡的狗狗,名字是嘟嘟。

也許,連我同學都不知道牠的存在吧,我很少提到它…

我的妹妹--在下午,醒來後,與同學發現了她。

在狗窩的被窩裡邊,眼睛緊閉,微笑的,睡著。

雖然能預料的到,還是…非常不捨。

她是陪了我們二十年的家人。

帶著微笑,雖然那是永遠,永遠都醒轉不過來的睡眠…

但肯定也是最幸福的離去。

 

願,安息。

也感謝你一路來的陪伴…嘟嘟。

 

---------------

有種…未來不多的預感,不能再拖延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