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4- 幻

/ 分類: / 0 則回應

七月二十日。

於昌鴻颱風警報期間發生的合歡山大車禍已經進入檢查官調查的階段,目前已經確認出三十三具遺體的身份,唯仍有一位失蹤者仍未尋獲。由於該旅行團事前文書、網路資料與家屬反應、車上遺物可知,黎姓團員應確實有搭上死亡班車。該員的臉書上已充斥各路集氣文,亦有自發性組成的蒐救隊在附近沿路搜尋盼望有最後一絲生還的希望。

 


 

燈火通明,儀器聲與消毒水的味道不絕於耳。

對於睡眠而言,這可真是個糟糕的環境,當然更難過的是身上、喉嚨上所插滿的各種管線與漫布全身各種紗布膏藥所傳來的各種螞蟻亂爬一般的觸感,在剛剛酥醒的這個時候那種感受真的難以言喻。全身都抽痙的扭在一起,猛力的呼吸想要大叫但只能聽管子中的通氣聲 — 然後就看到醫師或是護理師什麼的衝了過來壓住了我的身子,接著在新加入的藥物作用下我又昏睡了過去。

如今,在幾次的睡睡醒醒之後,就算已經慢慢的習慣這些感覺,想要拔掉這些管線的衝動依然持續著,但無力的手和被阻塞的喉頭什麼都喊不出做不到。只有每天一次被允許進來會見的爸爸媽媽一邊含著淚水一面告訴我時間的流逝,也只有每一次儀器聲響大作,隔鄰病床一次又一次的忙亂之後被推出的景象提醒自已依然活著……

我還活著,好不容易撐過來了絕對不能死。

『活下去。』

『不能死。』

『撐住。』

不知從何而來的一道道幻覺般的聲音,一而再再而三的把放棄與死亡的陰影打散。

幾個熟悉的聲音就像幻覺一般的傳了過來,忽視那一刀一刀換藥敷料的痛楚,睜眼時看著家人哽咽的面容,閉上眼又是那些有若幻夢一般的風景,我不斷的在心中暗示與明示,用自已的生命發誓,一定要活下去。

活下去,然後回去山上。

為了去說一聲:「謝謝。」

 


 

烏黑的秀髮散亂的垂在床沿,她是祈北譚,我的女朋友 — 趴在床邊的睡姿寧靜的就像毫無生機一般。

完全無法理解自已睡了多久,除了各種疼痛讓精神昏沉如醉外,永遠一致柔和的白日光燈,仿佛在病房裡的時間正是定格於此。

床上除了自已以外,還散布著幾本日記,那是從小就開始簿記,且正隨身攜帶的夢想日記本,哪怕早就已經破損,偶而還是會翻看的。看來是小北七翻著翻著就睡著了吧?心裡這麼想著便隨手翻閱了起來。

第一頁,是小時候的塗鴉,一顆和地球不太一樣的幻想地圖。

然後是設定集,把這個外太空的世界給數字化的幻想。

再來是感覺就像煞有其事一般的故事大鋼 — 雖然字數很多但很多地方都留下了空白,或著每一個段子之間都落下了很大的落差。思緒與文字之間不斷的左右橫跳,邏輯與字裡行間的思想也錯亂的可以,可能是因為當年都是在夢醒時分抄錄下來的吧,就連字跡都凌亂的可以,有些發糊了…

「咦?」

不知道翻閱了多少頁,我的目光被定住在個小段子上。

也是則夜裡發夢的記載,一則毫無邏輯可言的故事,如果完整書寫的話或許是個感人的災難電影吧?但真的只有三言兩語。只是在這則故事中主角的名字讓人感到熟悉,就和睡在枕邊的女孩一字不差,難不成會是巧合嗎?

『祈北譚』三個字,赫然出現在這本筆記不醒目的角落裡。

僅此一次,然後,後面的頁數不知為何的,有被撕落的痕跡。

「我怎麼撕掉了呢?」

疑惑著,自言自語著。

然後當我感受到餓意的時候,一轉手,還留著餘溫的稀飯早已擺放在床邊小桌之上 — 那正是伸手可及的位置。我拿起了粥,然後大口大口的吃起,闔眼秒睡而去。

 

~Presented by JJLi
~To be continued...

 

發表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