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0- Zero

/ 分類: / 0 則回應


該怎麼形容我的家呢?看著窗外搖曳著的大王椰子,我在履歷信上就這樣發呆著。

 

地址倒是很容易,因為在現在這個當下我家就是這樣子的一個標記,但分明就是同一個地方,在不同的時空繪製之下,它的形態卻是如此的晦澀不明。是的,我是時空的旅人,不斷的輪迴在不同的時空,自從我搬進了這棟路旁獨棟的透天厝之後,明明理應只是數年的時間,卻好似已經過了千年。

來談談『現況』吧。

我家門前是條路,對面是所綜合中學,一般的學校,有校舍,上面建有太陽能板的屋頂,校園內也有各式各樣不同的植栽與花草,每天都是紳紳學子們笑鬧嬉戲,與車水馬龍交通指揮的交響樂。家的後面是條河,說是河,其實水並不算多,一池淺淺的水與帶狀的河岸路也被雜亂的種上社區居民喜歡的園藝種作,再向後就是個古老的街區,磚瓦、廟宇、自流井;市集,菜香,雞犬鳴。

至少現在,我的家是坐落在兩種不同氣氛世界夾縫中的一排透天…的一戶;每日太陽都由大王椰子的校園中升起,然後在錯落屋宇的水堤中落下,其所照耀著的,是整理齊整,書庫豐富,養著一狗二貓三鳥,幸福美滿的我的家。
………
……

然而,這並不是我家的全貌。

除了我與我珍惜的家人外,這裡還有一個同居人 — 『她』 — 頭戴著配色詭異的道袍高帽,腳穿輕巧滑行的直排輪,簡直是自黑白照片中走出來的『地基主』小姐。

她目中無人,我行我素 — 是說除了我以外好似也沒人看的到她 — 就這麼在家裡這邊翻翻,那邊走走。性格該說是乖張呢?還是惡劣,總有一些時候,她看到不順眼的事物就會爆走的拿起手中的扇子朝著唯一看的到她的我揮砍,若是沒有閃躲的話,下一秒鐘我總能看著自已兀自噴著血的頸項與身子倒地,然後我重新自床上醒來 — 然後我又輪迴了一次 — 才怪,這頂多不過能夠提醒我自已,我是輪迴過的而已。

是的,在這麼多不同的世代與世界中,能夠讓我認知道我住在同一個地方的『家』,就是因為『她』 — 我的地基主的存在。雖然無論外表還是個性都是個小孩子,她其實已經活上比我還要長幾倍,好久好久的時間了。雖然每一次輪迴開始時遇到她的表情都莫明複雜的不同,但在這麼多不同的世界裡面,看見唯一一個無論外表或是內在都一致的她存在的瞬間,我是真的會哭的。

明明我就住在這裡,存在在這裡,為什麼我會對世界,對家人,對朋友都感到如此的陌生呢?據她所說,咱倆每一次的相遇都是在『同一個時間,同一個地點。』是沒錯,家門口前面總是一條路,後面總有一條河,但路的對面卻並不總是大王椰子與學校,有時候是森林,有時候是亂葬岡,有時更是什麼雄偉的行政中心大樓;而家後的『小』河流更是變化多端,有時水大的踏不到對岸,有時已經變成小水構埋裡別的什麼名字的大道底下了。

「所以咯,你要適應。」

來幾次都適應不了妳知道嗎?每一次見到她,哪怕她對我態度怎樣我第一個反應就是跪下來,緊緊的抱住她 — 溫暖的體溫,平坦的身子,還有各種從疑惑到責罵的聲音,與輕拍著我的背的,小巧可愛的手手…。也只有這隻手,總是在每個時空最後的時刻來臨時,會把我緊緊的握著 — 絕不放開。

「乖喔,沒事了。」

「你一定走的出去的,這可是天下無敵的地基主我所保証的,呐!」

然後,我提起了筆。

 

開始述說這個…關於 信仰、背叛、輪迴 與 成長 的故事。

 

 

......To Be Continued~x2.

發表留言